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二六章 再見舊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二六章 再見舊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臉上憨厚地笑笑,孫豪貌似忠厚無比地問道:「何物?請快快道來。.」

格夫妮悠然說道:「晚輩想買我男女巫族平安無事,想買我男女巫族陰霾盡散,前輩有得賣嗎?」

周圍旁觀的戰士們齊齊看了過來,鴉雀無聲。

這個生意有點大!

要不是賣東西的瘋了,就是買東西的瘋了。

這種東西,誰能有得賣?

孫豪憨厚地笑了笑,嘴裡說道:「小山雜貨,萬年開張,既然姑娘你要買,那我就有得賣,這筆生意,成交?」

格夫妮一呆,周圍所有修士,同時一呆。

孫豪仰天哈哈大笑,衝天而起,嘴裡朗聲說道:「格虛王,有人買了男女巫族平安無事,本座賣了,你覺得,此物價當如何?」

清朗的聲音不大,但響徹凱爾曼龍城的每一個角落。

龍崖之上的每一個修士也都聽了一個明白。

就連外邊那些屍巫,也好似微微一愣。

隱藏在龐大的屍巫陣中的安德維身軀猛地一震,嘴裡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輕聲說道:「該來的,始終會來,罷了罷了,聽候發落吧。」

心底一動,安德維向孫豪主動發出訊號:「主人,小安如今正在凱爾曼龍城前方,主人你需要我怎麼做?」

孫豪心中淡淡地說了句:「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你就當我是男女巫族的戰士就行,另外,待會戰鬥一起,你自己注意安全,最好躲遠點,別被我無意之間給幹掉了。」

安德維心中一驚,頓時明白了孫豪的意思,趕緊說道:「小安明白了,主人果然是強悍無比,小安這就先跑路了,不過,主人,小安的部隊就是你的部隊,你能不能多少留點,別下手太狠……」

孫豪沒有理他。

安德維一聲嘆息,嘴裡說道:「那小安先走了,主人你悠著點礙…」

此時,凱爾曼龍崖之上,格虛王的身影冉冉升空,遙遙面對孫豪,朗聲說道:「蠻神回歸,乃是我男女巫族天大的幸事,蠻神本乃我男女巫族頂天立地一尊大神,日後可與本王平起平坐,共同執掌男女巫族,蠻神意下如何?」

格虛王的身邊,還漂浮了兩尊稍矮的大能修士,分別是女禮和盤河大宗師。

兩人看向孫豪,心中也湧起了陣陣感嘆,一萬年不見,孫豪如今已經強大到了中虛無敵的地步了,誰能想得到,昔日那個憨厚蠻子,如今居然能有如此威勢。

就希望他能看重和男女巫族的舊情,協助男女巫族度過此次難關。

女禮依然紗巾蒙面,飄然空中,脆聲說道:「小山,萬年不見,你依然還是老樣子,可惜小蘭去了上虛,要不然此時她一定十分高興。」

孫豪嗡嗡說道:「女禮大人客氣,日後,我會去上虛,到巫族本部一行,把小蘭接出來的。」

凱爾曼龍崖附近,那些知道上虛的,但並不知道孫豪真正身份的修士齊齊大驚,這人是誰?

好大口氣!

居然說要去上虛,好似上虛就是他家後花園似的。

盤河大宗師哈哈大笑:「好,霸氣,縱觀整個中虛,天下修士,也只有小山你,敢說,也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哈哈哈,好,小山,你如今回來,我倒是很想跟你切磋切磋藥劑之術,很想看看,如今天下第一的藥劑大宗師,到底是你還是我?」

這是跟孫豪套舊情的兩位修士。

孫豪還真的吃這個,畢竟孫豪當年託身男女巫族的時候,得到了這幾個當年的長輩的照顧和傳授,這些恩情是不能忘的。

仰天哈哈大笑,孫豪說道:「好,盤河大宗師,等我趕走這些可惡的不死屍巫之後,我們再來比過,到時候,還請女禮和格虛王現場評判。」

女禮和格虛王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如釋重負的表情,齊齊朗聲說道:「固所願,還請小山大發神威,解我凱爾曼龍域之圍。」

