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八零章 開始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八零章 開始戰鬥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葯感知到了她的心情,居然漂浮在她的頭頂上,晃動枝葉,笑得前俯後仰,表示自己的同伴真是太菜了!

丹丹阿烏猛翻白眼。

葯飄了回來,樹身一閃,消失在了她的面前,再次出現,葯已經漂浮在了她的丹田之中。

也就是葯進入丹田的一刻,丹丹阿烏的心緒突然安定下來,那感覺就是自己的丹田之中好似多了一根定海神針一般,讓人安心。

同時,丹丹阿烏心中也升起一陣明悟,類似外邊這樣的戰鬥,當自己完全在暗處,對手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降臨的狀態下,自己最好是先策劃好相應的戰鬥環節,最後來個一錘定音,一次搞定。

這是葯傳遞過來的戰鬥經驗。

丹丹阿烏用心體會著葯若有若無的一些戰鬥體驗,心中一邊疑惑,難道葯當年也曾經身經百戰?對了,或許他跟著青衫哥哥的時候,的確是經歷了不少戰鬥。

青衫哥哥到底是誰呢?歷史上有名的修士嗎?丹丹阿烏十分遺憾,不得而知,夢境之中,青衫哥哥除了給自己傳授各種傳承之外,很少話,對他的來歷也是隻字未提。

拋開自己的胡思亂想,丹丹阿烏心中規劃了一個作戰方案,心中對葯道:「葯,留意了,我要發動了,你注意協助。」

葯貌似是個戰鬥狂,聞言在丹丹阿烏的丹田之內猛地震動身軀,露出一種躍躍欲試的樣子,十分興奮期待這即將爆發的戰鬥。

丹丹阿烏心中一動,身軀一晃,從地底消失。

再度出現,不多不少,不差分毫地出現在了自己的預期位置,站在了地面那個修士身後兩丈左右的距離,剛剛好是自己攻擊的最佳位置。

前方修士反應能力也算是不錯,幾乎是丹丹阿烏出現的瞬間就已經感知到情況的不對,身軀突然加速,向前就跑。

丹丹阿烏嘴裡一聲脆喝:「哪裡走,給我中。」

一張大網從天而降,前方修士躲閃不及,噗的一聲,一頭撞進了青木囚籠之中。

掙扎了幾下,強大的束縛力量讓他根本就沒有多少反抗能力,正待開口認輸,身軀猛地又是兩震,巨大的黑暗傳了過來,修士徹底失去了知覺。

他的身後,丹丹阿烏趕緊地熄滅掉自己手中的火苗,又趕緊散去自己醞釀的御劍術,臉上露出絲絲錯愕表情。

這好像太容易了一點!

為了對付這個修士,丹丹阿烏的設想本來是用青木囚籠先困住他,讓他逃脫不了,再用突木樁撞擊,讓他發暈,再用火去燒他,讓他備受煎熬,最後再用御劍術架在他的脖子上,逼迫他認輸,交出代表身份的戰鬥木牌。

可是結果卻讓丹丹阿烏產生一拳打空的感覺!

一個青木囚籠下去,兩記突木樁撞過,火術還沒發出,御劍術也還沒發動呢。

那個被自己困在青木囚籠之中的男修居然就轟地一聲,被生生打回原型,化為一株靈藥,豎在了當常

地面叮噹一聲,掉落了他的身份編號。

臉上露出無比怪異的表情,丹丹阿烏嘀咕了一句:「這也太不經打了吧?」

如此簡單就拿下一個對手,丹丹阿烏感覺自己完全還沒回過神來,這也太容易點了吧?

葯又自己跑了出來,在丹丹阿烏的頭頂上飛來飛去,樹身不停地搖動,好似在,太菜了,簡直太菜了,本葯苗都沒發動,就已經被搞定了!

想了半天,不得要領,丹丹阿烏手對葯招了招,道:「葯,走,我們去找下一個修士。」

葯興高采烈地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看準了一個方向,指了過去。

丹丹阿烏身軀一晃,又消失在了空中,土遁入地,偷偷摸摸地,向前方潛入了過去。

丹丹阿烏的動作,落入了娜米大長的眼中,心中啼笑皆非的同時,娜米大長還發現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

姑奶奶對她自己的實力完全沒有準確判斷,下手不知輕重,那第一個倒霉蛋根本就沒看清是誰對自己動手,已經是被生生打回原型!

