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一七章 沉香回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一七章 沉香回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中虛萬族,正在按照武閑郎的計劃,按照孫豪的意志重新洗牌。ΔeΔwwㄟom

格虛王的有些做法,的確是讓孫豪心中有所不滿,但是格虛王的分寸把握得比較好,也就是給人設置了一座大陣,其他東西並未參與。

當然,格虛王應該知道這座大陣會是針對誰,當今中虛,需要都天星辰出馬的修士,估計也屈指可數。

不過,格虛王應該知道孫豪的陣道造詣奇高,都天星辰並不一定能夠困得住孫豪。

格虛王真正的目的,應該是坐山觀虎鬥,兩敗俱傷最好。

站在格虛王的立場,有這種想法實際很正常,現如今,中虛萬族,那些修為高深的異族大能修士,誰不想把孫豪趕出去,誰願意頭上壓一座讓人窒息的大山。

孫豪覺得武閑郎的安排是對的,凱爾曼龍域的確要經歷一下戰火的洗禮,格虛王也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一定的代價。

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巫族算是孫豪的第二種族,刑天巫魄之軀,也的確是巫族之身的傳承,而且,孫豪前來中虛還得到過巫族的庇護,這種恩情卻是需要牢記於心,所以上,男女巫族可以被打,可以被削弱,但最終,還是得救。

回到人族大本營的時候,孫豪看到,人族如今主事的修士,已經變成了軒轅小龍等幾大仙君,當然,雙面巫神劉奇和血污王白晨依然跟西崑崙這邊分庭抗禮之中。

人族昔日的第一修士,夏晴雨的恩師,也曾經對孫豪有過大恩的正元子,已經隕落在了陰魂十大陰皇的圍攻之中。

飄立空中,孫豪的內心產生絲絲不忍和唏噓。

嚴格說來,正元子對孫豪和對夏晴雨來說,都有不少恩情,要不是正元子,孫豪在下虛就可能被喬旦給滅殺肉身。

要不是正元子,夏晴雨搞不好也會被雙面巫神搶了過去當爐鼎。

如若是孫豪自己,是怎麼也不會擊殺正元子,必然會給他留下一線生機。

但是孫豪身邊的修士們不同,武閑郎和智痴知道了孫豪的處境,知道了屠龍局之後,馬上猜出正元子有問題。

沒等孫豪回來,武閑郎已經設局,讓正元子陷入十大陰皇,其實也就是孫豪身邊的幾大仙君和弟子的包圍之中,沒有讓正元子有任何逃逸的機會,將其兩尊化身盡皆擊殺。

孫豪唏噓的是,正元子之所以會暗中參與屠龍局,恐怕並不完全是摩根神族大能的影響,更多的,應該是其內心之中,對自己喪失了人族大權而有所不滿,積怨在心,摩根神族大能修士趁虛而入,最終想法成為了行動。

孫豪心中也明白,軒轅小龍除去正元子之局,已經無形之中,傷害到了夏晴雨。

最近的百年家庭聚會之中,孫豪已經有感覺,夏晴雨一脈已經跟軒轅紅一脈隱約對立,有了相互別苗頭的趨勢。

這兩邊,實力都不弱,如今再加上兩位地位差不多平起平坐的孫豪的道侶領銜,頓時,須彌凝空塔之內的氣氛微妙起來。

相比之下,軒轅紅一脈略佔優勢,軒轅小龍,還有青雲門出來的向大宇、武閑郎、朱德政等,實力不可小覷。不過,夏晴雨身邊實力也不弱,萬魂之島的四靈再加上洛魅和智痴,也跟軒轅紅一脈鬥了個旗鼓相當。

當然,知道孫豪的個性,兩邊雖然暗中相鬥,但表面都處於相對平靜的狀態,誰也不敢亂來。

孫豪沒有回來之前,人族上層,就是否支援男女巫族,形成了一定的分歧,其本質,就是軒轅紅一脈和夏晴雨一脈在暗中別苗頭。

夏晴雨當年曾經親自到男女巫族見過孫豪,知道男女巫族對孫豪有匡扶之恩,她也深知,以孫豪的個性,不管格虛王做了什麼樣的事,孫豪都會出手相救,因此,她的主張就是馬上去救。

