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二一五章 圍攻凌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二一五章 圍攻凌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九翼龍王此次出世,並不是單打獨鬥,他的身邊,不僅僅有蝶王和雷王相助,還多了幾個一樣十分厲害的修士,這幾個修士雖然沒有投入下虛戰場,但是各個實力了得。

青狼王嘯宇飛天,速度奇快。

狽王武閑郎,尖嘴猴腮,極度狡猾,善於布局,古魔遺族和巨人族都是中了他的調虎離山之計,大意之下,被破壞掉了老巢。

最讓人頭疼的寸板王向大宇,這傢伙陣道水平極高,能夠讓同伴混進遺族大陣之中,偷偷搞破壞。

六位人族新銳,各個都有了渡劫期修為。

九翼龍王修為直指分神,戰力甚至是超越了普通分神修士,十分難纏。

跟古魔和巨人族搗亂,跑去搗毀了人家的老巢之後,六王神奇地潛逃而去,不知藏在了什麼地方。

古魔和巨人族勃然大怒,糾結了真神遺族,向人族施壓,要求人族交出六王聽候處置。

中虛人族實力大增,哪怕是古神或者是古魔遺族也不敢對中虛人族指手畫腳。

下虛人族實力相對不足,委曲求全,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六個小崽子到底藏在什麼地方了。

六王出身成迷,人族本身也沒有太多關於他們的記載,你讓人怎麼找。

損失最大的巨人族和古魔遺族不肯罷休,糾結了聯軍圍攻人族下虛戰場的城池。

人族頂不住壓力,最後只能供出,六王之中的蝶王和雷王,乃是凌天劍派弟子。

說起凌天劍派,下虛幾個強族不由就是微微一愣。

幾千年前的事情已經很久遠,很多種族都沒有了凌天劍派的太多記載,古魔異族和巨人族的典籍之中,有駭人聽聞的,關於凌天劍派的記載。

幾千年前,凌天劍派弟子孫豪孫沉香崛起,強勢擊沉了飛人族聖地不朽銀城,造成了飛人族元氣大傷,到現在為止,下虛飛人族依然沒能恢復元氣,排位還沒有進入前百。

現在,好像孫豪孫沉香已經成了中虛大名鼎鼎的存在。

任何關於孫豪孫沉香的行動,那都必須要小心翼翼。

巨人族和古魔遺族稍稍猶豫了一下,最後有人提出這很可能是人族故意的,人族故意把目標指向凌天劍派,很有可能就是打算讓這件事不了了之。

幾個種族商議之後,覺得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而且,也覺得只要自己行動夠快,只要不驚動中虛,馬上把這件事給辦完了,也就完全沒事。

孫豪孫沉香雖然厲害,魔王,神王還有泰坦王也不是吃素的,到時候會怎麼樣,那還有得說。

糾結了強大的修士力量,三族率隊向凌天劍派包圍過來,試圖威逼凌天劍派乖乖就範。

凌天劍祖如今已經是渡劫中期修士。

凌天劍派此時實力也是無比雄厚,修士的平均實力,超越了孫豪時代。

僅僅渡劫劍祖,包括剛剛加入進來的六王就有十人之多。

九翼龍王、蝶王都直接具備了分神戰力。

三族聯軍欺壓而來,巨大的飛艦降臨凌天劍派外圍高空,將凌天劍峰里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

巨人族、古魔遺族、古神遺族三族不下五尊分神大能,親自來戰,

大戰一觸即發,凌天劍派山雨欲來風滿樓。

強大的戰鬥態勢,讓許許多多外圍觀戰的種族都心驚不已。

以三族聯軍的強悍,凌天劍派怕被瞬間完全剿滅。

三族聯軍大軍壓境,凌天劍派之內,巨大的劍蓮升空,凌天劍祖親自坐鎮,主持劍王動議,討論凌天劍派應該有的應對措施。

凌華封號凌天劍祖已經幾千年,在劍派之內,威望最高,高坐上首,他的兩邊,依次就是蝶祖,龍祖等修士。

外界封夏川等六人為六王,在凌天劍派而言,就是六大劍祖。

此次大戰,是凌天劍祖主持凌天劍派以來遭遇的第二次巨大危機。

黑壓壓的飛艦,數不清的敵人,讓每一個凌天劍派修士心中都為之一驚。

盤膝而坐,劍蓮之上,凌天劍祖低沉地說道:「大家說說,應該怎麼辦吧?」

六王默不作聲。

龜甲老祖站了出來,掃了九翼龍王一眼,嘴裡慢吞吞地說道:「劍祖,我們凌天劍派本身可以置身事外,只要我們處理得當,三族聯軍應該不會對我劍派大動干戈,我凌天劍派正是修養生息的時候,倒是不利於跟三大強族撕破臉,個人建議,不妨跟三族交流交流。」

