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六四章 突飛猛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六四章 突飛猛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雷冰風毒,神聖、魔性,這些法術,丹丹阿烏照樣都能施展,跟五行法術略有不同的是,丹丹阿烏施展這些法術的時候,都需要小葯的配合。

讓丹丹阿烏無語的是,小葯這傢伙特別喜歡搗亂。

沒有多少智慧,但是有些靈性,而且特別的頑皮,於是乎,施展這些法術的時候,丹丹阿烏就經常大呼小叫了。

不是屁股上被冰錐給扎了,就是頭上被雷給劈了。

也或者一陣狂風吹來,東倒西歪,也或者一個詛咒降落在自己身上,全身不得勁……

好吧,這是一個稀奇古怪的早上。

這是一個讓丹丹阿烏感覺特別新奇,特別有意思的清晨,好玩極了。

操練這些法術的時候,丹丹阿烏不由又想起了靖瑤山城的那個葯谷。

記得那年,自己和同伴進去葯谷的時候,看到的靈藥圈,就是以小葯為核心的,各種屬性俱全的靈藥圈子。

當時,因為小葯乃是朽材,所以很多人都沒那麼深入地去想為何會出現如此奇特的靈藥圈。

可是現在,發現了小葯的神奇,發現了小葯各種各樣的法術都能當媒介施展之後,丹丹阿烏突然產生一個十分奇特的想法,當年那些靈藥,會不會是受到了小葯的影響,才能夠進化成為神材、靈材的呢?

從自己在葯山種植靈藥的經歷來看,怕是很有可能啊!

自己每次培育藥草的時間不長,小葯都能對藥草形成一定的影響,那個葯谷之內,小葯生存了不知多少年,他周圍的靈藥得到長期的改造,所以才會有了那麼神奇的靈藥圈。

如果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那麼毫無疑問,葯谷之內那些靈藥的價值,還是如同他們的位置一樣。

小葯才是真正的王者。

就跟自己在成年禮的表現一樣,自己才是真正的第一。

也是哦,第一配王者,那才合適嘛。難怪當日自己在葯谷之內感覺自己和小葯很相像,原來大家都是那種隱藏的真正的天才,得不到人的承認而心頭有些不甘。

就是不知道小葯還能帶給自己一些什麼樣的神奇表現。

得到安阿木的幫助,丹丹阿烏有了一個最大的特權,那就是可以調用事務堂的低等藥草練習煉丹術。

這是個在娜扎長老和雨禾師姐看起來沒有什麼好處的特權,在他們看來,哪怕是浪費成千上萬的靈藥也堆不出一個煉丹師。

可是在丹丹阿烏的眼中,這卻成了一個真正對自己有幫助,自己必須得領情的特權了。

修習了一會法術,將夢中的法術在現實之中演練一番之後,丹丹阿烏跑去事務堂,開始行使自己的特權,調用了事務堂的一些基本的丹方,讓雨禾姐給自己準備了許多的基礎藥草,開始真正地準備大規模煉丹了。

雨禾不以為然,覺得丹丹阿烏完全是浪費時間,浪費資源,不過看到丹丹阿烏激情高漲的樣子,也就不再繼續潑冷水,按照丹丹阿烏的要求,十分盡心地,準備了足夠的靈藥。

丹丹阿烏相當地細心,她發現,自己夢中學到的一些煉丹術,一些手法可能跟安圖騰的正統煉丹術有點區別。

為了不引起人的懷疑,為了讓自己的煉丹術更加地合理一些,丹丹阿烏特意在事務堂調用了相關資料,帶回自己的屋子裡,一邊煉丹,一邊改進,將自己的煉丹術,重新改裝一下,力爭跟安圖騰的煉丹術一模一樣。

