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一五章 定鼎中虛(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一五章 定鼎中虛(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武士的實力,和大死神相差無幾。.

在須彌凝空塔金光鎮壓之下,根本就抵擋不住孫豪的進攻,交手幾招之後,也沒有什麼懸念的,被孫豪直接砸落空中,天空之上,又隕落一顆星辰。

不死神域的九大神族,至此在孫豪手中,全部遭受重創,所有老祖都被孫豪給清除了。

其中,不死龍族和血族,還被清了兩次。

持棍而立,沐浴在金光之下,孫豪仰頭一聲長嘯。

屠龍坡一戰,人族將在中虛再無敵手,所有敵對種族的實力都一損再損,自己破虛而去的將來許多年內,人族應該都能獨霸中虛。

當然,真實情況到底是不是自己預測的一般,還真是需要時間來檢驗,也不排除其他種族出現類似自己這樣的修士,到時候,人族的優勢可能也會蕩然無存,自己能夠做到的,就是將人族的優勢擴充到最大。

戰鬥真正接近了尾聲,空中,僅剩三個修士在負隅頑抗,正在洛鵬飛的追逐之下,滿天飛奔。

孫豪站在空中,稍稍感受一下,心中湧起絲絲不忍,同時,雙目之中,神光又是一閃。

這些跟自己對抗的老祖們,都有著一些非同一般的手段,實際上,都是那種死而不僵的狀態,除了不死龍祖之外,其他老祖都或多或少留下了後手,並沒有被徹底消滅。

當然,經歷了孫豪的重創之後,他們能否保留意志,能保留多少實力就真的很難說了。

大多數修士都是如同骨祖一般,依靠特殊的手段保命,但是狀態就說不上怎麼好了。

道天機也感知到了這樣的狀態,手持寶塔,嘴裡朗聲說道:「我說老魔,你也太不靠譜了吧?說什麼滅掉了四尊對手,人不過是躲起來了而已,你根本就沒能真正滅殺他們。」

洛鵬飛嘿嘿笑道:「差不多就行了,大家的狀態不都是一樣,再說了,正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他們修成這樣也不容易,倒是不易太過趕盡殺絕。」

到了合體這樣的高度,實際都有一些潛在的戰鬥規則,比如說,要不是雙方有不可調和的矛盾,有的時候,是需要適當給別人一條生路的。

孫豪挺立空中,嘴裡朗聲說道:「有些人,是不能輕饒的,尤其是幾個為主的修士,今日可別想輕易過關。」

說話聲中,斗天棍手中一旋,變成一個巨大金色圓盤,單手持盤,往前猛地一扔,金盤飛進虛空之中,如同蓮花綻放一般,向外射出一根根金色的棍子。

噗噗噗,一連串的射擊聲中,空中傳來一聲悶哼,摩根神祖高大的身軀從虛空之中掉落出來。

二話不說,摩根神祖臉露驚惶,身軀一閃,化為一道流星,向遠處逃竄而去。

孫豪的斗天棍緊追而上,片片金光劈落,他的身軀悠忽閃爍,好似受不住斗天棍的打擊,化為光點,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孫豪一聲冷哼:「還不死心嗎?」

伸手向斗天棍一招,將棍子握在手中,孫豪空中猛地一揮,向自己芍處砸落下去:「鏡像能力嗎?看你能夠鏡像多少次。」

摩根神族二屍九命,孫豪毫不留情,持棍一一打殺,半日之後,天空之上已經躺倒兩具摩根神祖的屍身,而孫豪噴出了三昧真火,正在燒摩根神祖那一抹不滅的神魂。

火焰之中,摩根神祖不停地掙扎,不停地咆哮,但無濟於事。

手中斗天棍空中一指,孫豪冷冷說道:「兩個飛人,化為胚胎形狀,藏身不死戰馬身軀之中,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們就安安心心化為小馬駒吧。」

