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八四章 哥要抱大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八四章 哥要抱大腿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足足兩百多位葯修,被無盡雷霆一網打盡,沒有一個逃脫。這是一個讓人震撼無比的戰果。

丹丹阿烏背對黃曆黑布,小臉上也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小嘴張開,眼神獃滯,心中居然有著絲絲後悔,自己是不是太狠了一點,這一下,怕是讓許多葯修屍骨無存吧!

黃曆黑布身邊的修士集體嚇傻了!

大哥的這位朋友是何方神聖?居然恐怖至斯?一個大招,秒掉了足足兩百修士,隊伍的前方,一片焦炭。

就連地面也好似被雷霆砸落下去好幾尺,露出燒焦般的黃褐色。

剛剛幾個比較靠近前方的修士心頭冷汗直冒,自己差點就被籠罩在了其中,一旦挨上幾傢伙,搞不好也就徹底玩完了。

盞茶功夫,雷霆消散,而前方戰場,已經沒有了一個活著的葯修,戰場,如同修羅地獄一般地凄慘。

就連旁觀的娜米大長,此時也張大了嘴巴,睜大了雙眼,露出了驚駭至極的表情。

半響之後,娜米大長叫苦不迭地嘀咕道:「小姑奶奶,葯族出個修士不容易,哪怕是外門弟子都是相當金貴的,你這一下子就給我滅了這麼多,這可如何是好1

這可不是打回原形,而是真正地化為飛灰,那就完全是兩碼子事了。

打回原型的弟子,只要用心培育,用心給他恢復,十有**是能夠重新醒來,踏入修行之路的。

那些打回原型的弟子因為多了一些感悟,變回本體重新修行之後,往往還有著其他修士不具備的堅韌,成就還往往都並不是很弱。

可現在倒好,小姑奶奶一個大招扔下去,兩百葯修之中,足足有三成徹底化為飛灰,影子都找不到了。

還有三成修士也瀕臨絕境,在原地苟延殘喘,必須得馬上救治,要不然也難逃一死。

剩下的四成修士,也全部被打回原形,東倒西歪地倒在了戰場之上,等待葯山的救治。

好傢夥,小姑奶奶也真是心狠手辣,一招下去,兩百修士,就沒有一個能夠站起來的。

地面上,掉落了一地的戰區銘牌。足足兩百多面,可是現場的修士沒有一個膽敢上去撿取,都是一臉驚駭地,看著自己隊伍前面那個小巧的修士。

小小的身板裡邊,居然隱藏著如此蠻橫的暴雷法術,誰敢招惹?

丹丹阿烏沒想到自己用小葯苗為媒介發出的半徑八格雷擊術會是如此地恐怖,此時也已經被前面的戰場所震撼,心中有點不知所措,不知自己應該怎麼善後了。

貌似自己這一招有點太狠了點!有點太慘無人道了一點,無論如何,這樣都很不好吧。

現場之中,表現最鎮靜的,或者是最若無其事,最沒心沒肺的就是小葯了。

樹枝插在自己的腰上,小葯在丹丹阿烏的面前不停地聳動自己的身軀,好似在哈哈大笑,得意非凡。

對手不堪一擊,自己戰果輝煌,理當哈哈大笑。

笑完,小葯苗歡呼著飛了出去,在空中灑過一道道星光,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出現在了戰場之上,好似歡呼著的小孩子一般,沖向了地面的戰區銘牌。

他可是知道,丹丹阿烏目前最需要這些小牌牌了。

葯苗之上,枝條輕輕揮舞,一塊塊戰區銘牌被他用小枝葉的尖端卷了起來,一路飛過去,兩百戰區銘牌飛快地被他吸附過來,空中搖曳著,叮叮噹噹響個不停地,向丹丹阿烏飛了過來。

在丹丹阿烏的面前,小葯得意地卷著這些戰區銘牌凝空飛舞,空中傳來了清脆無比的撞擊聲。

丹丹阿烏被這聲音驚醒,擺擺自己的腦袋,臉上露出了絲絲無奈表情,嘴裡有點意興闌珊地說道:「黑布哥,這些銘牌,你拿了吧,我身上已經有了兩百多枚了1

後邊,有點發愣的黃曆黑布猛地反應過來,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個大嘴巴,發現自己不是做夢之後,黃曆黑布一個箭步,衝到了丹丹阿烏的面前,雙膝一曲,就這麼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嘴裡大聲怪叫:「大姐,你就是我的大姐,阿烏大姐,請收下小弟的膝蓋吧……」