孫豪哈哈大笑,大步橫空,向前一躍,嘴裡一聲怒吼,身軀在空中已經搖身一變,化為一尊高達百丈,膀大腰圓的戰神之軀。

刑天巫魄之身,如同一座小山,擋在了凱爾曼龍城的正前方。

小山雜貨鋪門前,那個嚷嚷著要進去避難的修士嘴裡喃喃說道:「這是什麼造型?沒有腦袋,肚臍眼為嘴,一**為眼睛,好不怪異……」

也有個修士大聲嚷嚷:「這是個什麼怪物?」

格夫妮在上空沒好氣的說道:「不懂就不要亂說話,這是真正的巫族大巫傳承血脈,而且還是巫族之中,戰鬥力最強,號稱是戰神的大巫刑天血脈,你們是男女巫族的弟子,怎麼連這都不知道……」

下方修士齊齊驚呼,噢,我的天,原來是大巫血脈,這可是真正的自家人了!

不過,僅僅一個修士,會是外邊那些鋪天蓋地的屍巫的對手嗎?

該不會被活活毒死,或者是活活被震散在空中吧?

格虛王和女禮等人也沒有參戰,他們上去,幫助並不是很大,而且,他們覺得,孫豪應該不會單憑刑天戰軀去戰鬥。

情報之中顯示,孫豪已經收復了不死陰魂一族的頂尖精銳金柳衛,想來,如此戰鬥,孫豪就會讓金柳衛出戰才是。

遠遠躲開的安德維也是這麼想的。

而且,安德維是知道金柳衛出手的後果的,金柳衛從射程到貫穿,完克屍巫。

屍巫遭遇金柳衛,就是遭遇天敵。

赤月魔窟裡邊的戰鬥,已經讓安德維知道,此戰的唯一結果就是自己的屍巫大軍被消滅得一乾二淨。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自己沒有點破屠龍局的事,其實就是希望那幾個老傢伙能夠把主子逼到上虛去,到時候,自己就可以在中虛稱王稱霸。

可誰知,最後的結果是主子把幾個老傢伙一鍋端了。

武閑郎也說了,主子對自己的表現很不滿,那麼自己就真的需要把這些積攢下來的屍巫拿來讓主子消氣了。

話說,自己的神魂烙印已經深深地印在了主子的一品紫金帶上,想跑都跑不了,只能乖乖認罰。

此戰,主子只要亮出金柳衛,自己的隊伍馬上就會潰敗。

讓格虛王和安德維都沒有想到的是,孫豪並沒有動用金柳衛的打算。

刑天巫魄手握碎天錘,出現在龍崖前方之後,身軀猛地一震,仰天一聲咆哮。

從刑天巫魄斷裂的頭顱上,飛出了一隻金光閃爍的大鳥。

這隻大鳥迎風飛漲。

不到十息功夫,已經化為一尊遮天蔽日,翅展上千丈的金翅大鳥,仰天一聲唳叫,跟下邊的刑天巫魄的咆哮聲遙相呼應。

下邊的修士們,又齊齊大驚,不少人問:「這又是什麼東東?好似是從蠻神體內衝出去的。」

有人說:「好大一隻鳥,靠,蠻神身軀裡邊,怎麼能養如此大鳥?」

肉身化為刑天巫魄,化身變為大鵬金翅鳥。

孫豪如此出戰,並不是沒有理由,刑天巫魄跟男女巫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算是巫族真正的大巫血脈,此時出戰,天經地義。

大鵬金翅鳥化身乃是孫豪在男女巫族修行期間所煉化而得,也算是得益於男女巫族,此時出戰,義不容辭。

看到空中的大鵬金翅鳥,還有刑天巫魄,遠方的安德維心中就想了,主子該不是以為就憑這兩具化身來抵擋我的屍巫大軍吧?

如此,怕是主子你想多了,俺的屍巫大軍可不是吃素的。

既然主子你要戰,那就讓你打個痛快,要是一不小心,傷到你了,可別怪我。

神識一動,安德維指揮自己的屍巫大軍向凱爾曼龍崖開始發動猛攻。

一**毒氣彈,向龍崖飛了過來。

格虛王眼中閃過絲絲疑惑,怎麼不用金柳衛出戰?這樣的戰鬥,怕是有危險,不敢怠慢,揚聲說道:「蠻神小心,屍巫的毒氣彈十分蹊蹺,不可硬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