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三九零章 強大老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三九零章 強大老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出現在赤月神壇,有著強大無比的戰鬥力,詭異無比的存在方式,除了赤月老魔,絕對不是別人。

空中「轟」的一聲巨響,遠古星核撞中斗天棍,巨大的撞擊力量傳來,孫豪的身軀遠遠拋開。

幾個後空翻,孫豪穩住身體,嘴裡一聲暴吼:「再來,吃我一棍……」

類似這種情況,孫豪覺得,自己要想收走遠古星核,唯一的辦法,應該就是強勢擊潰赤月老魔,那樣才有機會將遠古星核據為己有。

斗天棍招出斗破蒼穹,一棍捅了出去。

遠古星核如同長針,綻放出九色光芒,也毫不示弱地向孫豪撞了過來。

赤月神壇之上,連續爆發出陣陣爆炸,陣陣轟鳴。

戰鬥不分勝負,飛沙走石。

孫豪的心中微微凜然,赤月老魔沒有現身,僅僅憑藉一根遠古星核,就和自己鬥了個旗鼓相當,真是厲害。

遠古星核的力量奇大無比,每一擊都震蕩得孫豪十分難受,遠古星核結構無比堅韌,跟斗天棍連續對碰,絲毫無損。

要知道,斗天棍可是在蒼天窟窿之中祭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強大存在,現在遭遇遠古星核,居然也只是棋逢對手。

不死神冠和一品紫金帶也在激烈爭鬥。

而且,爭鬥的結果還是一品紫金帶落在了下風,安德維的意志力,正在被強大的不知名意志打壓,苟延殘喘。

要不是強烈的求生欲,安德維搞不好已經被滅掉了。不知名的意志,充滿了憤怒,同時也好似充滿了不解。

天空之上,一波波思潮對安德維不停地涌了過去,孫豪甚至能夠感受得到,在自己的一品紫金帶的幫助下,安德維依然如同大浪浪頭上的扁舟,在隨浪起伏,隨時都有可能被顛覆。

這個思潮,有兩種十分強烈的怨念,一種是對孫豪的強烈不瞞,是孫豪壞了他的好事;另一種是對安德維不識好歹的強力憤慨。

孫豪跟遠古星核對抗的過程之中,能夠感知得到,這個思潮清晰地表達出這麼一層意思,好似在大吼著對安德維咆哮:「不知好歹,我跟你的融合,是彼此的,是互惠互利的大好事,你居然還在抗拒……」

「歷代不死神冠的得主,歷代不死之主都是這種融合,我們是一種高度的共生關係……」

「不要反抗,我們一起,開啟不死神族的輝煌。」

「你怎麼如此頑固?怎麼如此不知好歹,我怒了,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讓你煉化了。」

「選擇我,是你自己本身的意願,要不是我看你資質還好,達到了我的要求,你休想完成最後的煉化。」

這應該是赤月老魔的存在,爆發出一陣陣思潮,在蠶食剝奪著安德維的意志,說得好像很在理,歷來的不死之主都是那麼做的。

要不是這次多了孫豪這麼個意外,其實可能也會沒有什麼反抗地,一樣成為事實,安德維說不定也就在不知不覺之中,跟赤月老魔相互融合,變成新的不死之主。

孫豪提棍,跟遠古星核不停對抗,嘴裡朗聲說道:「小安,想一想你沒有認出我的那一刻,再想一想赤月老魔如今依然在世而那些曾經的不死之主,風光一時之後,都去了什麼地方呢?」

安德維心中猛驚,越想越怕。

赤月老魔的意志一潮潮湧來,厲聲大吼:「他們都已經破空而去,到了上虛,有本座相助,任何不死修士去上虛都輕易而舉。」

孫豪冷冷說道:「虛界本虛,上虛只要感應得到,瞬間可以去,你要是感應到上虛,你可能早就去了,不巧,我就是感應到過上虛的修士,你就別拿這些鬼話來糊弄人了。」

赤月老魔勃然大怒,思緒意志有種氣急敗壞的樣子:「要不是我不知為何,理解不了這兒其他的規則,我會去不了上虛?好,既然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小子,不管你是誰,敢壞我好事,今日就得承受我的怒火,給我點著吧,思想風暴……」

