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四四章 又是一年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四四章 又是一年春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南園春半踏青時,風和聞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長蝴蝶飛……」又是一年春分到,又是一年百花開,葯谷裡邊春意盎然,勃勃生機。

春分,春意融融,大好時節。

同時,對葯族而言,春風也是養生祭祀,生髮的大好時節,葯族守問至真要大論》有云:「謹察陰陽所在而調之,以平為期……」

說的就是春風之時,陰陽平衡,極為適合葯族修行,極為適合葯族進行許多重要的祭祀。

春分者,陰陽相半也,故晝夜均而寒暑平。

對葯族來說,春分是個極其特殊的節日,古老相傳,春分前後,葯族有著特殊的讓虛界萬族印象十分深刻的三大習俗。

其中有些習俗已經隨著虛界萬族的相互交融而流傳了出去,成為虛界萬族共同的有趣習慣。

比如說「豎蛋」,每年春分時節,虛界萬族都有不下億萬人在玩豎蛋的遊戲。

豎蛋,玩法簡單易行且富有趣味:選擇一個光滑勻稱、剛生下四五天的新鮮雞蛋,輕手輕腳地在桌子上把它豎起來。

豎蛋者,失敗者頗多,但成功者也不少。春分成了豎蛋遊戲的最佳時光,故有「春分到,蛋兒俏」的說法。

相傳,豎蛋一旦成功,那麼就象徵著豎蛋修士在這一年之中會有著極其特殊的收穫,說不定就會成為一生的轉折點。

所以上,對葯族修士來說,豎蛋乃是十分虔誠的一件事。

豎蛋之前,修士需要沐浴更衣,虔誠祈禱。

豎蛋之時需要認真挑選雞蛋,而且,豎蛋的時候,絕對不用任何修士的手段,都絕對是如同平常凡人一般,虔誠地嘗試。

通常情況下,一個修士,在春風之日朝陽之中,開始豎蛋的儀式,一般每個修士都有三次豎蛋的機會。

只要一次能夠豎蛋成功,就意味著今年的機緣會相當不錯,此乃天意所授。

據說春分豎蛋極為靈光,所以上,虛界萬族很多種族都會選擇這一日來一場豎蛋的遊戲。

當然,對於不同的種族而言,對於不同的大域而言,春分的時間是略有不同的。

有的種族的春風季節,和葯族的春分恰好相反。

當然,也有的種族,比如說那些生活在全火域,全水域之中的種族,是壓根就沒有春分這一說法的。

春分流行的種族,恰恰就是那些居住在四季分明的大域之中的種族,人族也是其中之一。

春分季節,葯族除了豎蛋這個流傳極為廣泛的習俗之外,還有放風箏和春祭兩個重要的習俗。

這一日,堪稱是葯族的風箏大比武,什麼王字風箏,鰱魚風箏,眯蛾風箏,雷公蟲風箏,月兒光風箏等,層出不窮,其大者有幾丈高,小的也有二、三尺。

這一日放風箏大多數都得自己扎,修士也不例外,放風箏的時候,不能施展手段,還要相互競爭看哪個的放得更高更遠,據說,風箏放得最高的修士,往往也就能得到葯神的青睞,說不定就會被葯神看中,收為弟子。

葯族之中,春祭跟前面兩大習俗略有不同。

葯族認為:「分者,黃赤相交之點,太陽行至此,乃晝夜平分,所以需祭日。」

祭日不能亂來,必須得講規矩,葯族有「春分祭日,秋分祭月,乃國之大典,士民不得擅祀」的說法,也就是說,只有真正的大家大族或者是立國之邦才有資格春分祭日。

要是不夠資格,勉強祭祀的話,說不定就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到時候不僅僅得不到葯神的祝福,反而會被葯神責怪,降下災禍。

靖瑤葯城,是一個小山城,裡邊生活著不同的葯族分支。

靖瑤二字,就是安靜珍美的意思,也就是說,這是一個安寧祥和的小城。

葯族的取名習慣跟人族略有不同,通常情況下,葯族的名字都是由兩部分組成,四個字,前面兩個字一般都用部落圖騰來代替,比如說什麼植物,比如說什麼花之類的;後邊兩個字才是葯族的出生宗族和分支姓氏。

