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五五章 做夢而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五五章 做夢而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做夢也有連續劇情,這也真是稀奇。

自從夢境之中出現了那個叫丹丹阿烏的小女孩之後,孫豪發現,自己的夢境居然隔三差五地夢見這個小女孩。

好吧,夢就夢吧,就當是體悟自己的人生。

做夢而已,喜歡怎麼來那就怎麼來,這個夢相當的真實,栩栩如生,就好似是真的似的。

尤其是裡邊的人物性格,人物形象什麼的,塑造得那叫一個自然,讓知道做夢的孫豪自己也佩服不已,自己的入夢**是越來越強大了。

做夢而已,怎麼順當怎麼來,而且,所謂夢由心生,自己有的時候,不需要動用手段去改變夢境的進程,就能體悟到夢的變化。

比如說,自己發現這個葯族小女孩的體內發育並不完全,胚胎髮育得並不好,於是乎,夢境之中,自己化身的小葯苗就開始吸收星辰之力,給她潛移默化地改善體制。

比如說,自己發現小女孩的真元質量真是夠嗆,於是乎,夢境之中,自己化身的小葯苗就開始過濾她的真元,將她的真元進行更好的凝練。

比如說,自己發現小女孩晚上居然呼呼大睡,完全沒有休息的意思,於是乎,小葯苗就把自己的清心訣傳了過去。

做夢而已,傳些修行之術,也沒啥。

做夢而已,不用太小氣。

對了,就是這種節奏,隔三差五夢見小女孩,那就隔三差五給她一些小驚喜,她的心情一好,自己的這個夢境就可以變成美夢了。

對,就是這種節奏。

身為一個老怪物,孫豪覺得,童心未泯那是自己最大的福氣,自己不愧是有史以來最為年輕的中虛王者,不愧是有史以來進步最快的合體大能,估計也只有自己,才會有著這種遊戲人間的心態而不用心急火燎,屁顛屁顛地跑去修行去了。

對了,也不知道本體意識跑去幹啥了?封閉了五感,封閉了去向,也封閉了所有信息,作為一縷分神居然都不能感知到本體意識的存在,孫豪感覺也是醉了。

本體意識真是夠狠的,又夠絕的,一定在憋大招吧!也不知道最後會憋出個什麼招式出來。

跟以往的夢境不同的是,這一次的夢老是連續劇情,比較有意思,孫豪的這一縷分神也就關注得稍稍多了一些,不知不覺地給透露了許多好處出去。

孫豪覺得,這也正常,自己身為絕世大能,都夢見自己化為小葯苗了,不給身邊照顧自己的小女孩一點甜頭,真是有點說不過去。

丹丹阿烏陷入了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之中。

這狀態,好似是自己遇見了絕世老前輩,神不知鬼不覺地,就給自己傳了一大堆修行之術,對,睡夢之中傳過來的。

自己身體之內的狀態也一直在改變,真元始終在凝練,體質也一點點在改變。

體制的改變一日兩日看不到效果,日積月累那可就是相當可觀了。

丹丹阿烏髮現,自己的經脈越來堅韌,越來越寬,自己的丹海面積也是越來越寬廣。

而自己的真元,怎麼說呢,丹丹阿烏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很多時候,她都感覺自己的真元已經無比地厚實了,無比地凝練了,感覺這世上沒有修士能夠有自己這般凝練的真元了。

可是接下來,她豁然發現,自己修行之後,真元還在凝練,還在精華,這樣子,就好似是沒有止境一般。

結果就是一年兩年,三年四年,一直上十年,她的修為都在原地踏步,沒有絲毫長進不說,好似還有點倒退的跡象。

十年時間,是安圖騰的小考時間。

丹丹阿烏心中突然有點擔憂起來。

自己這十年,可以說是沒有任何進步,雖然這十年自己已經很努力很努力,但是毫無疑問,就自己的修為來說,好似還有點倒退的感覺!

要不是自己的丹田之中漂浮著一株十年以來也沒有什麼多動靜,沒有什麼進步的小松苗,丹丹阿烏還以為自己都沒能成年呢!