赤月老魔,一種完全跟孫豪想象之中不一樣的生命形態,也跟中虛萬族迥然不同,中虛萬族大多是有軀體的,哪怕是那些詭異的種族,比如草毒人,都是有一定的存在形態。

而赤月老魔看起來就是兩件死物,不死神冠和遠古星核的組合,但是思緒意志力,卻相當厲害。

其攻擊方式,也有正面對抗和思緒意志壓制兩大類。

狂暴之後的赤月老魔爆發出一陣陣思潮,壓向安德維和孫豪,這一次,思潮波浪也沖向了孫豪,想把孫豪也給拿下來。

孫豪統御的,匯聚了百萬金柳衛和身邊修士的思緒頻道在這種強力的衝擊之下,瞬間被打亂。

百萬金柳衛齊齊被赤月老魔一衝,給生生衝散。

依然跟孫豪密切相連,密不可分的,只有了不到十個人,孫豪稍稍感受,馬上明白過來。

赤月老魔也露出不可思議的情緒:「怎麼可能?你怎麼會得到如此多的同心戒子?」

孫豪心中一動,思緒意志之中淡淡說道:「同心戒子,心同意同,老魔,你的攻擊雖然厲害,怕是也奈何我不得。」

赤月老魔不甘地怒吼一聲,強大的思緒意志再度衝來:「安德維,你已經認主不死神蓮,就相當於在我的思緒意志之中打下了烙印,反抗是沒有作用的,乖乖聽話,只要我們的意志力合一,這小傢伙就完全不是對手。」

孫豪的心中,此時湧起了濃濃的忌憚。

赤月老魔的攻擊方式好詭異,自己同心戒子相連的幾個修士,此時都在胡思亂想,好似是想到了許許多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讓孫豪有點頭腦發脹。

安德維的反抗力量也是越來越弱,自己腦海之中的一品紫金帶光芒大作,正在跟赤月老魔做頑強的爭鬥。

遠古星核的進攻依然勢大力沉。

赤月神壇的地面上,不時向上衝起一根根粗壯的石刺,向上沖頂孫豪的身軀,被石刺撞中之後,巨大的力量也讓孫豪相當地難受。

赤月老魔果然是強大而無比奇詭的存在。

安德維死死堅守自己的最後陣線,思想之中,出現十分微弱而頑強的意志:「要不是有一品紫金帶,我也不會發覺你不安好心,你的這種煉化,居然也是一種逆向奴印,好卑鄙,好無恥,休想得逞……」

赤月老魔的圖窮匕見,也不掩飾自己的目的了,思緒意志之中傳來陣陣狂霸的情緒:「這是你們自願的,認主不死神冠,稱霸不死神域,不是每一個不死修士的心愿嗎?我助你完成心愿,你不是一直想光宗耀祖,讓人刮目相看嗎?我完成你的心愿,只要你敞開思緒,一切都好說。」

逆向奴印!這是什麼?孫豪心中稍稍疑惑。邊牧在孫豪的思緒意志頻道之中解釋道:「其實就是一種欺詐狀態的奴印,不死修士煉化不死蓮花,原本應該是修士為主,蓮花為器,可是這傢伙的方向是反的,變成了修士被奴役……」

孫豪的思緒意志始終堅定無比,同心戒子幾個修士在孫豪的強力節制下,逐漸回歸正常,沒有亂想了。

嘯宇飛天此時站出來說道:「咦,邊牧你居然也能夠聯繫上我們,還有,你個死狗,好似完全不受影響?」

安德維此時頑強地說道:「任憑你說得天花亂墜,我還是我,這是我的底線,我都不是我了,要面子有個屁用,你別想佔據我的思想,想都不要想……」

赤月老魔的思緒之中充滿了得意:「不要妄想跑脫,消滅你只是時間問題,你已經煉化認主,不可逆轉,哈哈哈,到時候,等得到你的思想養分,再來拿這小子開刀……要不是那帶子阻擾,你早就,哈哈,區區小符篆,也能跟我相鬥嗎?你們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