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一四章 南極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一四章 南極老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戀上你630bookla,九煉歸仙最新章節!

葯彘,慘絕人寰!

通常,這是一些異族修士對付葯族修士的最殘酷的手段,也是葯族修士最深惡痛絕,視為禁忌的手段。

葯彘,是在葯族修士虛界立足之後,逐漸出現的,一些異族修士戰勝生擒了葯族對手之後,並不將葯修打回原形,而是將葯族修士的修為用秘術封印在其人形之軀中,再用人彘的辦法炮製葯修……

被炮製成為葯彘之後,葯族修士的藥性被極強地激發,而且還能維持人形而不倒,苟延殘喘。

一旦需要用藥的時候,再把葯彘打回原形,就能得到一株上好的藥草。

此法,最為葯族修士所忌諱,也堪稱是葯族修士心中最為慘無人道的法門,葯族一旦發現有異族修士用此法對付本族修士,必舉全族之力而攻之。

葯神山只要聽到任何地方,任何種族有炮製葯族的行為,必然盡遣葯神山精銳前去征討。

這是葯族上下,堅決不能容忍的事情。

葯彘,也是每一個葯族修士都很害怕遇見的,心中永遠的痛。

青衫哥哥的夢中,自己煉製養神丹所用的那些藥草,回溯本源之後,居然都是一個個被煉成了葯彘的葯修。

阿烏的心中,產生了濃濃的不安,同時,也是第一次,阿烏開始認真思考青衫哥哥的夢境。

過去,阿烏從來不曾思考過這樣的問題,因為她不需要知道答案,她只需要知道結果,每一次做夢她都能得到一些,收穫一些,結果總是美好的,到底是夢還是現實,其實都並不特別重要,青衫哥哥的夢境,很有可能就是介於現實和夢境之間的存在吧。

可是現在,夢境真實與否,卻對阿烏的判斷會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如若青衫哥哥的夢境都是真實發生的事,那麼也就是說,青衫哥哥給自己展示的,其實也是真實的。

自己煉製養神丹的高品質藥草其實就是葯彘。

如若青衫哥哥的夢境受到自己主觀意志的左右,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話,則很可能是自己震驚藥草的品質而產生了一些疑惑,化為夢境。

如若是這種,那麼葯彘就不一定是真實存在的了。

阿烏心中,其實是很不願意承認夢境是真實的,因為那對她來說太不可思議。

從小到大,她接受到的教育之中,葯神就是葯族的保護神,葯神山就是葯族的聖山。

葯神會做下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嗎?他會培養葯彘嗎?如若是這樣?她心中的信仰,她心中的道德觀,豈不是完全坍塌?

可是她心中知道,從自己做夢看到青衫哥哥之後的各種跡象去看,此事怕是真正地發生過,此事怕真正就是事實的真相。

心中有著這種疑問,阿烏在結束了第一階段的養神丹煉製之後,假託身體不適,從葯神的煉丹房退了回來,返回了自己修行的福星宮,開始認真思考自己需不需要繼續煉製養神丹。

這是一個必須自己思考的問題,沒人能夠給阿烏答案。

青衫哥哥永遠不會說話,他只會淡淡笑著,給自己展示事情的真相。

小葯倒是能夠幫忙給些參考意見,但是小葯完全沒有什麼是非概念,小葯的理論就是:「煉,怎麼不煉?那藥草藥性好強,對我幫助很大,不煉白不煉,煉了也白煉……」

小葯的這種態度,讓阿烏十分地無語,要是按照小葯的這種理論,葯彘豈不是也是正常的嗎?

只要有用,那就去煉!?