可是小考就要到了,自己應該怎麼辦?

據說,安圖騰的小考十分嚴格,一旦小考不過,搞不好就會被遣送回原籍。

辛辛苦苦修行十年,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丹丹阿烏的心中充滿了苦澀。

眼看距離小考就幾個月的時間了,丹丹阿烏真的是急了,也沒心思修行了。

這一日,端坐在自己的房間之內,丹丹阿烏又亮出了手中的小葯苗,用手輕輕摩挲著他的樹枝樹葉,嘴裡喃喃地說道:「小葯苗啊,小葯苗,十年來,你我一起,辛苦修行,可是我的修為不見漲,你的個頭也不見長,我們真的很般配啊,或許,我們不久之後,就要回去了……」

小葯苗有了靈性,枝葉輕輕地摩挲著她的掌心,好似在安慰她似的。

丹丹阿烏出神地望著窗外,望著那一輪明月,望著那星光點點的星空,嘴裡又輕聲說道:「小考要考修為,要考煉丹,要考辨識藥草,可是我除了辨識藥草十分努力之外,沒有任何煉丹基礎,修為也是毫無進展,對不起,小葯,讓你失望了,跟著我,你沒有前途……」

月光之下,星光之中,小葯苗舒展開了自己的樹葉,輕輕地搖曳,好似在隨著風兒,慢慢地起舞。

出神的丹丹阿烏不知不覺,就這樣伸手拿著小葯苗,進入了一個十分奇怪的夢境之中。

一個滿面笑容,好似大哥哥般的青衫修士,出現在了丹丹阿烏的面前,開始給她傳授煉丹之術。

丹丹阿烏髮現自己好似來到了一個奇特的,寫著葯字的房間之中,裡邊有著數之不盡的藥材,可以讓自己盡情地揮霍,可以讓自己盡情地煉製。

過了一會,丹丹阿烏髮現自己好像又來到了一個滿是大風的世界,自己的手中,出現了一把桃木長劍。

劍在手中,人在風中,領悟著風兒的意境,體悟著風的奧秘,隨風舞劍……

不知不覺,一覺醒來,天色已然大亮。

丹丹阿烏擺擺腦袋,感覺這一晚,自己的夢真是太真實太真實了。

就好似是真的似的。

做夢而已,不能當真啊!

夢境再好,日子還得照樣過,是時候去照顧葯田去了。

提起自己的小葯鋤,丹丹阿烏向葯田走了過去,走進葯田,丹丹阿烏揮舞著小鋤頭,開始鋤草,這樣的勞作,她按照安圖騰的操作規則安排得井井有條。

可是今日,剛剛進入勞作狀態,丹丹阿烏感覺不大對頭了,過去看似很正常的勞作方式,怎麼在今天看來諸多不合理呢?

過去學習的那些培養靈藥的方式,好似很多地方都有改進的餘地。

還有,更讓她感覺奇怪的是,看到葯田裡邊的兩株藥材,她馬上就想到了,如果煉製真元丹的話,那麼這兩株藥材的屬性,應該調製到如此如此的程度,調製的手法應該是這樣的……

這種感覺,十分奇特,好似是真的。

擺擺腦袋,丹丹阿烏把這種荒謬的感覺扔出腦海,開始用心勞作,可是過了一會,丹丹阿烏髮現自己完全沒法好好勞作了。

原因是諸多不舒服,感覺自己正在效益不高地勞作之中,感覺自己完全可以提高勞作效益來獲得更多的修行時間。

更讓丹丹阿烏奇怪的是,自己不召喚從來不出來的小葯苗,今日也破天荒地自己跑了出來,漂浮在自己身軀的前方,不停搖曳,那樣子,好似就是在說:「錯了,錯了,你得改改,你得改改……」

丹丹阿烏無語,做夢而已,要不要如此逼真,搞得跟真的似的,不過,小葯苗都出來了,還是得問問他的意見,單手伸出,讓小葯苗落在掌心,丹丹阿烏低聲問道:「小葯,你也覺得,我應該更正一下勞作方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