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三零章 兄弟鬩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三零章 兄弟鬩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下虛和中虛相比,有何不同?其中最大的區別,可能還是修士等級不同。

下虛的修士,如若能夠修行到渡劫後期,基本就是。

通常情況下,下虛人族修士渡劫都是千年一劫。

也就是說,下虛人族修士,如若不能晉級分神,基本上很難超過萬年壽元。

除了一些特殊種族之外,實際上,下虛的智慧種族修士,也很難逃脫同樣的限制,也就是,萬年太長,對下虛修士來說是一個無法逾越的坎。

到了下虛,孫豪才真正地感覺到了什麼叫做滄海桑田。

一萬年太久,下虛的變化,已經讓孫豪完全找不到了自己曾經的足跡。

當年自己飛升而來,化身沉香劍,刺於大石之上,記得那兒燒成了琉璃色,自己以為會長久保持。

可是這一次,孫豪再次出現在飛升的地點時,一眼看去,居然是一片汪洋大海,不知什麼時候,這兒已經淹沒在了海水之中。

潛入海底,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飛升之所,也完全看不到半點自己飛升的痕了。

也或許是自己飛升的時候,有些靈性灑落的緣故,自己飛升之地,居然變成一群強大的海中霸主,長毛海蟹的集聚地,這些橫行霸道的傢伙,在這裡繁衍生息。

孫豪搖頭輕嘆,沒有打擾這群小傢伙,繼續讓它們自以為老子天下無敵,在這周圍耀武揚威。

曾經的邊荒古塞如今也已經成了一個巨大港口城市,孫豪行走其間,已經找不到了姬家堡的任何痕,唯一有點昔日痕的就是,此地依然有姬姓後裔在活動,而此地依然是人族管轄的區域。

姬家,小青,如雪,姬啼柳等都真正地隱藏在了自己的記憶之中,人世間,已經沒有了多少她們存在過的痕了。

飄然而去,離開了自己飛升而來的第一站,孫豪的心中湧上了淡淡的唏噓。

修為越是高深的時候,記憶越是良好,這些好似昨天發生的故事,恍然之間,已然萬年,那些事,那些人,早已經淹沒在歷史之中,那些故事,早已經消失在時間之中,也或許,在許多人的眼中,更多人的認知當中,自己本身就是虛幻的。

要不是自己已然存在,誰知道自己存在過呢?

第二站,姬家東城,城市的位置,已經變了。

變出去老遠老遠,規模也比以前大得多了。孫豪放出神識在地面一掃,居然在地下找到了一個個曾經存在的城市的廢墟土層。

不錯,現在這座玄武城,是建立在一座座曾經廢棄的城市或者是毀掉的城市之上的城市。

不同的土層之中,有不同時期城市的遺,孫豪數了數,居然有六七層之多。

而這其中,孫豪那個年代,姬家曾經活躍的年代的城市,因為太久遠,在最低層都沒能找到絲毫存在的痕了。

沒有存在的痕,這就是現實。

再度行走下虛,給了孫豪完全不一般的感覺。

一種白雲蒼狗,滄海桑田的滄桑感,悠然湧上心頭。這種感覺在中虛的時候,孫豪體悟並不是特別的深刻。

因為孫豪的身邊,還有著許多渡劫之後的修士,壽元悠久,因為孫豪掌管的人族聖地依然在飛速發展,面積雖然在擴大,自己感覺變化並不多。

所以,萬年過去,孫豪感觸並不深刻。

如今,在修士輪迴更快,時代變遷節奏更快的下虛,孫豪才真正感受到了大道的無情,才真正感受到了時間的滄桑無奈。

這些地方,不是仙山的地方,變化真是太大太大,要不是孫豪記憶深刻,根本就找不到地頭。

帶著深深的唏噓,孫豪直奔自己在下虛的母宗,凌天劍派,也不知道劍派如今怎麼樣了,還有沒有自己的熟人?

姬家在劍派又會如何?

