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五七章 虎落平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五七章 虎落平陽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女修的意思,丹丹阿烏聽明白了,銀牙一咬,丹丹阿烏低聲說道:「前輩,阿烏賣掉靈藥,是想試一試能否學習一下煉丹術。」

女修掃了丹丹阿烏一眼,臉上露出憐憫表情,嘴裡輕聲說道:「小阿烏,你的想法是挺不錯,的確,安圖騰相當器重煉丹師……

頓了頓,女修繼續說道:「學會煉丹,你的確有資格留下,可是,你應該是從來沒有接觸過煉丹吧?」

丹丹阿烏點點頭說道:「嗯,阿烏決定試一試,前面從來沒有接觸到。」

女修臉色一正,嘴裡說道:「那麼我告訴你,雨禾姐姐我學了三十年,依然只是一個煉丹學徒,現在,你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你覺得可能嗎?」

丹丹阿烏的額頭冒出層層細汗,嘴裡低聲說道:「雨禾姐,煉丹術有那麼難嗎?」

女修雨禾好似在回憶,語氣低沉地說道:「學習煉丹,你首先得有煉丹爐,

得會用火,如若不會火術,那麼你就得到事務堂租用煉丹房,你還得有丹方,還得有藥材,你積攢了十年的藥材,估計很難採購齊全這一些……」

話只說到這兒,丹丹阿烏身後,一個外門男弟子等不起了,嘴裡很不耐煩地叫了一聲:「快點,快點,磨嘰什麼,我都等了一炷香的時間了,都是些什麼玩意兒,這麼慢……」

女修雨禾是個話癆,裡邊不急不忙地說道:「急什麼,小夥子,你趕著去投胎礙…這小姑娘的藥材有點多,我正在計數呢,等不起,你可以去別的地方……」

外門弟子算是安圖騰最底層的修士了,女修還真沒怎麼放在心上,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意思。

那個男弟子被嗆了一下,有點不爽,嘴裡大聲吼道:「你一個執行任務的修士,說好聽點是前輩,說難聽點,其實也就是朽材一枚,別惹得小爺不痛快,惹火了我,小心我讓你在葯山混不下去。」

女修雨禾也來勁了,臉色一沉,嘴裡說道:「小夥子,火氣挺大,不錯,淪落到外門事務堂來做任務,我的本命靈藥的確是沒能覺醒智慧,不過,姑奶奶我倒是想看看,你又有什麼樣的能耐,能夠讓我從這滾出去,今天,我還真不信了,小妹妹,你別急,我慢慢幫你清點藥材,乖乖,你這藥箱可真夠大的……」

男弟子惱了,嘴裡大聲說道:「這可是你自找的,我跟你說吧,我的大哥是內門黃曆黑胯,十大內門弟子之一。」

女修雨禾冷冷地說道:「內門十大弟子,我好怕怕哦。」

男弟子稍稍一愣,沒想到遇見了個硬角,不過馬上又神色一正,嘴裡說道:「你真要逼我動絕招?跟你說吧,我大哥的大哥,乃是核心弟子安部樓衣……」

丹丹阿烏看到雨禾的動作稍稍一僵,很明顯,這個安部樓衣的地位可能真的有點高,鎮住了雨禾姐。

心中一動,丹丹阿烏馬上出來解圍,嘴裡說道:「雨禾姐,麻煩你快點幫我清點一些,算一下我能賣多少葯幣,我還等著呢。」

丹丹阿烏給了一個台階,雨禾馬上回應到:「好的,你稍等,馬上就好,你這藥箱空間蠻大,堆積的藥材小山似的,你真是足夠用心礙…」

雨禾有點話嘮不錯,但真實情況是,她說話的時候,一直在清點丹丹阿烏的藥材,還真是有點多。

外邊的男弟子看到雨禾服軟,得寸進尺地大聲說道:「讓你,快點,磨磨蹭蹭,怎麼辦事的?難怪會成為朽材,就你這辦事效益,能討吃才怪。」

雨禾臉色通紅,咬緊牙關,沒有理他。

安部二字可不是鬧著玩的,在安圖騰之中,最尊貴的修士才能取名安,那些都是嫡系弟子或者是真傳弟子,次之就是安部二字了,帶安部的弟子,那可都是真正的安圖騰高層,雨禾這樣的弟子,得罪不起。