姑奶奶要是繼續如此下去,搞不好整個第八戰區的弟子都要倒霉,倒大霉!

摸摸鼻子,娜米大長對被殘害的第一個不知名弟子,表示疼心,表示默哀。

也就僅僅是如此而已,他沒有提醒丹丹阿烏的意思。

看得出來,丹丹阿烏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戰鬥,戰鬥經驗相當匱乏,那麼,這可就得好好練練了!

日後,丹丹阿烏可是圖騰的未來天之驕子之一,將來不定還會代表圖騰的希望,正所謂擔子越重,需要的能力也就越強,衡量能力的終極標準其實就是實戰能力。

如今的弟子實戰測驗就當是給姑奶奶練手得了,這些弟子雖然不幸,但是對整個貢啊葯山,對整個娜米峰甚至是整個安圖騰都算是從側面做出了貢獻。

不久之後,丹丹阿烏髮現了第二個修士。

這一次,丹丹阿烏的行動要快捷得多,從地下一鑽而出,一個青木囚籠從天而降,幾個巨大的木樁轟了過來!

戰鬥持續不到兩息功夫,第二個對手又被完全搞定,丹丹阿烏入手第二塊弟子身份銘牌。

而這第二個修士又被殺回了原型,死不瞑目的是,他沒能搞清楚這是什麼狀況,沒能感知到對手是誰,沒能感知對手是從什麼地方對自己發動的進攻。

一個是偶然,兩個就是必然了!丹丹阿烏摸摸自己的鼻子,蹬在地上,拾起身份銘牌的同時,感覺自己怕是得適當調整行動方案了!

丹丹阿烏進來是測試自己的戰鬥水準的,打心眼裡來,她完全沒有害人的心思,完全沒有將其他修士生生擊潰,逼使他們還原成本體的想法。

連續幹掉了兩個修士,丹丹阿烏心中湧起絲絲愧疚,感覺自己這是在吊打盆友。

蹲在地上,稍稍思考之後,丹丹阿烏對葯苗低聲道:「走,繼續尋找下一個。」

葯對這種情況倒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絲毫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感覺,聽到丹丹阿烏的話,傢伙揚起了自己的枝葉,輕輕地搖動,開始感應周圍的能力,不久之後,又感知一個方向,帶領丹丹阿烏悄然摸了過去。

丹丹阿烏開始在第八戰區發動偷襲的同時,貢啊葯山,娜米峰的各個葯山,還有整個安圖騰的各個葯山,外門弟子實戰能力測試全面開戰。

跟懵懵懂懂,貿然沖入戰區的丹丹阿烏不同,很多葯山之中,那些成名已久的外門弟子,都有著各自特殊的套路。

尤其是剛剛開始進入的時候,更是很多弟子忙碌的時候,比如貢啊葯山之中的黃曆黑布,他進入的是第七戰區,進來之後,馬上就動用了自己的特殊方式,開始呼朋喚友。

外門考實戰第一階段,最主要的任務其實就是拉隊伍,黃曆黑布的運氣不錯,在第七戰區之中,聚攏了五位實力強勁的修士,形成了一個團體,迅速向四周探查出去,攔住了兩位修士,一番威逼利誘之下,這兩位半推半就,也加入到了黃曆黑布的隊伍之中。

黃曆黑布身邊的修士隊伍就這樣滾雪球一般的迅速擴大,不到片刻,已經形成了一個足有三十多號修士的團體。

這就是外門考實戰測試之中的標準模式,修士進入其中,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自己的修為拉隊伍,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對整個戰區形成威懾力,等隊伍的規模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就不再招收新成員,而是開始收穫戰士身份銘牌,累積戰功。

這樣的戰鬥模式,其實已經在大多數外門弟子之中形成了一個潛在的共識,也算是一種約定俗成的潛規則。

黃曆黑布就運用得相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