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三四章 小紅的觀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三四章 小紅的觀點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推薦好友新書,武俠宇宙美食家,星際爭霸之古武未來。

下虛走了一趟,孫豪心中的計劃逐漸完整。

下虛的修士輪迴很快,修士的更換速度更快,下虛的現在未尚不是中虛的將來。

原本孫豪是打算將中虛人族捏成一團,形成高度集權的統一體,凝心聚力,讓人族大發展大繁榮,可下虛走了一趟之後,孫豪豁然知道,哪怕自己謀划再好,管得再寬,都有時過境遷的一日。

說不定,自己管得越多,對人族的將來可能也越是不利。

自己留給人族什麼最好?孫豪開始思考這樣的問題,什麼才是真正的萬世根基?

地盤不是,疆域不是,哪怕自己給人族再立一座聖山,估計也不是。

傳承算是一項,記得自己創造他心通體術的時候,得到了氣運之力的加持,那也就是說,自己開創的這個傳承足以對人族形成持續而長久的影響力。

而下虛瞿子陵對戰的時候,施展的,應該就是自己傳下去的一脈修行之術。

沉香學院,已經開到了下虛人族。

瞿子陵應該就是沉香學院出來的優秀後輩。

不過,只有傳承,其實也還不算是真正的古長存的根基,自己真正要傳下去的,真正能夠影響深遠的,可能還是一種精神意志。

只是,精神意志這東西很難說得清楚,自己需要怎麼做才能讓人懂得,讓人理解自己的精神和意志呢?

自己又能留下一些什麼樣的精神和意志給人族後輩修士?這些對孫豪來說,都是值得思考和探索的課題。

也或許,孫豪覺得自己完全可以不管那麼多,按照自己的原計劃,完成在中虛人族的布局即可,所謂兒孫自有兒孫福,自己管那麼多幹嘛?

孫豪飛身而起,返回中虛,只不過直到孫豪回到西崑崙,返回昆虛宮,依然沒能得到相應的答案。

孫豪感覺自己身上的精神和性格就跟自己的九大修行體系一般,屬於一種比較複雜的融合體,需要給人族後輩留下什麼,真的需要認真思考。

回到昆虛宮,盤膝而坐,良久之後,孫豪招來了軒轅紅。

看著跟以前相比變化不大,雙眼依然有點迷糊的軒轅紅,孫豪的心中湧上淡淡的溫馨,這些年來,軒轅紅默默地跟在孫豪的身邊,為孫豪管理著須彌凝空塔,為孫豪謀划著一些大事。

可以說,有了軒轅紅,孫豪才有了更多的修行時間,很多東西,都是軒轅紅在幫助孫豪查漏補缺。

軒轅紅進來之後,對孫豪展顏一笑。

兩人心意相通,基本上,只要孫豪心中有個什麼想法,軒轅紅馬上就能感知得到。

感知到孫豪的困惑之後,軒轅紅輕笑著說道:「豪,其實這些東西,閑朗已經安排人在做了,關於人祖的事,沉香學院都一直在教育,閑朗編了專門的教材,在沉香學院之中傳播,已經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人族的後輩修士。」

孫豪微微頷首,嘴裡說道:「這應該是你和閑朗、智痴幾個商議之後的結果吧,有你幫忙,我還真是輕鬆了不少。」

軒轅紅抿嘴笑著說道:「這些其實是小草在做了,她對這些事十分上心,千方百計要把你塑造成為一尊真正的神明一樣的人物,有點矯枉過正。」

孫豪愣了一下說道:「芊芊?他是不是也在乘機宣揚她的教義,組織她的教會呢?」

軒轅紅點頭說道:「不錯,芊芊覺得,人族需要信仰,需要崇拜,所以,她暗中發展了教會,以你為真神,在吸納一些成員。」

孫豪眉頭皺了皺說道:「我不提倡大範圍發展教會,也不希望人族發展出狂熱崇拜,這跟我的理想和初衷有點違背。」

軒轅紅的小臉上,露出絲絲迷糊表情,嘴裡說道:「有的時候,也就隨她去了,反正她也不可能真正統一所有人的思想,多一個組織,也只是相當於多一個宗派而已,女兒要玩,隨她去吧,再說了,我們也不可能管她們一輩子,再說,小草也已經老大不小了。」

