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五九章 昔日同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五九章 昔日同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正有點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的丹丹阿烏看向門外,看到了一身紫衣的語哼阿朱,眼睛之中,不由有淚珠在打轉,丹丹阿烏委屈地叫了一聲:「阿朱姐。」

如果說安圖騰丹丹阿烏還有朋友的話,那麼就只有語哼阿朱了。

這些年,靖瑤山城的同伴,也就只有阿朱姐過來葯山探望過她兩次,其他幾個同伴從來就沒有來過。

而丹丹阿烏想探親也找不到他們在什麼地方。

葯山只是安圖騰最為底層的存在,核心弟子居住的,都是那種真正的仙山,跟種藥草的葯山完全是兩碼事。

丹丹阿烏不知道幾個同伴住在那座仙山上,一個外門弟子可沒有資格亂竄。

現在,正在自己為難之際,語哼阿朱出現,的確是給了她極大的精神安慰,不由的,無限委屈的,淚珠開始打轉。

安圖騰內,

核心弟子為數並不是很多。

紫色的衣衫,一看就明白對方的身份。

安部樓衣眉頭微微一皺,沒想到對方居然會有一個核心弟子的後台,這事稍稍有點麻煩了,不卑不亢地,安部樓衣微微躬身說道:「娜米峰安部樓衣見過這位師姐,不知師姐光臨我娜米峰下屬葯山有何指教?」

站在丹丹阿烏身邊,語哼阿朱的心中馬上判斷出,眼前這位核心弟子的身份可是了得,已經改了安部圖騰,從身份上來說,已經壓了普通核心弟子一頭。

也微微一躬身,語哼阿朱面色如常地說道:「樓衣師姐客氣,柯曲峰語哼阿朱過來是看看我的阿烏妹妹,我妹妹在娜米峰修行,如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見諒。」

安部樓衣悄然鬆了一口氣,沒改安部圖騰的核心弟子,看來應該比較好說話了,臉上掛上了矜持的淡淡的笑容。

黃曆黑胯也對安部圖騰的身份地位門清,一看對方雖然也是核心弟子,但不是娜米峰,地位也不如樓衣師姐,頓時又馬上來了精神,嘴裡打了一個哈哈,笑著說道:「這位師姐你有所不知,樓衣師姐決定在事務堂內購買幾株無須麒麟草,恰好這藥草是你這位妹妹培育了賣給事務堂的,樓衣師姐願意五百葯幣的高價收購,這不,兩邊正在商議呢。」

語哼阿朱不是蠢人,現場氣氛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不動聲色,語哼阿朱低聲問道:「阿烏,無須麒麟草並不是特別名貴的藥草,只不過比較偏門,能賣出個好價錢,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丹丹阿烏聽出了語哼阿朱嘴裡息事寧人的語氣,心中稍稍一苦,也不想給她添麻煩,嘴裡輕聲說道:「就是幾株上品的無須麒麟草,我本來想留著嘗試煉丹的,既然阿朱姐你說賣了合算,那就賣了吧。」

語哼阿朱愣了一下,看向雨禾手中的無須麒麟草,神識在藥草上面一掃,臉上頓時露出絲絲不渝的表情,嘴裡緩緩說道:「樓衣師姐,剛剛這位師弟說你要高價收購這幾株無須麒麟草?可是大家都是明眼人,只怕這藥草五百金幣不算是高價吧?」

黃曆黑胯馬上說道:「那可是事務堂給定出的價格,怎麼?難道你這位柯曲峰的師姐還能管到我們娜米峰的事物不成?」

雨禾在裡邊呆了呆,小聲問道:「阿朱師姐,我的定價是不是錯了?能指點一二嗎?」

語哼阿朱沒有理她。

丹丹阿烏在邊上小聲說道:「阿朱姐,雨禾姐對我很好,很負責的,如果定價錯誤,應該是判斷失誤了。」

語哼阿朱神色稍好,嘴裡說道:「這幾株無須麒麟草的品級,看似稍弱,差了一點達到上品,但這幾株都是特殊屬性的無須麒麟草,真要是拿來煉丹,會有許多妙用,

卻是不能等閑視之。」

窗戶裡邊,雨禾微微一呆,臉上露出絲絲愧疚表情,嘴裡說道:「師姐別怪,雨禾修為不到,眼界不到,認不出此葯的神奇,說來,此葯已經超出了雨禾的認知範疇,認錯也是正常,還請見諒,不過,師姐如此一說,那麼我明白了,此葯的價值,每一株都當不低於一粒葯丹……」

