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五八章 強賣強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五八章 強賣強買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稍稍猶豫了一下,丹丹阿烏覺得還是不卑不亢更好,身軀微微一躬,嘴裡說道:「樓衣師姐需要,這些藥草自然要拱手送上,這是阿烏的福氣,不過阿烏需要一些資源購置煉丹設備和藥草,還請師姐明鑒。」

安部樓衣的臉上浮現出不渝神色,話說,無須麒麟草真不值幾個葯幣,對她來說,這還真只是一個小問題,如果小姑娘爽快點孝敬給她,搞不好她心情愉快之下,會給她賞賜更多。

可是現在,小姑娘開口要價,事情就不是那個味兒了。

黃曆黑胯臉色一沉。

黃曆黑布身為馬前卒,頓時來勁了,嘴裡馬上呵斥道:「小丫頭片子,你沒長眼睛啊,知道面前站的是誰不?幾株無須麒麟草,值幾個葯幣?難怪到現在還一副沒成年的樣子,你這是欠抽給欠的……」

丹丹阿烏站在窗口前面,咬咬下唇,嘴裡輕聲說道:「師兄不要生氣,阿烏不是不明白,只是阿烏的確需要葯幣來嘗試煉丹,還請師兄原諒……」

黃曆黑布瞄了一眼安部樓衣,

嘴裡沒好氣地說道:「行了行了,你真是一個頭髮長見識短的鄉里葯妹,不跟你一般見識……」

說完,黃曆黑布沖窗戶裡邊大聲喊道:「那個誰,算一算吧,看看她的無須麒麟草需要幾個葯幣,我來買了……」

小姑娘不懂拍馬屁,他懂,這個人情不送白不送。

安部樓衣臉色稍好,這小子雖然有點粗魯,但是眼色還是不錯,辦事也算機靈,有機會可以提攜提攜。

黃曆黑胯不由暗中對黃曆黑布伸伸大拇指,表示讚揚。

裡邊,雨禾不敢怠慢,馬上說了聲:「好的,請稍等,馬上就好。」

安部樓衣此時看向大廳,嘴裡淡淡說道:「各位師弟師妹,你們繼續忙吧,樓衣搞好之後,馬上就走。」

周圍修士們齊齊大聲說道:「好的,師姐,謝謝師姐……」

大廳之內的秩序恢復了正常,不過不少修士依然在暗中觀察著這邊的情況,暗中觀察著安部樓衣,並且心中也十分羨慕黃曆黑布,能夠攀上安部樓衣這樣的大樹,這小子日後可就飛黃騰達了。

可惜那個小姑娘少不更事,不懂人情世故,怕是很難繼續在葯山混下去了。

或許,那個小姑娘根本就過不去這次小考。

在葯山混了十年,還是一副未成年的樣子,這個小姑娘,也真是夠嗆,或者黃曆黑布說得對,這是欠抽欠的。

很快,裡邊的雨禾算出了無須麒麟草的價格,嘴裡大聲說道:「一共五十三株無須麒麟草,按照我這裡的收購價格,應該是五百金幣三枚藍幣又七枚白幣。」

五百金幣?

黃曆黑布呆了一呆,嘴裡說到:「有沒有搞錯,你是不是算錯了?無須麒麟草不值這麼多吧?好啊,臭女人,你這是故意為難我是吧?」

剛剛黃曆黑布才跟雨禾鬥了幾句,沒想到報應會是這麼快,通常來說,五十多株無須麒麟草的話,頂尖也就十來個金幣了不得了。

雨禾直接給他翻了百倍!不錯,他是希望能夠在安部樓衣面前表現一二,但也不能被人當成冤大頭宰殺不是?

再說了,五百金幣可是超過了他的承受能力,這樣的價格,是存心讓他當場出醜。

安部樓衣的臉上又浮現出不渝表情。

這次煉丹差幾株低等藥草,沒想到會如此麻煩,先是跑了許多地方沒有找到,如今找到了,居然會出現諸多變故。

小女孩不買賬是一出。

裡邊執行任務的女修居然也毫不給面子,

胡亂定價又是一出,這讓人怎麼高興得起來?

