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一三章 中虛亂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一三章 中虛亂象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征討不死神域的戰鬥,出現十分詭異的戰局,很多戰況,就算是後世的歷史學家,後世的分析學家,也根本不知道怎麼會出現如此詭秘的戰鬥結果。

男女巫族,格虛王率領的大軍殺入飛人族領地之後,遭遇不死神族的游擊戰,不勝其擾之下,開始駐足不前,好似在觀望中路大軍的戰鬥局勢。

衝天族和長耳族所帥的聯軍則在樹人族的廣袤叢林之中,跟不死神族修士展開了曠日時久的拉鋸戰。

衝天族、長耳族都是熱愛森林的種族,對不死神族這種狀態的生命從骨子裡充滿了憎恨,是不可協調的矛盾,戰鬥不用說,上下都在用勁。

只不過,不死神族的戰鬥方式十分賴皮,兩族所率大軍,卻是不一定能夠快解決戰鬥。

中路大軍的戰鬥場面最大,也最是複雜,百年惡戰,戰果更是讓人看不出所以然來。

先是人族修士內部產生分歧,一部分修士持觀望態度,一部分修士主張積極進攻,而此時,人祖沉香並沒有站出來調解。

就在各族表示奇怪不解的時候,人族內部傳出,人祖沉香已經截住了不死神域九大老祖,正在中虛某處大戰之中,人族由正元子會十大仙君共同統領。

不等人祖沉香和九大神族老祖分出勝負,人族陣營爆十分詭異的戰鬥。

具體的戰鬥過程並不是很清晰,但戰鬥打得劇烈無比。

戰果也十分慘烈。

據說,人族正元子前輩中了不死神族之中,陰魂一族的算計,被陰魂一族十大陰皇圍攻,激戰三年,正元子不幸隕落。

戰果讓人震驚,人族損失了一員合體大能,據說還修鍊到了合體中期,算是重大無比的損失。

讓人比較疑惑的是,如此重要的戰鬥,整整持續了幾年,十大仙君,還有雙面巫神為何沒能及時支援。

人族內部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

正元子一脈損失巨大,十大仙君站出來收拾殘局,人族內部沒有了分歧,開始向不死神域爆一連串猛攻。

不死騎士、血族還有死神一族,都被人族報復性的進攻所波及,損失慘重,但是,正元子隕落的罪魁禍陰魂一族,居然躲得不見影子了。

就在大家驚訝中虛各種亂象的同時,格虛王所部遭遇到了不死陰魂一族的猛攻。

強大的龍炮侍衛,強大的金柳衛在此戰之中大顯神威,男女巫族所部完全只能挨打,而無絲毫還手之力。

格虛王布設驚天陣法,試圖圍困陰魂一族,誰知陰魂一族居然懂得陣道,百萬金柳衛破陣而出,給男女巫族的修士造成了巨大殺傷。

是役,格虛王也差點隕落在金柳衛集火的強弩之下,也抵擋不住十大陰皇的圍攻,只能率領部隊從飛人族的領地之中,緩緩向後撤退。

陰魂一族霸佔了飛人族的大部分領地,並且向飛人族最後的聖地動了猛烈進攻。

讓人唏噓的是,據說飛人族的絕世大能已經陪同人祖一起出戰,前去牽制不死老祖,所以,飛人族領地之內,沒有大能撐腰,飛人族聖地的防禦圈,被越壓越小,眼看被滅在即。

中虛的千域大戰出現了各有勝負的一幕。

中路,人族大軍佔據優勢,滅殺了不少不死神族修士,正在光復摩根神域。

樹人族領地殺得難分難解,暫時分不出勝負。

而飛人族領地之中,千族聯軍則遭遇重創,有格虛王親自坐鎮的男女巫族大軍損失慘重。

格虛王大敗之後,率軍退出飛人族領地,返回格爾曼龍域修養生息,開始觀望中虛千域大戰的結果。

讓中虛萬族比較疑惑的是,從頭到尾,無論自己的戰鬥結果如何,也無論人族的戰鬥結果如何,格虛王都對中虛局勢不做任何評價,沉默地,接受了所有結果。

包括他自己差點隕落的時間,他也沒有對此表任何看法,態度相當的詭異。

