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二五六章 法相血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二五六章 法相血晶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血族,有幾個較大的弱點,哪怕是修為高深的血族,一旦落在實力相當的對手手中,一樣會被抓住弱點克制祝

比如說血族怕光,但若修為高深,血族對普通日光的免疫力就極大增強。

比如說血族討厭大蒜的味道,但若是修為高深,普通大蒜也只能讓他皺眉而已。

比如說血族怕木樁釘中心臟,但若是修為高深了,普通木樁還真釘不進去他的心臟,估計連他的表皮都無可奈何。

但是孫豪真實修為,已經是合體後期,而孫豪的真實戰力更是差不多達到了合體巔峰的水準,整個中虛,能夠跟孫豪抗衡的合體大能已經屈指可數。

有心算無心,再加上真實修為強悍無匹,孫豪找到了古德拉的弱點,一擊命中,將其釘在了牆壁之上。

古德拉以為孫豪是不死神域原住民,關鍵時刻,抬出了自己的家族,試圖震懾孫豪。

遺憾的是,孫豪對此絲毫沒有感覺。

血族家族而已,孫豪並不覺得會有什麼可怕的。

單手一揮,一個大型魔法,鋪天蓋地從古堡的上空罩了下來。

巨大的銀色雷網,夾帶了無數的火球從天而降,灰暗的天空之下,陰森的古堡好似陷入了世界末日般的場景之中。

被釘在牆上的古德拉睜大了雙眼,嘴裡哆嗦著問道:「你是誰?怎麼會雷火屬性法術?不對,你絕對不是陰皇……」

古德拉的手下,在烈火之中不停地掙扎,在雷網之中哀嚎。

孫豪一個雷火天網,將古德拉調集而來的吸血鬼給滅殺了個一乾二淨,古堡之中,落下了厚厚的一層灰燼。

沒有解釋給古德拉聽,孫豪右手一伸,須彌凝空塔飛了出來,滴旋轉著,向古德拉罩了過去。

看到金光燦燦的須彌凝空塔,古德拉心底湧起了強烈的不可頗感覺,嘴裡大聲叫道:「別,我是布魯赫家族長子,道友,你會惹上麻煩的,別……礙…」

看到對手不依不饒,金光寶塔馬上就要罩住自己,古德拉知道自己到了生死關頭,顧不得自己會元氣大傷,嘴裡一聲厲吼:「小子,我一輩子都記住你,我們不死不休……」

說話聲中,不顧心臟會重傷,身軀地一震,轟的一聲炸裂開來,身軀突然化為無數的血點,血點再變成一隻只小小的蝙蝠,向四面八方血遁而去。

孫豪冷冷地說了聲:「道友,想在本座手下逃脫,你想多了吧。」

說話聲中,空中須彌凝空塔轟然一聲,突然漲大無數倍,成為一尊頂天立地的虛影,罩在了古堡之上,塔底發出道道金光,產生巨大的吸引之力,四散而逃的吸血小蝙蝠一隻不落的,被攝向須彌凝空塔之中。

血海之中,無數小蝙蝠組成一張巨大的人臉,出現古德拉猙獰的面容,掙扎著,不甘地,好像是在詛咒孫豪,也或者是施展了最後一種秘術,然後就被須彌凝空塔整個收進了寶塔之中。

單手一招,須彌凝空塔落入手中,孫豪突然心中一動,有了感應,身軀微微一晃,消失在了古堡之中,鑽入一株屍石花之中,緊緊地貼緊了花壁。

古堡上空,轟的一聲,冒出一個巨大的血團,一張血淋淋的大臉從天空之上俯視古堡,陰森的聲音,傳遍天空:「古德拉……」

古堡森森,沒有半點回應。

大臉上,滴落點點血滴,整個古堡頓時陷入了一片血色之中。

大臉陰沉無比地說道:「誰傷了布魯赫家族的繼承人,現在收手,還來得及,本座可以既往不咎,誰,放出吾兒。」

孫豪沒理他。

不過,讓孫豪心驚的是,眼前這尊血淋淋的大臉,給了孫豪巨大的壓迫感。

這種感覺來自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天生的威壓,應該是不死神域的法則之中,這種大臉的生命形態判定為比自己的陰皇之軀等級更高,對自己形成了階位上的壓制。

