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四九九章 修士無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四九九章 修士無奈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不過,典籍記載,就算是煉體修士,要想修成神性魔性,那就必須得接觸到真正的神魔之軀,必須要以神魔的氣質來當成自己修行的引子並不斷錘鍊自己,才能最終修鍊出神魔之軀。

小葯,會是神魔之軀嗎?被自己煉丹術給煉成的神魔之軀嗎?

阿烏心中覺得,很是不可思議。

小葯也太神奇了,如若真是神魔之軀,那麼小葯算不算是神材呢?超極品朽材,會不會是一種強大至極的,超越了普通意義上的神材呢。

可能算,除了智慧稍弱,小葯可以說是強大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

千年以來,阿烏煉丹雖然花了不少時間,可是她晚上經常做夢,每一次夢中都會有許久許久的經歷,都能有更多的時間修行。

是故,千年以來,阿烏的修行其實也一直沒有落下。

千年修行,阿烏的氣勢是越發地內斂,修行的狀態也讓人有點看不懂。

這千年時間,她依然在接受著小葯潛移默化的影響,身軀的素質依然在提升,丹海也在慢慢地擴張,經脈也是越發地堅韌。

她自己的感覺,就是自己的修為一直都在進步之中,她也不知道,從來沒有渡過雷劫的渡劫期修士最終能夠積累到什麼樣的修為地步。

只不過,阿烏知道,自己的積累已經超越了常規,自己跟別的修士相比,有著完全不同的修行方式。

千年下來,阿烏除了煉丹術的巨大成就之外,修行其實也有了強大無比的不為人知的變化。

青衫哥哥在夢境之中,給她傳授了一門神奇無比的修行法門,累雷大法。

累積雷劫的一種法門,得到這種法門並開始修行此法門的時候,阿烏的心中有著無比怪異的感覺,貌似自己跟其他葯修的修鍊之術,完全反向。

安圖騰典籍之中,渡劫期是每一個葯修戰戰兢兢的時期,千年一劫,讓每一個葯修都得小心應付,生怕雷霆太猛一下將自己化為飛灰。

因此,安圖騰的典籍之中,大量的渡劫期法門都是怎麼降低雷劫的程度,怎麼樣讓自己渡劫更加容易的法門,很多法門甚至是怎麼樣以更少的渡劫次數,直接進階分神期的法門。

青衫哥哥傳給自己的法門倒好,累雷大法,生怕自己渡劫期雷霆強度不夠,拚命把自己的雷劫給累積到一起,讓雷劫變得更強,渡劫的時候能夠讓雷霆來得更猛烈的一種法門,好奇葩的修行之術。

阿烏找遍安圖騰典籍,發現除了一些實在渡不過雷劫,只能累積雷劫苟延殘喘的法門之外,沒有其他任何法門會是這種累雷的!

對青衫哥哥的信任,再加上小葯也表示這種才是真正的築定萬世根基的法門,最終,阿烏還是修行了累雷大法。

這種法門十分地詭異,青衫哥哥各種假象勾引天道雷劫的手法也十分高明。

修行了這種累雷大法之後,阿烏每過百年都可以獲得一次累雷的機會。

千年下來,她的腦海之中,已經一併排出現了九顆雷環,也就是說,她已經不知不覺,把自己渡劫期的九大雷劫給累積到了一起。

到了這樣的程度之後,阿烏感覺已經到達了自己的極限,也到了普通渡劫修士的極限。

阿烏甚至是在懷疑這樣的雷劫雷環會不會瞬間將自己給直接湮滅,化為飛灰,阿烏甚至是感知得到那些雷環之中蘊含的驚人威能。

可是讓阿烏沒有想到的是,到了這種情況下,到了這種狀態下,小葯還若無其事地表示:「不成,還弱了一點,時機並不成熟,並不需要急著渡劫,還需要再累累……」

再累累?阿烏有點頭暈,渡劫期修士通常也就是九大雷劫,再累有沒有必要,或者是能夠累得下來不?

人雷霆會不會聽你的指揮,再度累積?