大量的藥草,在雨禾和娜扎長老看來純屬浪費的藥草,卻大部分真正排上了用途,丹丹阿烏將藥草全部煉成了靈丹,其中主要還是真元丹,拿來補充自己的真元。

這是十分忙碌十分充實的幾個月,也是丹丹阿烏拚命積累,不停強化,完成蛻變的幾個月。

晚上的時間,丹丹阿烏還是在做夢,很多時候,都會有著許多不同的學習內容。

學完煉丹之後,丹丹阿烏學會了法術。

第三天晚上,丹丹阿烏髮現自己在學習練劍,很奇怪的一套劍術,劍輪斬、劍直刺、劍如山……據說還有劍化羽,如今自己還練不會。

這些夢境之中的劍術施展開來,十分威猛,威力更是強大絕倫。說實話,丹丹阿烏表示懷疑是不是自己在夢中給這些劍法施加了特殊的聲光效果。

不過,醒來之後,跑去找把劍來試驗了幾下,丹丹阿烏的心中頓時生出無邊震撼,現實之中,這種劍術的威力照樣是那樣地威猛,自己的修為稍低,所以看起來還能在接受範圍之內。

這樣的劍術真要是拿到夢中那位青衫少年去施展,怕是真正得有驚天動地的威能了。

第四天晚上,丹丹阿烏學習了一整套陣法知識。

說實話,陣法在葯族之中也有傳承,但是就丹丹阿烏所知,葯族的陣道知識應該不能如此齊全,一些陣道公式,還有那奇怪的三六零度刻度之法,都是自己聞所未聞的東西。

至此,丹丹阿烏心中隱約明白,那個青衫少年可能並不是葯族的大能。

陣法之後,丹丹阿烏再也沒有學到新的內容,晚上她休息的時間之中,就會按照煉丹、練習法術、練劍和練習陣法這樣的規律,不停地循環。

這四大樣的學習和修行的確已經足夠繁瑣,要不是夢中的時間好似能夠拉長許多倍,她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學好了。

不是特別長的時間之中,丹丹阿烏感覺到了自己身上那種脫胎變骨的變化,實力,在不知不覺之中突飛猛進。

隱約之間,丹丹阿烏突然有些期待即將到來的圖騰小考了,自己能不能在小考之中一鳴驚人呢?

丹丹阿烏心中充滿了期待。

讓丹丹阿烏感覺稍稍有點遺憾的是,夢中的那位青衫少年臉上始終帶著笑容,但從來沒有跟自己說過話。

傳授這些東西,他也只要一個眼神,自己馬上就能心領神會地懂得這些東西的真正核心和精髓。

丹丹阿烏知道青衫少年應該和小葯有關,但絕對不是沒心沒肺沒有智慧的小葯。

可能這也是小葯那天既點頭,又搖頭的原因吧。

這應該是一位強大無比的前輩大能留在小葯身軀之內的強大傳承。

小葯一身驚天動地的奇特能力,應該也跟那位前輩脫不開關係。

丹丹阿烏甚至懷疑,小葯或許以前就是那位前輩大能共生的靈藥,要不然為何她只能跟小葯相互守護,而不能生命共享共生呢?

她查閱過相關典籍,如同自己這般不能跟自己的本命靈藥共享共生的情況,有幾個可能。

其一是靈藥的等級比較低,體悟不到共享共生的妙處,這個對小葯應該不存在,小葯雖然不是靈材,但已經是決定的朽材。

只有最下品的朽材才不能做到共享共生。

其二就是靈藥本身的生命壽元或者是等級修為太高,遠遠超越了宿主的承受能力,以前,丹丹阿烏沒有那麼深想,不覺得有此可能。

現在呢,丹丹阿烏覺得可能還是小葯本身的壽元太長太長,跟自己完全不在一個頻道,所以不能共享共生,只能相互守護。

當然,丹丹阿烏希望通過自己的持續努力能夠不停地提升自己的修為,逐步嘗試和小樹苗共生共享。

不知何時,丹丹阿烏單純的心中,已經深深地印下了那個淡淡笑著的青衫少年。

有的時候,她很想知道,那個少年如今怎麼樣了?已經隕落了?只留下了傳承?或者是被困在了什麼地方,留下了傳承等待著自己的傳人前去解救?

自己應該叫他師父嗎?

就在丹丹阿烏的這種修鍊過程之中,時間飛快地一掠而過,轉眼之間,安圖騰小考已經來臨,一種格外緊張的氣氛籠罩在了葯山的上空。

很多不能保證自己一定通過小考的修士,都已經徹夜難眠,心中不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