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零九章 辭別圖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零九章 辭別圖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白雲悠悠,千年蒼狗。

時事變遷,再度從深度入定之中醒來,稍稍感悟一下自己的阿烏峰,阿烏的心中不由湧上了淡淡的惆悵。

站得越高,看得越遠。

站得越高,越能看到遠處的風景,可是,也因為站得太高,高處不勝寒,當自己站到高處的時候,回首再看,身邊的人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雨禾姐隕落在了幾百年之前,按理說,她的壽元依舊夠用,應該不至於隕落才是,可是就是不知為何,她的本體出了問題,一種她自己也想象不到的生機斷絕,生病了!

等她病入膏肓的時候,阿烏才得知消息,可也無力回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隕落在自己的面前。

黑布哥失去了道侶,變得成熟多了,如今也已經成為渡劫期修士,依然擔任阿烏峰大長老。

昂卓卻跟雨禾姐一樣,千年之中,一次外出尋找機緣的時候,不幸隕落在茫茫叢林之中,屍骨都沒能找回來,據說是被心懷叵測的異族修士捉拿而去,打回原形,拿去煉丹了。

最讓阿烏唏噓的,還是阿木哥,智慧不弱,判斷事物相當精準的阿木這些年修為猛追而上,戰鬥力也超凡脫俗,眼看就能成為阿烏之後,安圖騰的又一根擎天柱。

可就在千年快要到來之際,就在他外出尋找機緣,摩拳擦掌準備渡過自己第氖焙潁也不知道遭遇了什麼,外出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一去不返,已經上百年。

留在安圖騰之內的藥性神光也已經黯淡無光,跟昔日的同伴阿依姐一樣,也隕落在了不知名的山川之中。

阿烏峰的確能夠給身邊的修士提供一些安逸的修行環境,也能提供許多修行資源,但修士修行,卻必須行走天下,無論是機緣還是體悟,都需要在更加廣闊的空間之中去獲得,去領悟,待在阿烏峰,卻是遲早會遭遇瓶頸。

阿朱姐姐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在修行,許久沒有回來了,幸運的是,她的藥性神光還有著微弱的光芒,說明她目前的狀態還算可以,不過是許久未歸,藥性神光有點衰弱而已,應該沒有性命之憂。

阿木在的時候,倒是會經常給阿烏帶來一些同伴的消息,阿木一走,阿烏就徹底失去昔日山城之中的同伴消息,不過,那些同伴之中,曲比黑胯並不被阿烏所喜,沒消息就沒消息吧,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千年時間,物非人非,頗多唏噓。

這一千年之內,阿烏只做了兩件事,修行和煉丹,小葯需要不停地入葯來提升他的藥性藥效,阿烏也需要學習葯神的煉丹之術,來提升自己的水準,所以上,這些年來,阿烏的煉丹術從來沒有落下。

當然,阿烏此時聊都是聖山事務堂的路子,都是圖騰安王親自給阿烏挑選的一些事務堂內布置下來的,或者是異族修士找上門來求取的一些靈丹,阿烏的煉丹成果也掛在了圖騰煉丹堂名下,外人根本不知道阿烏公主一直在煉丹。

異族修士但知安圖騰煉丹術了得,基本沒有能夠難倒安圖騰的靈丹,基本是有求必應。

所以,這些年來,安圖騰的煉丹術逐漸聲名大噪,享譽葯族內外。

這些年來,阿烏也在青衫哥哥的幫助下,基本吃透了葯神傳下的聖葯書,學會了煉製其中大部分靈丹,只有少數等級實在太高,還有少數靈藥實在是難得的靈丹依然不能煉製之外,阿烏已經盡得了聖葯書的真傳。

千年潛修,是葯神的建議,也是阿烏跟葯神的一個協定。

小葯對此協定一直不以為然,青衫哥哥可能只是一縷神識,對外界也沒有什麼判斷力,他能夠幫助自己修行,能夠幫助自己練習煉丹術,但也從來不會給自己的修行提出什麼意見。

千年時間到來,阿烏也算是潛修過了天道的暗劫,應該是可以出去走一走,可以解放一下了。

按照和葯神的約定,阿烏也就可以前往葯修心目之中的聖地,葯神山去聆聽葯神的教導,修行更加強大的葯族傳承了,千年時間到來,阿烏的心中,隱約充滿了期待,也還有著一絲絲走出熟悉的安圖騰的忐忑和不安。