阿烏感覺,小葯有時候也很不靠譜了!阿烏也對小葯表達了自己對雷霆蘊含的能量的濃濃擔心!

就在阿烏不停累積雷霆的時候,同時期的修士,已經有人開始渡劫。比如說安阿木,修行千年,他也早已經進階渡劫期,迎來了自己的第一次大劫。

阿烏也接到了阿木的邀請,前去觀禮他的渡劫。

帶上已經是化神修為的黑布哥、雨禾姐還有昂卓,阿烏一行,到阿木峰觀禮。

雨禾姐已經成為黑布哥的道侶,兩人都在阿烏峰修行,黃曆黑布成為阿烏峰的大長,而雨禾姐也成為了阿烏峰的內務總管,這些年來,阿烏峰煉丹的排序就是雨禾在打理。

烏蒙昂卓依然留在了娜米峰,目前乃是娜米峰的新貴之一,因為背後有阿烏撐腰,外界傳說,烏蒙昂卓很有可能成為娜米峰新一代大長的最佳人眩

阿木的第一道雷劫並不是很強,只是降下來三道雷霆,這點雷霆根本就傷不到阿木,順理成章的,阿木成為了一劫修士。

渡劫之後,阿木叫來了阿朱姐等幾個靖瑤山城的昔日夥伴,大家難得聚了一聚。

這些年來,大家在安圖騰發展都還不錯,都已經成為了一方豪強,都已經在一定範圍內小有名聲。

修為也都向後進階到了化神級別,如今相聚,回想當年,心中頗有一些溫馨。

大家最為感嘆的,還是當年那放風箏和豎蛋的往事,想起那個時候,再看看現在,大家豁然發現,阿烏果然是越走越高,成就非凡,在安圖騰之中,聲望一時無二。

聚會之時,大家也談起了往日那些收入了其他大圖騰的同伴,那日,阿烏周圍一共有三大神材,分別被曲比黑胯、玉參阿依和阿木三人認主。

如今,據說曲比黑胯在馬圖騰發展得很好,跟阿木一樣,成為了圖騰大長的親傳弟子,修為也到了渡劫期,前不久,還跟阿木聯繫過。

讓人唏噓的是玉參阿依,按說,當日選中她的圖騰是最為強大的,乃是上古圖騰,鳳圖騰,選中之後,她的發展本來也極好,修為甚至是比阿木、黑胯更快。

可黑胯帶來的消息之中,就在百多年前,玉參阿依外出執行任務,不知遭遇到了什麼,一去不復返,已經失去消息百多年,其留在鳳圖騰的藥性之光,也完全消散了藥性,也就意味著,她十有八九已經隕落在外,歸墟而去了。

雖然玉參阿依當年對自己並不是特別友善,阿烏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還是有著淡淡的憂傷。

小葯感知到她的心情,飄飛出來,對她的這種憂傷表示了:「沒有必要,死個修士而已,太正常了,依你的修為,你會發現,越到最後,自己身邊的修士也就會越少,你信不信,萬年之後,能夠站在你身邊的,熟悉的修士就沒剩下幾個了,慢慢的,你就會習以為常。」

是這樣的嗎?感知到小葯的精神波動之後,阿烏突然想到,雨禾姐很可能進入不了渡劫期,壽元不會超過五千年,黑布也不一定能夠渡過幾道大劫,壽元怕是也難上萬年……

也就是,小葯說得不錯,無論自己怎麼唏噓,怎麼努力,有些事,卻也無能為力,改變不了。

就跟普通未成年葯修一般,生老病死,新老更替,實屬自然法則,到了一定的年紀之後,或許就會遭遇到這樣的問題。

本質上,自己跟他們並無區別,不同的地方在於,自己身邊都是修士,自己經歷這樣的輪迴周期會更長一些而已。

修士修行,萬年苦短,頗多無奈。

帶著絲絲感嘆,滿懷唏噓,阿烏開始返回自己的阿烏峰,分手之前,剛剛渡劫的阿木意氣風發地問道:「阿烏,你的雷劫大約會是什麼時候降臨?想來也應該差不多了吧?我們的修為其實相差無幾,為兄不過是先行了一步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