丹丹阿烏只覺得黃曆黑布的臉皮超級厚,那天大庭廣眾之下,他就當著很多修士面給安部樓衣磕頭請安。

可是丹丹阿烏萬萬沒想到,這傢伙居然對自己也來這一出,愣了愣神,丹丹阿烏嘴裡說道:「黑布哥,我們是朋友啊,你怎麼可以這樣?」

丹丹阿烏在葯山的朋友不多,雨禾算是最好的一個,黃曆黑布跟雨禾好上了,也算是自己的朋友了,這樣讓丹丹阿烏很是不舒服。

聽到丹丹阿烏的話,黃曆黑布臉上神色一亮,趕緊站了起來,腰桿挺得筆直:「阿烏妹妹,你真把我當朋友了?」

丹丹阿烏點頭:「是啊,我和雨禾姐關係最好,黑布哥你自然就是我的朋友了。」

朋友和小弟那完全是兩回事,抱大腿的方式完全不同。

黃曆黑布的臉上馬上露出十分親切的表情,嘴裡說道:「那是那是,我和雨禾恩愛情深,雨禾就是我的賢內助,自然,我們就是真正的好朋友了。」

小葯看到黃曆黑布神奇的表情變化,感覺挺稀奇,帶著一身的戰區銘牌在他身邊飛來飛去,好似看把戲。

丹丹阿烏倒是感覺黃曆黑布現在這樣子跟自己說話舒服多了,嘴裡點頭說道:「不錯,要不是朋友,我怎麼會幫你滅了他們呢,不過沒想到他們會是如此地不經打,我這一下好似有點過了,有點大幹天和。」

黃曆黑布愣了愣,心中馬上想到丹丹阿烏可能從來沒有這樣戰鬥過,心中一轉,臉色一正,黃曆黑布神態莊重地說道:「修士修行,就應該心堅似鐵,區區因果,能奈我何?阿烏妹妹,你要知道,修行就是大道爭鋒,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修行的道路上,就應該有獅子搏兔必盡全力的精神,他們學藝不精,卻是怨不得你。」

天空之上,小葯帶著一身的戰區銘牌,齊齊地點動起來,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響聲,好似在說:「就是就是,滅了就滅了,有什麼大不了的,來再多,我也照殺不誤……」

丹丹阿烏的心中,產生一個十分清晰的感覺,那就是小葯苗曾經不止一次滅殺過遠超現在這個數量的修士,對此是完全沒有感覺。

看看黃曆黑布,再看看小葯,丹丹阿烏心中一聲嘆息,嘴裡說道:「謝謝黑布哥,我明白了,黑布哥你放心,我會努力修行的。」

在丹丹阿烏心中,一直有著一個隱藏至極的秘密,那就是她很希望能夠真正地看到青衫哥哥,很希望能夠跟青衫哥哥說說話,而她隱約知道,青衫哥哥可能因為一些特殊原因,被困在了什麼地方,小葯就是青衫哥哥放出來尋找傳人的靈藥。

丹丹阿烏認為,青衫哥哥教授弟子的原因,應該是希望弟子修鍊有成之後,前去救他出困,為了這個終極目標,丹丹阿烏必須努力修行。

堅定了一番自己的道心,丹丹阿烏這才看著小葯對黃曆黑布說道:「黑布哥,這些銘牌是不是越多越好?你需要的話,我就分你一些,我已經兩百多了。」

黃曆黑布掃了銘牌一眼,嘴裡說道:「阿烏妹妹,這不對啊,如果你有了兩百多戰區銘牌,小葯應該撿不起這些銘牌了才是,一個戰區,兩百銘牌應該就是極限,我呢,現在就只需要七枚就能跨區戰鬥去了……」

丹丹阿烏掃了一眼自己的藥箱,嘴裡說道:「沒錯啊,我的確有了兩百多枚,如果我感應沒錯,我還能收進來許多呢。」

黃曆黑布呆了呆,眼珠子一轉,嘴裡問道:「阿烏妹妹,你跑到我這兒是不是花了老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