正元子隕落的事實,他也沒有太多關注,好似十分平靜地接受了此等現實。

中虛的千域大戰,足足打了快百年,局勢上來說,出現了人族佔據絕對優勢,同時,不死陰魂一族展示出來的強大戰鬥力,也震懾了人族,讓人族不敢輕舉妄動。

兩大陣營之中,人族和不死陰魂一族,逐漸成為雙方的真正核心。

各自有著自己強大無比的力量。

人族的強大在頂尖戰力層出不窮,十大仙君再加上雙面巫神、血污王等高階修士足以震懾任何一個不死神族。

陰魂一族的強大在於其特殊的金柳衛、龍炮衛、星官等兵種,戰鬥起來,都是那種摧枯拉朽的毀滅性效果。

而且,陰魂一族的十大陰皇,也強大無比,修為均不弱,就是沒見到大名鼎鼎的魂祖,不知道其是不是也被人祖沉香給牽制住了。

不死之王,大巫妖安德維在這場戰役之中表現得相當低調,他的屍巫大軍始終在東躲西藏,一副小心謹慎的樣子,不敢跟人祖正面對抗,規模也一直上不來。

讓人奇怪的是,不死之王好似並不是特別熱心千域大戰,好似是在等待什麼一樣,始終處於觀望狀態之中。

不死之王對不死神族部隊的指揮能力,也在他這種不作為的狀態之下,大幅度減弱,不死神族的部隊主要是依靠了陰魂一族在調配。

當然,不死之王的屍巫部隊例外。

錯綜複雜的戰局,犬牙交錯的戰場,打了整整上百年。

千域大戰,讓飛人族、摩根神族和樹族的領地滿目瘡痍,大片大片的土地變成焦土,曾經繁華無比的大域,變成了人煙稀少,萬村絕戶的巨大墳墓和葬常

不死之雲沒能如期籠罩在三族大域上空,因為他們的勢力擴張受到了人族的強力阻擊。

但同時,三族大域之中其實也差不多成了一片死地,除了戰鬥的修士之外,沒有了幾個平民。

百年下來,堅守聖地的三大種族也筋疲力荊

資源基本消耗一空,大量遷徙而來的普通成員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災難重重,很多成員都死於飢餓和病痛之中。

三族大域,哀鴻遍野。

聖地之中,也是白骨累累。

眼看戰鬥打到了百年左右,雙方的戰鬥依然無休無止,而讓人驚嘆的是,人祖沉香和九大不死族的老祖依然沒能分出勝負。

打到現在,千域大戰的種族都已經明白過來。

在人祖沉香和不死老祖沒有分出勝負之前,千域大戰不會結束,大家都在等待那未知地域之中,決定勝負的一戰結果的揭曉。

一座雄偉的高山之上,頭戴不死神冠,盤膝而坐,恍如石雕的安德維悠然睜眼。

他的前方,出現了一個賊眉鼠眼狀態的陰魂。

看到武閑郎的一刻,安德維不由輕聲嘆息,嘴裡說道:「我知道了,到了最後的判定時刻,主人果然厲害,百年大戰,主人居然從來沒有動用過同心戒子,單憑一己之力,滅掉了屠龍者,哈哈哈,我就知道,所謂屠龍,只不過是一場鬧劇。」

武閑郎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嘴裡說道:「神王你雖然沒有提醒師父有屠龍局的存在,但也沒有參與,並且也沒有提供給他們任何幫助,包括情報,所以,你死罪可免,不過,事到如今,你也得有所表現,要不然,師父滅敵而出的時候,你可能就糟糕了。」

安德維臉上浮現出絲絲苦笑,嘴裡說道:「說吧,要我怎麼做?」

武閑郎輕笑著說道:「師父不好對凱爾曼下手,格虛王雖然沒有直接參与,但中間也插了一手,師父交待,你可以去凱爾曼鬧騰鬧騰,其他的事,你就不要參與了。」

安德維悠然一嘆:「此戰之後,中虛之內,誰還是人族對手?主人真是好算計,罷了罷了,相比正元子,我算好的,格虛王跟我差不多態度,如今卻是需要兩人斗一場,讓主人滿意才成了……」

武閑郎微微躬身,含笑消失。

安德維挺身而起,朗聲說道:「男女巫族居然膽敢參與千域大戰,那是沒把本王放在眼中,傳,目標,凱爾曼,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