軒轅紅也知道孫豪的選擇,但跟夏晴雨不同的是,她認為,任何企圖對沉香不利的種族,都必須付出慘重的代價,任何企圖對沉香不利的,沉香自己不好動手,自己都要出來將其清除。

所以,軒轅紅的意見就是,我不落井下石已經算是仁至義盡,要我出兵相救,沒門。

她們兩個觀點不一,在孫豪沒有回來之前,人族上層就只能推諉扯皮,討論不出結果來。

雙面巫神劉奇和血污王看不懂這種奇怪現象。

偏偏,他們的狐朋狗友,邊牧大導師不知道跑什麼地方耍寶去了,看不明白之下,只能在其中插科打諢,不知所云的,胡亂表意見。

他們有點明白,人族沉香旗下修士,好似也有意見分歧,雙方的實力怕是旗鼓相當,要不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人祖身邊,枝繁葉茂,修士層出不窮,能夠不分派系那才叫奇怪。

雙面巫神劉奇和血污王兩個傢伙不停地瞎琢磨,萬血魔女白潔跑出來出了個餿點子:「哥哥,二相公,要不我們乾脆也豎起一桿旗幟,在大相公身邊,重新聚攏一幫人,來個三足鼎立」

雙面巫神眼前一亮:「這個可以有1

血污王也瞬間興趣大增,嘴裡說道:「說說,快說說,我們都該怎麼做?」

白潔咯咯嬌笑著說道:「大相公身邊,有幾個修士可能並不是兩大陣營,要不,我略施美人計,拉攏幾個修士過來,加入我們的陣營可好?」

白晨一陣頭暈,手捂額頭,嘴裡說道:「我說老妹,你這是欲求不滿了?二相公咱就不說了,你大相公那麼威猛,你居然還想著跑出去打野食,我也是服了,我說巫老大,你也不管管她」

白潔咯咯嬌笑起來。

劉奇翻翻白眼,嘴裡說道:「她就那德行,你要讓白潔守貞潔,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算了,不管她了,不過,我說小潔,你可得悠著點,大相公可不像我那麼司空見慣,小心他回來了,讓你好受」

白潔癟癟嘴,沒好氣地說道:「有本事,他就經常回來,讓老娘我舒服了,自然就沒事了,哼」

孫豪其實已經回來,飄立半空,心中哭笑不得,得,這又是一個金大宗主一樣說出自己內心感受的奇女子,而且還是那種比金大宗主更直接的奇女子。

孫豪也是服了。

想起金大宗主,孫豪的心中,又隱約湧上許多唏噓,不知不覺,金妃和竹妃已經歸墟而去許多年了,自己走得越遠,站得越高,身邊的人可能也會越來越少。

也不知道,當自己站在此界最頂端的時候,身邊還能有幾個修士。

下邊的修士討論不出所以然,巫神宮三位的話題居然徹底跑偏,孫豪不禁搖頭,嘴裡一聲輕嘯,朗聲說道:「本座回來了。」

在座的修士只覺得眼前一花,再度定神,議事大殿的上空,一身青衫的孫豪,已經背負雙手,傲然而立。

看清是孫豪,議事大殿之內,所有修士齊齊躬身,大聲說道:「恭迎沉香人祖。」

這是孫豪率隊出征時定下的規矩,畢竟,孫豪身邊各種修士,關係錯綜複雜,要是按照關係稱呼,孫豪自己都會搞混。

乾脆,孫豪讓所有修士都稱呼自己為沉香人祖,那樣就誰都不會錯了。

孫豪空中微微點頭,衣袖輕輕一擺,身軀平平地飛了過去,筆直地站在了高高的,正中空起的座位上,背對大家,停了片刻,一言不。

不知為何,所有修士看到孫豪沉默的背影,心中突然升起了陣陣惶恐感覺,人祖的威勢更重了,大家在這相互扯皮的事,導致人祖不滿了。

雙面巫神狠狠地瞪了白潔一眼,得,估計剛剛這浪蹄子的一番話,大相公完全聽了過去,此時正在生氣中了。

血污王也在猛翻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