另一方面,則是修為,這尊血族修士的修為就算沒能進階大乘,估計也是半步大乘,讓孫豪的心中有著一種十分棘手的感覺。

難怪剛剛那血族修士被滅的時候喋喋不休警告自己,原來他的背後的確是站有一位絕世大能。

如若是在外面,沒有受到不死神域壓制,孫豪倒是完全不懼,完全可以跟這個對手放手一搏。

不死神域之內還是算了。

孫豪到不死神域的主要目的是尋找修鍊的資源,倒是完全沒有必要跟這種大能對上,一旦開打,絕對就是天長日久的持久戰,能免則免。

孫豪一個雷火天網,滅掉了古堡之內,古德拉帶來圍攻自己的吸血鬼,其中就有四個比較聰明的吸血鬼。

血族大能出現在空中之後,倒是有吸血鬼飛了出去,但是這些榆木疙瘩根本就搞不清狀況。

血族大能憤怒半天,沒能有太多發現。

特明納斯相當獨特,他就算是發火也沒有什麼用。

就算是動用絕世手段,也奈何古堡不得。

話說,孫豪的雷火天網下去,倒是能把屍石花給電死燒滅,但是對古堡本體,卻是影響並不大。

由此也能看得出來古堡的詭異和神秘。

或許,正如洛鵬飛所說,這尊古堡真的就是遠古時期,真神一組的聖城特明納斯。

咆哮了一陣,不得要領。

血族大能仰天大吼:「無論你是誰,我知道你還在,你如若不放出吾兒,我們就不死不休,等待你的,將是布魯赫家族無休無止的追殺……你,別想逃出隕神戈壁……吾以吾之血的名義發誓,隕神戈壁,將會成為血的禁區,誰都無法從中踏出一步……」

厲吼聲中,天空之上,淅淅瀝瀝地下起了血雨。

整個隕神戈壁以特明納斯為中心,陷入一片腥風血雨之中。

大量的屍花,大量的屍石花從戈壁上生長出來,強大的血族法術之下,整個隕神戈壁瞬間化為了一大片血的海洋。

布魯赫家族血族大能在空中冷冷說道:「放出吾兒,我依然當做什麼都沒發生,要不然,我血族囚天**,將你困在此地萬年,一萬年之內,我可能隨時找到你的存在,將你斬落隕神戈壁之中。」

孫豪無聲無息地緊貼在屍石花的內壁,一言不發,沒有絲毫動靜。

大家這種修為水準,誰會信什麼既往不咎的鬼話。

再說了,孫豪用須彌凝空塔鎮壓古德拉之後,已經發現自己的靈碑開始源源不斷地從古德拉身上吸取血之本源,靈碑上的血晶也在快速成型。

血晶的最終成型可以預期,萬萬沒有放手的道理。

就算布魯赫喊破嗓子,孫豪也依然故我,權當沒有聽到。

布魯赫也知道讓別人放出自家兒子的希望十分渺茫,暴怒之中,厲聲吼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死不休,血雨天降,血屍遍地,小子,我看你能否逃得出我布魯赫的感知……」

不管外邊發生了什麼,也不管布魯赫怎麼暴跳如雷,孫豪始終不為所動,靜靜地躲在了屍石花之中。

屍石花有著神奇的隔絕功效。

布魯赫好似對這兒又有著特殊的忌諱,不敢隨便動手,既然如此,那就裝作沒有聽見吧。

孫豪緊貼在屍石花內壁,心神沉入須彌凝空塔,加緊消化滅掉古德拉之後的所得。

古德拉坐鎮古堡不知道多少年,得到了古堡之內特殊氣息的滋養,如今都被孫豪給通過靈碑一一地吸收過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外邊沒有了氣急敗壞的大大叫。

孫豪靈碑上的血晶終於在消化掉古德拉最後一滴精血之後,叮地一聲脆響,完全成型。

孫豪闖蕩不死神域,得到了第二顆法相晶體,法相血晶。

按照洛鵬飛的說話,法相血晶也有許多神奇妙用,實際用在丹與體合之術的話,會有著奇特的優勢,可以當成備選之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