阿烏做不到!也或者說,阿烏接觸到的修士環境,讓阿烏很難狠下心來,去做那些違背自己道德良心的事。

在自己的福星宮內停留了一個多月,超過了再次去煉製養神丹的期限,葯神宮內,也沒有人前來催促,事情好似就這樣完全停滯了下去。

煉製養神丹,是葯神給予優秀後輩的一種天大恩惠和福利,後輩要是不領情,葯神還巴不得省下幾株高品質藥草呢。

要是其他後輩,只要逾期未至,想都不要想,資格自動取消,福星這兒,略微有些區別,再怎麼說,福星都是葯族有史以來根基最為牢固,前途能夠看得見的後輩,些許任性,可以理解。

阿烏又停了幾月,依然沒有去煉製養神丹的意思。

一日,福星宮內,阿烏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南極老人星,壽星駕到,壽星是個白須老翁,持杖,額部隆起,一個光瓦亮的大腦門,看到阿烏,一臉笑容。

阿烏恭恭敬敬把壽星請進福星宮,持晚輩禮儀,但是絕口不提養神丹的事。

跟阿烏寒暄許久,壽星也並沒有說起任何關於養神丹的事,只不過是說起了葯族在上虛之中的地位,說起了葯族在上虛之中那種夾縫之中求生存的艱難。

語氣之中,充滿了悲天憫人,壽星十分感概地說道:「我葯族天生就是其他種族獵食煉丹的對象,天生就是其他種族提升修為境界的最好補品,從原始洪荒時代開始,那些剛剛開啟靈智的妖族,就本能地懂得守護在葯族本體身邊,食之而後快。」

阿烏低聲說道:「阿烏知道,葯族自從有了葯神,有了葯神一脈,這才真正在上虛立足,億萬葯族修士這才有了安身立命之所,阿烏心中,葯神就是葯族真正的守護神。」

壽星點點頭:「是啊,我們葯族,自從有了葯神,有了葯神山,這才真正地從被奴役,被壓迫的狀態之中站了起來,每一代葯神,的確就是我們葯族的精神支柱,阿烏,你是純正的葯族弟子,可是你這一路走來,太順了。」

阿烏微微一愣,輕聲說道:「恩,也是,阿烏修行時間不長,經歷也比較單純,的確是順暢了一些。」

壽星感概地說道:「當我們培養後輩的時候,我們希望後輩能夠充滿仁愛之心,希望後輩能夠胸懷葯族蒼生,我們希望後輩是個優秀而純凈仁慈的修士,可是,阿烏,你知道嗎?葯族在群狼之中,危機四伏,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一個心思純凈的修士,他可能是個好弟子,但絕對不是一個合格的種族領導者。」

阿烏呆了呆,躬身說道:「阿烏明白了,我還太年輕,很多事都並不是特別明白,讓前輩們操心了。」

南極老人星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嘴裡低沉地說道:「希望阿烏你能儘快地成長起來,也希望阿烏你能成為一個合格的領袖,而不僅僅是一個合格的弟子。」

阿烏沉默良久,嘴裡緩緩說道:「阿烏現在還有些不明白,很多事情,還是沒大想清楚,希望前輩多給阿烏一點時間。」

南極老人星臉上的神色依然凝重,光瓦亮的腦門高高昂起,看向了高高在上的葯神山,嘴裡輕聲說道:「那麼,阿烏你知道那些壽元耗盡的葯族修士是怎麼歸墟而去的嗎?」

阿烏呆了一呆。

南極老人星神色黯然,嘴裡輕聲說道:「作為葯神,無論是哪一代葯神,都會背負許多許多,希望將來你能明白,好了,我就跟你說這麼多,我建議你不要耽擱太長時間,還是儘快去完善自己的分神,一旦晉級合體之後,再去遊歷天下,體悟人間百態,那樣或許你才能真正成為一個合格的領袖,而不僅僅只是一個優秀的弟子。」

說完,南極老人身軀一晃,破空而去。

遠遠地,阿烏的耳朵邊上,傳來了他悠然而孤寂的聲音:「每一位修行有成的葯族修士,尤其是我們星使,當我們在壽元耗盡的時候,當我們即將歸墟而去的時候,我們都會面臨各種不同的選擇,而我,一旦看到了生命的盡頭之後,我會選擇成全下一任葯神,讓他能夠走得更高……」

阿烏呆在原地,良久良久,之後深深地匍匐在地上,面對葯神山,虔誠地跪倒了下去。

看清爽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