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二零二章 聖王煉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二零二章 聖王煉心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哇,殺魔盧山居然會是沉香大人的弟子,難怪修鍊進度會是如此地驚人,戰力也會如此地高強,眾多的巫神宮修士雙眼之中露出了羨慕的WWw..l

無頭凶蠻一**眼看向盧山,嘴裡嗡嗡道:「起來吧,不必多禮,你且隨我去雲龍山脈龍心之處,有事讓你去做。」

盧山挺身起來,恭聲道:「弟子聽令,師尊,既然來了,何不到巫神宮住?」

無頭凶蠻嗡嗡道:「免了,本尊事……」

話沒完,乳眼突然看向前方,看到了一身白衣,一臉笑容,手邊還牽了一個七八歲男孩的白潔。

雙眼之中,露出了本能的親切表情,無頭凶蠻嘴裡嗡嗡叫了一聲:「月……」

月?

巫神宮修士們齊齊一呆,心,萬血魔女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外號?

就連盧山,也是一頭霧水。

倒是白潔知道無頭凶蠻把自己看成了甦月,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柔軟地道:「聖王,既然來了,就去巫神宮住,禾兒外出辦事,不久就會回來。」

無頭凶蠻看向盧山。

盧山心領神會,嘴裡馬上道:「師父你隨意,我馬上就去雲龍山脈辦事,有什麼事情,你儘管吩咐。」

無頭凶蠻手一動,收起了自己的巨靈破軍錘,空中大步一跨,出現在了白潔的身邊,很自然地,一手撈起了男孩,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隻手拿起了白潔的手,嘴裡道:「月兒,那就去你那兒住吧,盧山,你自己去找,為師本尊在雲龍山脈之中等你,去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萬血魔女展顏一笑,嘴裡柔聲道:「大夫君,走了,妾身帶你去巫神宮……」

身軀一晃,化為一道白線,萬血魔女向巫神宮內如飛而去。

無頭凶蠻的肩上,男孩大聲喊道:『娘親,娘親,等等我啊/

無頭凶蠻緊隨其後,大步橫空,如飛而去,嘴裡道:「娃,別怕,老爹在此1

一邊,身軀已經消失在了巫山**之中。

盧山站在原地,無語搖頭,搞不懂師父是怎麼跟巫神宮扯上的關係,身軀一晃,化為一道黑煙,向雲龍山脈之中如飛而去。

巫神宮內,那些魔修們更是浮想聯翩,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話,萬血魔女是劉老大最為疼愛的妃子,怎麼會跟沉香大人有一腿,而且還眾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地引進了巫神宮!

萬血魔女膽子也太大了點吧!

最後,好似沉香大人還王子是他的崽,有沒有搞錯,雙面巫神知道嗎?

按道理應該知道才是,畢竟到了他們那樣的高度,對血脈的感應能力是無與倫比的,是不是自己的娃,絕對假不了。

前面一直沒有出事,王子也備受污神疼愛,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巫神宮內,只差被好奇心害死的傢伙,還真的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但是,這註定是一個千古之謎。

當年跟隨正元子和雙面巫神劉奇一起進入洞之森的修士,歷經了人族大劫之後,已經所剩無幾,知道那段往事的,也僅僅就是幾個當事人了。

這樣的事,怎麼可能隨便對外亂,自然而然,這事就只能讓人去無限遐想。

無頭凶蠻跟隨白潔進入巫神宮。

身軀剛剛落下,突然猛地又是一呆,一**眼,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兩座蕭條敗落的宮殿。

無頭凶蠻神志是不大好使,但是身軀的感應卻是無比清晰,就在落下的這一刻,無頭凶蠻已經十分明顯地感知到了,昔日跟自己有過合體之緣的三位道侶,如今已經出了大問題。

神魂破滅,轉世重生!