黃曆黑布語氣不善,裡邊的雨禾卻是不敢得罪安部樓衣,馬上站起來,手中拿起幾株藥草,嘴裡說道:「師兄,話可不能這麼說,我雨禾做事,從來就是童叟無欺,大家請看這幾株無須麒麟草,可是一般品級?」

亮一亮手中的無須麒麟草,雨禾繼續說道:「阿烏的藥箱裡邊,有五株無須麒麟草達到了上品,十二株達到了中品,大家都知道,任何藥草,一品一個價,我雨禾可是絕對不會看錯,更不會收錯,樓衣師姐請明鑒。」

不管是不是上品,也不管是不是中品。

黃曆黑布都出不起那個錢,沒有那麼多金幣,此時此刻,黃曆黑布心中不由埋怨自己昨晚不該找女人出去瘋,好了,錢到用時方知少了。

眼珠子一轉,黃曆黑布厲聲說道:「胡說八道,葯山的下等葯田頂多能夠培育出中品無須麒麟草,怎麼可能出現上品,哼,臭娘們,你這是準備騙鬼是吧?」

中品?居然還有上品?安部樓衣頓時眼前一亮,這可不僅僅是練手能用了,甚至是煉丹都有用處,沒想到隨便轉轉,居然能有如此收穫。

小姑娘修為不怎麼樣,照顧藥草倒是一把好手。

不過,黃曆黑布的話提醒了安部樓衣,的確,下等葯田怎麼可能培育出上品無須麒麟草呢?還有,如若真是上品無須麒麟草的話,估計也不是幾百金幣能夠買得下來的了。

臉上微微一沉,安部樓衣嘴裡說道:「恩,他說得不錯,下等葯田怎麼會培養出上品無須麒麟草,你再給我認真看看,不要看錯了,要不然,唯你是問……」

雨禾瞄了一眼窗戶前的丹丹阿烏,看到了小姑娘誠惶誠恐的樣子,不由想起了自己這些年的努力和拼搏,心中不由一橫,取出幾株藥草,當眾一亮,嘴裡朗聲說道:「師姐明鑒,這幾株無須麒麟草的等級,就算不是上品,也絕對超過了中品,我估價五百,絕對是實至名歸。」

安部樓衣神識一掃她手中的無須麒麟草,心中頓時一驚,這幾株無須麒麟草不僅僅是藥性了得,還具備了一些她也稍稍看不透的屬性在裡邊,價值怕是還超過了普通上品,要說,五百金幣還真是不吃虧。

就在此時,缺錢的黃曆黑布卻是不幹了,嘴裡大聲喊了起來:「臭娘們,說話準確點,什麼叫不是上品,也絕對超過了中品,是中品,那就得按照中品的價格來,斷然不要拿出來胡亂叫價,好了,這些藥草,統統一起,我看,給你一百金幣,已經是天價了,愛賣不賣……」

左一個臭娘們兒,右一個臭娘們,也有點惹惱了雨禾。

再怎麼說,她也是內門弟子,再怎麼說,她在這執行任務,也是需要尊嚴的,當即,雨禾臉色也是一沉,嘴裡冷冷說道:「小師弟,請你放尊重點,如若對我的鑒定不滿意,你可以另請高明,我這兒的結論就是如此,要想讓我違背良心,抱歉,做不到。」

丹丹阿烏看向雨禾手中的幾株靈草,心中突然想起,自己夢中煉丹學到的丹方之中,有用到這種藥草的時候。

稍稍猶豫了一下,丹丹阿烏嘴裡說道:「雨禾師姐,這三株無須麒麟草我不賣了,我還是留著自己煉丹吧,你把其他藥草算一下價格就好。」

黃曆黑布心中暗喜,只要這三株不賣,自己應該就有足夠的葯幣把其他藥草拿下來了。

雨禾點點頭,正待說話,安部樓衣一伸手,嘴裡冷冷說道:「賣不賣可由不得你,既然已經送到了事務堂,豈是你說不賣就不賣的,五百就五百,這三株藥草,我要了……」

雨禾微微一愣,有點為難地看向丹丹阿烏。

丹丹阿烏低聲說道:「樓衣師姐,我真的需要留下這藥草嘗試煉丹……」

黃曆黑胯此時臉色一變,嘴裡厲聲喝道:「廢話,你沒聽到嗎?這葯樓衣師姐已經買下了,小布,還不交割葯幣,愣著幹嘛?」

黃曆黑布臉上一苦!這下可是糟糕禿頂,丟臉丟大發了。

正待老實交待自己不夠葯幣的時候,謝天謝地,外邊傳來了一聲:「阿烏?你在這兒?難怪我去你葯田沒找到你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