比如說丹丹阿烏,小女孩的前面兩字表示她出生於紅丹丹的家族,有可能祖上是牡丹花也不一定,代表了她家族的圖騰,阿烏則是表示她這個宗族的姓氏。

其實這種姓氏是相當複雜的,別看是兩字,代表了許多意思,阿烏,那是女孩子才有的姓氏,相對應的,有什麼樓衣,嘿跨等姓氏那就是男孩子的姓氏。

總之一句話,今年是丹丹阿烏的成年之日,也是她一生之中,最為重要的一個春分。

小城之內的幾個葯族姓氏,阿族和黑族等都是小姓,單獨來說,是沒有資格舉行祭日活動的資格的。

但是幾個種族合併在一起,每年春分季節,共同在小城內的日壇舉行祭祀活動,倒是基本符合了葯神的意願,每年都能得到一定的祝福。

祭日的議程相當莊重,用奠玉帛,禮三獻,樂七奏,舞八佾,行三跪九拜大禮……丹丹阿烏在靖瑤山城的五十多個成年少年之中,恭恭敬敬,跟隨藥師一起,祭奠春分之日。

這是一個祈福儀式,祈求葯神給予新生的,多災多難的葯族後輩們更多的祝福和保佑。

葯族在虛界的確是個多災多難的種族,更多的時候,葯族的後輩還沒成年,還是幼生期的時候,就已經被人連根拔起,刨去當靈藥煉丹或者是煉製藥劑去了。

就算是誕生了靈性的靈藥,明顯有了神智和意識的靈藥,也會有其他種族的修士為了煉丹,為了修為的進步,或者是突破瓶頸,而偷偷摸摸跑來擒拿葯族修士拿去煉丹。

葯族真正在虛界立足,擺脫被煉丹煉藥的命運,也是沒有多長的時間,功勞都是葯神以及圍繞在葯神身邊的那些強大的葯族先賢。

是他們,戰勝了一個個窺視著葯族的大能修士,給葯族撐起了一片安寧的天空。

要不然,也斷然不會有丹丹阿烏生存的這樣安寧的小山城。

葯族的修行,也逐漸形成了體系,葯族也逐漸出現了更多的分支,大量的葯族修士,逐漸成長起來,成為中虛萬族之中一支不弱的力量。

當然,葯族之所以能夠生存得滋潤,也跟遠古之森特殊的環境有關,這一片傳承自遠古的森林之中,生活著樹族,長耳族等一些熱愛森林的種族,他們雖然也會用藥族來治療疾病,但大多數時候都是相互並存的共生關係,並不會竭澤而漁。

春分祭奠春日之後,靖瑤山城新成年的孩子們開始了放風箏和豎蛋遊戲。

這是孩子們測試成年之後的運氣,判斷誰在成年之後能夠獲得一些什麼樣的機緣的重要的標準。

葯族孩子成年是相當重要的年份,這一年,新成年的修士都必須選擇自己本命靈株或者是守護靈株。

一個葯族身邊伴生的靈株好壞,直接決定了修士將來的前途和命運。

靈株質量高低,品質好壞還得看機緣,不過歷史記載以來,修士成年禮,尤其是放風箏和豎蛋,基本就能知道一個修士的發展潛能了。

放風箏是第一項。

這一項真正考驗的乃是幾個方面的因素,其中包括後天的努力,機遇的好壞。

丹丹阿烏心靈手巧,十分認真地編製了一個巨大的風箏,並多次練習,期望能夠在此次成年禮上奪取好成績。

葯族長老一聲令下,丹丹阿烏摻雜在眾多的修士之中,開始操作自己的風箏,向上飛起。

丹丹阿烏自以為自己的風箏,已經相當厲害,可是看到同伴那些長達七八丈的風箏之後,丹丹阿烏髮現自己的風箏個體只能算是中等。

而且,丹丹阿烏髮現自己的位置,也在五十個孩子的邊緣,通常,這地方都是那些資質稍弱的孩子所在區域,也是那些家族實力不強的孩子所在的區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