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三一章 一分為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三一章 一分為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修士也大聲喝道:「本座姬向南,本座才是真正的姬家祖傳,老祖後裔,來者何人,請不要干涉姬家內務……」

兩小子都打著自己的旗號,難怪兩分神也無可奈何!孫豪心中頓時哭笑不得。

兩小子的神態,還都是倨傲無比,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高昂著自己的頭顱,都完全沒拿正眼瞧孫豪。

孫豪一聲冷哼,嘴裡說道:「睜大你們的雙眼,認真看看本座是誰,還有,凌天劍派的劍座蓮花怎麼不用?凌天劍派不是姬家的劍派,劍座議事的傳統,什麼時候給丟了?」

手持畫像的修士朗聲說道:「無論你是誰,不管你是不是人族修士,看到我手中的老祖畫像,最好都恭恭敬敬給我叩跪安,要不然,一會你準會吃不完兜著走……」

孫豪心中惱怒,嘴裡一聲暴喝:「狐假虎威,好你個不成器的小子,重罰你三十大棒。」

伸手一招,畫像落入手中。

二話不說,斗天棍飛了出去,把這修士壓在空中,啪啪啪……一連串的棍子敲了下去。

這修士實力不弱,渡劫後期,戰力可能直逼分神,但是在孫豪手中,還真是完全不夠看。

一通棍子,讓他根本就無法防禦,直打得他哭爹喊娘,皮開肉綻。

另一個修士一看,情況有點不對,趕緊認真打量了一下孫豪,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趕緊地,恭恭敬敬跪倒在了空中,嘴裡高聲叫到:「不孝後輩姬向南拜見老祖,老祖英明,姬如東他假借老祖威儀,壞我凌天綱常,還請老祖將其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孫豪一聲冷哼,伸手一招,姬啼柳的靈牌落入手中,嘴裡冷冷說道:「你們兄弟二人,是半斤對八兩,兩個都有,各打三十大棍……」

姬向南嘴裡一聲驚呼:「老祖息怒,弟子再也不敢了。」

不管你敢不敢,孫豪都照打不誤。

啪啪啪,姬向南也皮開肉綻之中。

嘴硬的姬如東被斗天棍壓在空中的時候,已經看清了孫豪,日夜抱著孫豪的畫像,自然不會認錯人,看到居然是老祖當面,哪裡還敢調皮?也乖乖地挨棍去了。

打完兩個不孝後輩,孫豪又是一聲冷哼,嘴裡說道:「老龜,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凌天劍派出現如此大的問題,你居然不聞不問,讓他們兩個去鬧,輕饒不得……」

老龜跪在空中,嘴裡高聲說道:「大人息怒,此二人有些來歷,又是老祖後裔,老龜我也奈何他們不得,只能由得他們去鬧了……」

有些來歷,老祖後裔,老龜也奈何不得?

孫豪才不管那麼多,把老龜和旁邊那個修士也給摁在了空中,一通棍子打了下去。

孫豪的棍子可不是那麼好挨的,天空之上,四位可以說是冠絕下虛的修士一陣嗚呼慘叫,血花四濺之中。

挨打這會兒,老龜倒是基本把情況給孫豪說道清楚了。

準確來說,凌天劍派鬧成現在這個樣子,其實乃是大勢所趨。

隨著孫豪在中虛的威勢日益隆盛,下虛凌天劍派的氣勢越來越旺,已經成為下虛獨霸一方的強大劍派,裡邊修士高手如雲,實力滔天,地盤也一擴再擴,幾乎是達到了其能夠膨脹的極限。

這些年來,凌天劍派的展,已經出現了尾大不掉,人族不好管轄的局面,凌天劍派的劍祖都有點不聽招呼了。

也就是說,凌天劍派的展其實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狀態。就在這種狀態之下,代表凌天劍派氣運和實力的神劍和凶劍突然在某一刻消失不見。