凌天劍派應該變化不大吧?孫豪帶著絲絲期許,向凌天劍派的方向如飛而去。

進入凌天劍派的範圍之內,孫豪感受到了劍派的大陣氣息,讓孫豪疑惑的是,現如今劍派的大陣居然完全開放,而且,劍派之中,劍光衝天,表示裡邊並不安寧。

孫豪心中訝異萬分,居然還有種族或者是什麼門派不長眼,殺入劍派之中嗎?

凌天劍派乃是孫豪的母宗,這個在人族高層是人所周知的事,任何一個駐守下虛的分神修士,下來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凌天劍派走一走,沾沾人祖的仙氣。

按照孫豪的想法,除非是下虛人族面臨滅族大劫,怎麼也不會有種族殺到凌天劍派。

下虛分神大能幹嘛吃的,人族凌天劍派如此大亂居然也沒人來管。

帶著絲絲疑問,孫豪橫空而來,飄然而立,站在了一座座高高的劍峰正上空。

神識一掃,孫豪的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劍派劍氣衝天,的確是在戰鬥,兩個陣營的劍士斗得不可開交,雙方也的確是在動真格,完全沒有留手的打算。

同時,凌天劍派的戰鬥也並不是沒有人過問,一個分神大能正一臉苦澀地飄立空中,跟一個話。

兩人的神情都是一樣的無奈。

下邊的戰鬥,兩個老傢伙可以插手,但是插手了又能怎麼樣?

孫豪神識一掃,也基本上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下邊戰鬥的雙方,都是凌天劍派自己的修士,不僅僅如此,戰鬥雙方的領頭修士都還是姬家修士。

兩個領頭修士,還是姬家同胞兄弟。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如果是其他宗派或者是其他種族的修士進攻凌天劍派,自然有人族高層出面幫助凌天劍派度過難關。

但是凌天劍派現在這種戰鬥方式,卻真正不是人族分神大能好插手的。

開打的雙方都是沉香老祖當年在下虛的本家修士,而且地位相當,修為伯仲之間,就連他們麾下的戰士實力,也是差不多旗鼓相當。

人族分神大能怎麼去幫。

跟老龜商議之後,兩個鎮守者最終決定讓他們兄弟去打,到最後,誰打贏了,他們就扶持誰。

孫豪此次返回下虛,遇見此戰,說是偶然,其實也算是必然,這幾十年的時間裡,姬如東和姬向南所屬為了爭奪祖地,基本上是每年都有大戰,一打就沒完沒了。

實力相當,誰都不服氣,自然就是如此了。

兩分神大能不得不隨時關注著兩個小子的戰鬥,生怕他們毀掉了不該碰的東西,比如凌天劍派之中的老祖雕像。

孫豪來的時候,就是這種戰鬥日常。

兩派劍士正斗得起勁,正殺得捨生忘死。

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一聲清朗的呵斥之聲:「兄弟鬩牆,成何體統?哼……」

以前,凌天劍派也曾經遇見過類似的情況,有大能修士要插手劍派內鬥,但最終還是不了了之。

這一次,大家也就沒怎麼留心,還是照打不誤。

孫豪心中發怒,袖子輕輕一擺,巨大無朋的壓力從天而降,所有凌天劍派修士齊齊跪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來了。

就連天空之上觀戰的兩個分神大能,也撲通撲通地掉落在凌天劍峰之上,一臉駭然地跪在了地上,嘴裡高聲喊道:「拜見老祖,老祖息怒……」

孫豪沒有搭理他們,身軀拔空而起,騰空來到了凌天劍派正上空,一朵七彩劍座蓮花冉冉升起,飄在了他的身下,輕輕撫摸了一下劍座蓮花,遙想當年劍派劍王並世暢所欲言的場景,孫豪心中不由一嘆,回不去了。

現在的劍派,怎麼變成了這樣?親兄弟都動手,真是徒亂人意。

凌天劍峰之上,兩個修士一左一右,從下邊升起,一個修士手持一副畫像,嘴裡朗聲說道:「本座姬如東,秉承老祖衣缽,來者何人,還不速速離去,不得干涉凌天事物……」

另一個修士則手持姬啼柳靈牌,也不甘示弱地跑了上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