隨手把孩子扔給了白潔,無頭凶蠻一個踏步,來到了金妃的宮殿之內,看到了已經熄滅下去的魂燈和一個鮮紅的靈牌。

伸出大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靈牌,無頭凶蠻微微嘆息一聲,身軀再一晃,又出現在了九尾的宮殿之內,結局照樣如此。

此時,白潔帶著孩子出現在了無頭凶蠻的身邊,嘴裡悠悠道:「人族大劫,姐妹倆為我人族力戰而亡,功在人族,死而無憾。」

無頭凶蠻低沉地道:「禾兒沒事吧?」

無頭凶蠻其實已經忘了真正的禾是誰,洞之森內,邊牧這傢伙藉助奇特的環境,魚目混珠,讓白潔替代成為了甦月,而讓劉奇的玄魔女之女身替代成了禾。

無頭凶蠻所的禾兒,正是玄魔女。

白潔低聲道:「禾兒沒事,我已經傳書過去,讓她快點回來伺候聖王。」

無頭凶蠻嗯了一聲。

白潔臉上微微紅,嘴裡又嬌聲道:「聖王,你好久沒有寵幸妾身了呢,妾身春心蕩漾,想得狠了,需要你來填補一下。」

無頭凶蠻微微一愣,一種十分奇特的本能涌了上來,大手一抱,把白潔擁入懷中。

白潔咯咯嬌笑起來。

男孩大聲叫了起來:「娘,娘……」

白潔手一揮:「明,你先去睡一覺吧,我和你爹要辦事了。」

男孩頭一歪,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無頭凶蠻嗡嗡問道:「月兒,他叫什麼?」

白潔咯咯笑了起來:「他跟我姓,名叫白明,你的崽,別兒子了好不,我已經開始痒痒了,需要大夫君的猛烈安慰……」

無頭凶蠻頓時凶性大。

正在鋸木的孫豪,馬上有了感應,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好傢夥,無頭凶蠻居然跑去巫神宮辦事,自主驅動了陰陽化合**,這都是什麼事?!

稍稍感受一下無頭凶蠻的經歷和處境,孫豪不由又搖頭輕嘆,繼續鋸木。

自己又多了個兒子!正在跟兒他娘親熱。

貌似這是經地義的事,哪怕是本尊,也不好橫加干涉,瞧瞧白潔的,讓孫豪本尊有點心驚膽戰。

她是這麼的:「大夫君啊,你要是不來經常看我,心我出去找人滿足**,哼,我可是花容月貌,隨便一吆喝,排隊都夠排到昆虛宮去,哎呦呦,大夫君,還是你最猛了,爽死老娘了……」

孫豪表示無語。

行了,就讓肉身在那邊胡來一會得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這樣的狀態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是對於孫豪心與體合的修鍊有著巨大的加持作用,以無頭凶蠻之軀單獨行走,隨心所欲,心與體合應該能夠更快地圓潤。

巫神宮需要安撫,心與體合需要修鍊,兒子需要教導,金妃和九尾的隕落也讓孫豪的心中微微感覺虧欠,那就乾脆讓無頭凶蠻在巫神宮待上一些日子得了。

三個月後,盧山找到了孫豪的所在之地。

飛身落在孫豪的身邊,盧山恭恭敬敬三叩九拜,嘴裡高聲道:「弟子盧山,拜見師尊。」

孫豪對他微微點頭,嘴裡淡淡道:「盧山,叫你過來,是想讓你再次幫我鋸樹,這樹別看高僅三尺,粗不過大腿,但你若來鋸,怕是需要千年之久,你可願意?」

盧山匍匐在地上,恭聲道:「師尊有命,弟子願服其勞。」

孫豪感知得到,盧山此時話之時,的確是心口如一,心中並無怨念。

臉上露出淡淡笑容,孫豪輕聲道:「當然,鋸樹千年對你的幫助也會很大,此劍名曰太古凶劍,你可用凶劍之氣,凝練自身殺機凶氣,磨鍊自身真元,千年下來,或可為你日後奠定合體根基。」

盧山臉上的痘痘抖動起來,心悅誠服趴在地上,嘴裡高聲道:「弟子多謝師尊。」

完,盧山又跟著好奇地問道:「師尊,這樹該不是樹人族合體大能何木生所化吧?」

孫豪笑著道:「正是,此樹名為柘木,乃是何木生本體,也是極為珍稀的煉器材料,你千年鋸樹之後,我可分你一枝丫,為你煉製靈寶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