孫豪問了句:「芊芊還沒成家?」

軒轅紅嘆氣說道:「那丫頭,眼界高,說什麼天下大局未定,何以為家,我看他已經修成分神,壽元也還悠遠,也就沒有催她。」

孫豪眼珠子一瞪:「像什麼話?什麼叫天下大局未定?如今我人族春秋鼎盛,她老子我已經成了天下共主,多少種族都在用我人族沉香年號,她怎麼就還不找個道侶?也好多個管束。」

軒轅紅迷迷糊糊地說道:「你對我瞪眼睛沒有用啊,你自己去跟小祖宗講,我總不能把她綁進洞房吧?」

孫豪吹鬍子瞪眼睛,半響之後,發現自己還真沒有特別好的辦法,任憑自己修為通天,手段絕世無雙,在有些地方,貌似也有力無處使。

得,原本是讓小紅來給自己出主意的,結果鬧出了第二檔子自己無法解決的難題。

原本以為自己無所不能的孫豪,頓時產生一陣無力感。

軒轅紅看看有點鬱悶的孫豪,輕聲說道:「豪,有些事,其實我們不用太精明,難得糊塗豈不更好?」

孫豪問道:「人族大勢也能糊塗?」

軒轅紅低聲說道:「糊塗一些又能如何?真正搞明白了,不一定就是好事。」

孫豪微微一呆,嘴裡問道:「舉個例子來說明一下。」

軒轅紅斟酌了一下自己的措辭,然後悠悠說道:「豪,你覺得一個種族是思想解放點好,還是思想頑固點好?」

孫豪想想說道:「應該還是思想解放一些更好,畢竟思想頑固就意味著不懂變通,就意味著思想僵化,這樣的種族,恐怕是很難在中虛萬族之中長久立足的。」

軒轅紅低聲說道:「是的啊,思想解放一些更好,那麼我跟你說,要想思想解放,很可能就會遭遇一些你想也想不到的難題,比如說,不能用你的精神去統領一切,不能用你的意志去左右局勢,要不然,就會禁錮人的思想。」

孫豪微微點頭,明白了軒轅紅的意思所在。

軒轅紅是在側面告訴孫豪,可以給人族傳下一些精神意志,可以給人族留下一些有用的財富,但是,卻不能強行把人族修士都塑造成自己一樣的模子,那樣的話,人族可能就真正的危險了。

孫豪還在回答這個問題。

軒轅紅嘴裡又說道:「豪,我再問你一個問題,一個種族是講誠信好呢?還是不講誠信更好?」

孫豪素來就是一個誠信立世的典範,聞言馬上說道:「自然是要講誠信了,人無信而不立,這個又有什麼問題嗎?」

軒轅紅雙眼之中,也閃過絲絲迷惑,嘴裡說道:「那麼我要告訴你的是,一個種族,如若提倡解放思想,那麼很有可能就會滋生各種不講誠信的行為。」

孫豪一呆:「解放思想和講誠信應該並不是對立面吧?」

軒轅紅搖頭:「不是對立面,但卻是有點相勃,解放兩個字,本身就是一個破的意思,也就是需要破除固有的思維的意思,而講誠信的講字,其本身就有一個固的意思,也就是必須固守一定的規矩的意思」

軒轅紅沒有說完,孫豪已經徹底明白了她的意思。

在現實之中,種族的思想如若十分開放,那就各種思潮都會出現,而這些之中,很多都是破除固有思維的,講誠信卻要求大家按照一定的規範去運作,其中自然有些矛盾。

那麼,孫豪疑惑了,到底是要解放呢?還是講誠信,講規矩呢?

軒轅紅半天之後,悠然說道:「這個問題我也思考了許久,最後的結論其實就是需要允許這各種各樣的矛盾存在,而作為一個種族,需要的,就是在這中間找到其中的平衡點」

什麼東西都不是絕對的嘛,是不是?孫豪陷入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