世上的事,通常會因為出場的人物不同而有不同的結果,

丹丹阿烏出現的地方,或者是說她的小葯苗出現的地方,註定不會太平靜。

雨禾儘管忍氣吞聲,承認差一點,不跟人斗,但事情的發展依然不以她的意志為轉移。

就在雨禾即將完成清點的時候,事務堂門口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一群修士走了進來。

領頭的,是一個內門弟子,身穿藍色長袍,身材倒是武武蹬蹬,矮矮胖胖,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進來之後,就對裡邊一伸手,嘴裡說道:「樓衣師姐難得大駕光臨,師弟真是三生有幸……」

說完,這弟子對大廳裡邊大聲喊道:「樓衣師姐駕到,各位師弟熱烈歡迎。」

他的身後,一群修士,正中間一位,身材高挑,一頭長發,一身紫色衣衫。

紫衣,核心弟子的標識。

葯山事務堂很少有核心弟子光顧,他們通常會在更高等級的事務堂交接任務,這個事務堂主要針對的還是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

黃曆黑胯喊完之後,大廳裡邊安靜了一下,然後,不少認識他的弟子,開始鼓掌,掌聲越來越是熱烈,倒是頗有幾分氣勢。

畢竟,對一個內門弟子來說,如若能得到一個核心弟子的青睞和幫助,修行之中,說不定會有一些幫助。

相反,如若是得罪了一個核心弟子,搞不好就會吃不完。

熱烈的掌聲之中,丹丹阿烏身後那個弟子已經小跑著,應向了黃曆黑胯,一臉笑容,站在了他的身邊,高聲喊道:「哥,你來了,小弟黃曆\布,拜見樓衣師姐。」

這傢伙也真是夠拼,當場跪倒在地,就是一個響頭。

丹丹阿烏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叩首的弟子,感覺這種表現,有點超越了自己的認知。

樓衣師姐臉色一沉,嘴裡說道:「起來,起來,大庭廣眾的,叩什麼頭,成何體統。」

黃曆黑胯抬腿踹了他一腳,嘴裡說道:「起來,聽到沒,樓衣師姐什麼人,可沒時間跟你磨嘰。」

黃曆黑布趕緊站起來,點頭哈腰,站在了一邊,十分熱心地說道:「師姐,不知你大駕光臨,前來這葯山有何要事?弟子願意鞍前馬後,為你效勞。」

有個小弟站出來幫自己撐場子,還能如此下得下去面子,黃曆黑胯感覺不錯,給了他一個機會:「師姐需要煉製一些特製的靈丹,需要一些低等的無須麒麟草練手,數量嗎,越多越好,知道什麼地方有嗎?」

無須麒麟草,相對比較偏門的一種藥材,性價比不高,除非是宗門有需求,還真的很少有修士去栽種。

正因為如此,樓衣師姐才找到葯山事務堂來,說實話,她已經找了幾個葯山的事務堂,到目前為止,依然沒能找到足夠使用的藥草。

黃曆黑布稍稍一想,眼前一亮,嘴裡說道:「哥,樓衣師姐,小弟我剛剛好看到前面那個小姑娘有一些無須麒麟草。」

說完,黃曆黑布伸手向丹丹阿烏一指。

安部樓衣一雙美目順著他的手指看向了丹丹阿烏。

一個好似還未成年的小女孩?安部樓衣臉上頓時浮現出絲絲高傲神色,對黃曆黑胯微微示意。

黃曆黑胯對丹丹阿烏笑著說道:「小師妹,聽清楚了沒?樓衣師姐希望你能把無須麒麟草給貢獻出來,這是你的榮幸,還不快快過來?」

丹丹阿烏的確是聽清楚了。

無須麒麟草是她為了圓滿完成宗門任務而多栽種的一些藥草,因為培養得比較好,多出來的數量還不少。

丹丹阿烏並不是一個小氣的人,如若是以往,一些藥草自然也就爽快地給人就是,可是今日不同往日,如今丹丹阿烏需要大量的資源來購置煉丹設備,按照雨禾姐的說法,自己的這些藥草都不一定夠。

這還真不是大方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