雙手結印,孫豪虛空點出一個符篆,噗的一聲貼在了不死戰馬的腹部,頓時,立竿見影一般,不死戰馬的身軀壯碩了不少,好似懷孕。

高空之上,洛鵬飛呆了一呆,突然又哈哈大笑起來:「沉香,你是不是太搞笑了,這匹夢魘是公的,根本就不能生育……」

孫豪笑笑說道:「沒事,公馬懷孕也不是什麼稀奇事,只要給它找個好的接生婆就好,我想,大夥或許很願意自己的天狗部隊之中,再多兩匹神奇的馬駒。」

邊牧站在孫豪的肩膀上,嘴裡突然十分好奇地說道:「我現在很想知道,這兩匹馬日後會是什麼樣的造型,會不會也是夢魘一般,黝黑髮亮?」

孫豪看看胚胎,嘴裡搖頭說道:「不會,它們將來,會是飛人族的外形一般,渾身銀白,背生雙翅,或許,叫飛馬更加合適。」

邊牧雙眼放光,嘴裡哇哇叫到:「飛馬也,我要一頭,騎乘飛馬,那該是多麼騷包的一件事,決定了,讓燈火給我一頭,汪汪汪汪,要不要太爽。」

孫豪的斗天棍又指向了其他幾個方向,那幾個空無一物的區域,一一出現光芒十分微弱的星辰,化為不同的造型,匍匐在了空中。

孫豪定神一看,這些造型都已經成了各種各樣的動物。

有馬有雀也有狗。

孫豪瞬間明白了這些老祖的意思,他們也願意化為現在的那些形態,只是希望孫豪能夠網開一面。

孫豪滅殺摩根神祖的一幕,真正震懾住了所有心存僥倖的修士,真要把這煞星惹惱,下狠手對付自己的話,搞不好自己也會如同摩根神祖一般,屍骨無存,魂飛魄散。

連個轉世重生的能力都沒有的,徹底的隕落在虛空之中。

人祖沉香的手段,真是讓人恐懼。

孫豪手持斗天棍,臉上浮現出絲絲憐憫,嘴裡悠悠說道:「早知現在,何必當初,你們要不搞這什麼屠龍局,我還真沒有合適的理由向你們動手,現在嘛?罷了,我就給你們一條活路,但前提是在我弟子的部隊之中,服役千年,去吧……」

不死戰馬還有那幾個鳥雀之類的東西從空中悠忽消失不見,被孫豪收進了須彌凝空塔之內,扔進了杭蓋大草原,讓易路燈火去管理炮製。

邊牧身軀一晃,也消失在了空中。

孫豪神識一動,發現邊牧已經跑到了杭蓋大草原上,正興緻勃勃地教育那些封閉了自我意識,乖乖在杭蓋大草原服役的幾個修士。

狗爪子滿天飛,邊牧滿嘴跑火車,再度搬出了自己天下第二神狗的顯貴身份,試圖收復幾個小弟。

孫豪甚至是能夠感受得到邊牧那種得意洋洋的小心思,汪汪汪,我邊牧要是收下這些老祖當小弟,日後,豈不是就有機會成為許多強族的護族大神狗?

孫豪的臉上,浮現出絲絲苦笑,也不知道那些封閉了自身意識的老祖的本尊之軀,會不會受到邊牧的影響,生成一些奇葩的性格,要是真的如此的話,搞不好日後中虛的老祖們,都是一些怪人了。

想想就有點搞笑。

不過,孫豪沒有干涉邊牧的打算,這賤狗的確做過很多賤事,但有一點它始終做得很好,那就是從來不幹有損孫豪利益的事情。

隨它高興,隨它去了。

孫豪的目光,又看向了高空之中,緩慢漂浮,巨大無朋的那一具殭屍。

僵祖照樣留下了後手,照樣並沒有完全死絕,而且留下的痕很明顯,孫豪要想滅掉他,並不艱難。

而且,僵祖也沒有化為各種小動物讓孫豪支配,孫豪要滅殺他也能名正言順。

但真正來說,孫豪卻是知道,自己不能下手,孫豪也知道,僵祖的確是不適合化為動物讓自己驅策,無論如何,他都有兩個女兒是自己的道侶。

緩緩搖頭,孫豪說道:「罷了,罷了,饒你一次。」

孫豪還真不好趕盡殺絕,畢竟來說,米哈和米諾哈佑都完全不知道這件事,也沒參與,她們都是一心一意地撲在了孫豪身上,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繞過僵祖這次。

誰讓人養了兩個好女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