鍾罡和夏川臉色微微一沉。

九翼龍王軒轅小龍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好似沒有聽到龜甲的意見一般。

凌天劍祖繼續問道:「你們誰還有意見?」

此時的凌天劍派,足足有十八大劍王。

其中有六人發言同意龜甲的意見。

十位劍祖之中,還有一位鶴祖跟龜甲也走得很近,嘴裡說道:「我和龜甲並沒有刻意為難龍祖的意思,我們的想法,不過是建議龍祖帶著青狼、狽王幾個藉機遠遁,引開敵人,那樣,凌天劍派之圍自然就會解開了。」

軒轅小龍的臉上露出了淡淡譏諷,嘴裡冷冷說道:「這意見,好倒是好,凌天師兄你要是覺得如此甚好的話,我倒是可以帶上幾個師弟,就此離去。」

凌天劍祖看向凌天劍峰。

那上面,有著衝天而起,無比銳利的劍氣,劍峰頂端,還聳立了一尊孫豪的雕塑。

腳踩沉香劍的孫豪,聳立劍峰之巔,栩栩如生。

不屬於蝶王的一些修士七嘴八舌議論起來,倒是覺得龜甲和鶴祖的建議也不是不可以。

看得出來,大多數人對凌天劍派的戰力信心不足。

凌天劍祖收回了目光,看向凌天劍派的各位劍祖,嘴裡緩緩開口說道:「幾千年前,本族還是區區化神修士,剛剛領悟到劍意的時候,當時百族前十的飛人族殺上凌天劍派……」

說到這兒,凌天劍祖手往山上一指:「當時,飛人族的實力,足足是我凌天劍派的十倍百倍,他們要求我們交出老祖兩個未過門的道侶。」

說到這兒,凌天劍祖的雙眼之中充滿了懷念和激情,聲音更是斬釘截鐵:「我永遠都忘不了我師父說的一句話,我凌天劍派,只有站著死,沒有跪著生,我凌天劍派,可以劍破人亡,但決不能出賣劍派弟子來換取一時安寧。」

凌天劍祖說完,凌天劍派的氣勢突然大旺,整個凌天劍派所有修士的戰鬥意志,猛地提升起來,很多劍修都熱血上腦,不停地向上舉動長劍,勢要與敵決一死戰。

龜甲神色一正,嘴裡說道:「小甲也就是建議而已,既然凌天你決定一戰,那麼,我龜甲毫不含糊,絕對會傾力一戰。」

蝶祖夏川臉上神色稍稍好轉,低聲說道:「三族聯軍不過土雞瓦狗,不足為懼,武師兄,我們是不是給他們來個迎頭痛擊。」

看起來畏畏縮縮的武閑郎神色一正,整個人突然給人一種道貌岸然的感覺:「我覺得,龜甲兄和鶴兄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我們四兄弟的確可以選擇一個方向進行突圍。」

鶴祖微微一愣,嘴裡說道:「我這樣也只是建議而已,做不得真,大家還是並肩作戰吧。」

武閑郎微微一笑:「鶴兄不急,我們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不過,我現在懷疑的是,一旦我們把三族殺得太狠,到時候會不會收不了場?無法善後。」

一直沒有說話的鐘罡突然對軒轅龍王說道:「沒事的,哥,有爹在,他應該應付得過來,不過大哥,你這給咱爹的這份見面禮,可真是夠大的,我也是服了,你比老爹還能鬧騰。」

凌天劍祖身軀猛地一震!

龜甲的身軀也是猛地一震,臉上浮現出絲絲不安,還有絲絲僥倖。

奶奶的,又差點犯錯了,鍾罡叫龍王大哥,得,又是那人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