已經從安圖騰消失千年,如今要走出圖騰,去更廣闊的天空下修行,阿烏也沒打算驚動太多的人。

只是把黑布哥叫了過來,仔細地叮囑了一番,交付給他一些資源之後,就在他的三叩九拜之中,飄然而去。

安圖騰經過千年的勵精圖治,如今的規模比阿烏剛剛來到的時候,擴大了十倍不止。

以前,阿烏參加十年小考的時候,安圖騰只有十大仙峰,可是如今,算上阿烏峰在內,安圖騰的仙峰一共達到了一百零八座,每一座仙峰名下,都至少有十座葯山。

安圖騰的聲勢已經直逼龍圖騰、鳳圖騰、狼圖騰等遠古圖騰,成為葯族真正的新貴,暴發戶!

飄然而起,落在聖山之上,阿烏的心中,也充滿了感概,看到如今的安圖騰,心中居然充滿了絲絲不舍。

也不知道自己此次一去,何年何月才能再度回返?

圖騰安王已經感知到了阿烏,而且也知道阿烏即將離去,此時此刻,高大的身軀已經盤膝坐在了聖山之巔,靜靜地等待著阿烏前去告別。

深深地匍匐在地上,阿烏面對圖騰安王恭恭敬敬地三叩首,嘴裡輕聲說道:「師父,這些年來,阿烏多虧師父照應,才能有如此安定的修行環境,師父的恩德,阿烏時刻銘記在心中,不論阿烏走到任何地方,安圖騰始終都是阿烏的故鄉,師父始終都是阿烏的師父。」

這番話,阿烏說得真誠,道出了自己的心聲。圖騰安王對阿烏來說,就好似是父親一般的存在,這些年來,安圖騰所有傳承都對阿烏開放,安圖騰所有資源都任由阿烏索取,可以說,阿烏真正成了安圖騰之中最受寵的公主,此番恩情,卻是必須銘記於心。

圖騰安王欣慰地笑了起來:「阿烏,你是我安圖騰的希望和將來,我能做的,也就是盡我的能力,幫你打好基礎,希望你能在大道之中走得更遠,阿烏,將來不管你走到什麼地方,站在什麼高度,都要記得回來看看,我期待你能載譽歸來,那時,我依然會在這座聖山上等你。」

阿烏匍匐在地上,躬身說道:「阿烏記住了,無論阿烏此去是否修行有成,阿烏都會回來看看,安圖騰永遠是阿烏的母圖騰,這兒永遠是阿烏的故鄉。」

圖騰安王哈哈大笑:「好,好,阿烏你放心去吧,我安圖騰之中,阿烏峰始終作為仙峰而存在,一直等待你的歸來。」

阿烏再度叩首:「多謝師父,師父,弟子去了……」

說完,阿烏緩緩起身,向後退去,身軀逐漸隱藏,向虛空之中漂浮,慢慢地融入夜色之中。

圖騰安王挺身而起,遙望阿烏的身軀越飛越遠,雙眼之中,湧起了絲絲不舍和擔心。

阿烏飄然而去,聖山逐漸在眼中化為了一個小小的黑點,帶著絲絲不舍,毅然決然地看了一眼聖山,阿烏身軀一轉,向無盡虛空之中飛行而去。

就在她轉身的這一刻,圖騰安王微弱難聞,但又無比清晰的聲音傳入耳中:「阿烏,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修士是絕對可信的,任何時候,你都需要小心謹慎,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記住,小心撐得萬年船,千年時間,暗劫卻是並不一定能夠過去,切記切記……」

師父的這番話,若有所指,他在提醒自己什麼嗎?為何,師父的話跟寶寶似的小葯的話大同小異,差不多呢?

阿烏的身軀微微一僵,沒有回頭,雙臂一展,向虛空之中如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