她的話還沒說完,外邊的黃曆黑胯厲聲喝道:「胡說八道,什麼無須麒麟草能值一粒葯丹?五百葯幣已經是天價了,身為娜米峰修士,我真是以你為恥,樓衣師姐,這樣的弟子,我們娜米峰不要也罷……」

安部樓衣心中也有些發惱,倒不是一粒葯丹她付不起,而是這過程真心讓她不爽,收購幾株藥草而已,怎這麼多變故,當即,臉色一沉,嘴裡說道:「也是,黑胯,把事務堂的負責人給我叫出來,怎麼辦事的?真心讓人不爽。」

雨禾身軀微微一震。

黃曆黑胯揚聲叫到:「娜扎長老,娜扎長老,樓衣師姐有請……」

大廳裡邊,安靜下來,觀察著事態進展的弟子們心中嘆息,終於,這件事發展到了樓衣師姐發飆的地步,那個雨禾師姐,還有這個小姑娘怕是真的要倒霉了。

事務堂執事長老原本一直在裝糊塗,裝不在,可現在被黑胯直接點名,也知道自己裝不下去了。

心中一聲嘆息,娜扎長老從裡邊走了出來,十分驚訝地說道:「咦?樓衣啊,你怎麼會來到了我這事務堂?真是稀客,你一來,我這事務堂真是蓬蓽生輝礙…」

安部樓衣低沉地說了聲:「娜扎長老,樓衣準備行使核心弟子的權利,驅逐看不順眼的弟子,你覺得如何?」

娜扎長老掃了一眼同是核心弟子的語哼阿朱,嘴裡一個哈哈:「樓衣你是我娜米峰排序前十的核心弟子,自然有權利驅逐那些不長眼的小輩,我很好奇,誰居然會惹得你如此生氣,呵呵,說說吧,都有誰?」

窗口之內,雨禾嬌軀微微一震,臉上露出黯然表情。

丹丹阿烏也呆了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了如此結局,早知這樣,幾株無須麒麟草不要也罷。

安部樓衣威嚴地掃了一眼大廳裡邊的修士,雙目落在了丹丹阿烏的身上,嘴裡緩緩說道:「幾株無須麒麟草而已,本身沒有多大個事,幾顆葯丹而已,本身也就那麼一回事,本座還真沒放在眼中,現在問你一句,你還需要拿這些藥草煉丹嗎?」

丹丹阿烏抬頭,看到了安部樓衣臉上的矜持,看到了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也看到了那種無形的威壓。

心中湧起委屈的感覺,銀牙咬住下唇,丹丹阿烏沒有說話,她不想跟安部樓衣斗,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要讓她違背內心的想法,乖乖承認自己錯了,她是怎麼樣也做不到的,最慘不過一個驅逐,還能怎麼樣呢?

娜扎長老看著倔強著不說話的丹丹阿烏,心中想到,這孩子,還是認不清現實啊!

讓現實幫她成長一下也好!

安部樓衣等了一下,看到丹丹阿烏的表情,心中怒氣越來越旺,嘴裡輕輕一聲冷哼,就待說話。

語哼阿朱此時站在丹丹阿烏的邊上,輕輕一笑,嘴裡說道:「樓衣師姐且慢……」

安部樓衣臉布寒霜,冷冷說道:「我娜米峰家務事,輪不到外人來管吧?」

語哼阿朱微笑著說道:「樓衣師姐別急,聽我把話說完,我此來之前,見到過安阿木師兄,他特意讓我給阿烏帶來了一卷安部雲身術,如今聽說樓衣師姐你也在這,他馬上就會過來,要不,我們等阿木師兄過來了,再來處理這件事務可好?」

安阿木?安部樓衣心中一驚。

娜扎長老臉色大變,嘴裡說道:「阿朱,你說的是神材阿木?大長老的親傳弟子,按部落第一天才,風之子阿木師兄?」

語哼阿朱輕笑:「正是阿木師兄,我、阿烏和阿木師兄都來自靖瑤山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