劍派上下大驚,到處尋找,不見蹤跡。

沒過多久,凌天劍派姬家也就是沉香人族的本家飛崛起兩個青年修士,一曰姬如東,一曰姬向南,兩人都是天生的劍者,天生的劍骨,修行劍道奇快無比。

但兩人天生就是死對頭,小時候就相互爭鬥,誰看對方都死不順眼。

在修行的過程之中,兩人各自匯聚了一些人在身邊,各自統領了一幫劍士在身邊,開始了爭鬥。

老龜開始還能攔得住,但沒過多久,兩人的實力已經過了老龜,再加上兩人都搬出了孫豪的旗號,老龜也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整整上千年,老龜這才逐漸明白過來,凌天劍派在下虛的展遭遇了真正的瓶頸狀態,要想進一步展,要麼是一分為二,要麼是神劍凶劍合二為一。

姬如東和姬向南疑似神劍凶劍的轉世之軀,二者爭鬥,實際就是為了決斷凌天劍派的展方向。

怎麼說呢,兩小子扯著自己的虎皮,斗得不可開交。實際上,消磨的乃是凌天劍派自身的力量,自身的積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就是消磨著凌天劍派的時間。

凌天劍派的展已經遭遇了阻礙,已經越了下虛宗門應該有的範疇了嗎?

孫豪看著跪倒在空中的四位修士,再掃了一眼凌天劍派上下,那些成千上萬,戰鬥之中的修士,心中突然升起一種意興闌珊的感覺。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任何事物盛極而衰。

過去,孫豪並無切身感受,可是現如今,看到凌天劍派的狀況,孫豪突然有了一種感覺,那就是無論自己現在把人族提升到什麼樣的高度。

很有可能,自己一走,人族就會盛極而衰。

實際上,軒轅紅刻意營造的那種平分秋色的兩大陣營,就跟凌天劍派現在的狀況十分類似。

不同在於,自己還在中虛,能夠一言九鼎的讓中虛人族按照自己的意志展。

但若是自己不在中虛了呢?誰能主宰中虛人族的展方向?

哪怕是自己的幾大弟子,怕是也並不是鐵板一塊吧?而雙面巫神、血污王這些老牌修士,也跟自己的弟子們走得並不是很近。

如今人族上下齊心,可等自己破虛而去之後,又會是什麼結果呢?

或許,自己建立起來的輝煌王朝,自己建立起來的鼎盛人族大勢,用不了多久,就會分崩離析。

那麼,這個難題有沒有辦法破解呢?

孫豪盤膝坐在劍座蓮花之上,眼望高空,久久不得要領。

良久之後,孫豪長長地一聲嘆息,嘴裡朗聲說道:「任憑無敵天下雄,也是難管身後事,罷了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管得了一時,難管一世,算得准千年,難算萬年,謀得了萬年根基,最終也擋不住時間……」

幾個修士齊齊叫了一聲老祖。

孫豪挺身而起,哈哈大笑:「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哈哈哈,我又何必管那麼寬呢?」

姬如東趴在地上,大聲喊道:「老祖,我錯了,你可不能不管我的,以後我改就是……」

姬向南十分難得跟兄長取得了一致意見,也叩大叫:「老祖,你可不能不管,凌天劍派如今騎虎難下,就等老祖你決斷……」

孫豪搖頭,嘴裡朗聲說道:「大勢所趨,決斷個什麼?你們相互之間爭鬥不休,難分高下,那就不要鬥了,也就不要非分出一個正統與否了,你們分開就是,哈哈哈,凌天劍派,即日起,一分為二,一曰東劍;一曰西劍,你們兩人,各領一方,都算是我嫡系,去吧,日後怎麼展,還看你們自己的造化……」

孫豪嘴裡一聲輕嘯,沉香劍飛空而來,一劍劈下,正中凌天劍峰,巨大的劍峰應劍而裂,轟的一聲,一分為二。

衣袖一擺,沉香劍空中盤旋,飛空而舞,噗噗噗……一連串的劍影射入凌天劍派大陣之中。

轟隆聲響起,整個凌天劍派在沉香劍影之下,分成了均等的兩邊,正中間,則是一片虛空,中間充斥著沉香劍上噴吐出來的強大劍意。

孫豪緩緩說道:「你們現在滿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