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二一章 圖窮匕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二一章 圖窮匕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面色平靜異常,阿烏深深地一躬到地,嘴裡說道:「葯神大人,壽星大人,阿烏收下小葯之後,就一直在他的幫助之下成長,在阿烏最艱難的時候,他始終站在了阿烏的身邊,在阿烏最無助的時候,他默默地幫助著阿烏,在阿烏最需要的時候,始終都有他的陪伴……」

南極老人星厲聲喝到:「阿烏,不要犯糊塗,也不要感情用事,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你需要成長起來,不要痴迷不悟,一失足成千古恨!大是大非的問題,你怎麼就看不明白呢?」

從南極老人星的臉上,阿烏看到了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到了絲絲慌亂和無奈,阿烏感受到了南極老人星的真切關心,這位是真的有點著急了。

葯神點點頭說道:「嗯,我知道,本命靈藥之術,其實是本座開發出來的,為了讓我葯族多出更多修士的一種一帶一的培養方式,這些年來,本命靈藥也的確是為我葯族帶來了許多修士血脈,不過,到了現在,葯族修士都有些偏了,哎,你們忘了,本命靈藥其實也應該獨立存在,不應該綁死在修士的身邊。」

南極老人星對阿烏說道:「是啊,本命靈藥修行之術的開創者還是葯神大人呢,阿烏,大人的話你聽到了嗎?不要痴迷不悟了。」

阿烏面向兩人,深深跪拜下去,真誠而又帶著絲絲遺憾地低聲說道:「阿烏曾經對天發誓,不管什麼理由,不管什麼時候,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就絕對不會拋棄小葯,這是我的誓言,也是我的承諾,對不起了,兩位前輩,我會好好照看小葯的……」

小葯在阿烏的內心之中張開了所有枝葉,露出了一個擁抱的姿勢,露出感動的精神意志:「阿烏,我太高興了,感覺很好,不過阿烏,你真的可以答應他,你先安全再說,他要收拾我,不會那麼容易的。」

阿烏內心之中的聲音響遍了她的丹田:「小葯,不要說了,修士在世,有所為有所不為,今日如若拋棄你,我日後的道心怕是也會出現巨大的漏洞,今後,怕是我怎麼也不會走得太遠,你不要再說,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度難關。」

小葯在阿烏的丹田再次做了個擁抱的姿勢,精神意志之中充滿了溫馨和鬥志,也重複了兩句:「攜起手來,共度難關!攜起手來,共度難關……」

南極老人星看著跪倒在地上的阿烏,心中有些發急,嘴裡開口說道:「阿烏,你……」

話沒說完,葯神一伸手,打斷了他的話。

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葯神伸手把阿烏攙扶了起來,嘴裡柔聲說道:「阿烏有情有義,真是難得至極,阿烏,你是好樣的,不愧是我葯神山的福星,既然如此,那此事就此作罷,阿烏,你在此放心修行,當你完成最後這顆靈丹煉化的時候,也就是你破爐而出的時候,走了,南極,不要打擾阿烏修行……」

南極老人星長長地一聲嘆息,嘴裡十分無奈地說了一聲:「好的,大人,我們走吧。」

兩人騰空而起,身軀一晃,消失不見。

阿烏的耳朵之中,遙遙地傳來了南極老人星關切的聲音:「阿烏,你先別亂煉化靈丹,你先思考三天時間,要是想清楚了,決定轉讓小葯,還請及時跟我聯繫,方式很簡單,你仰天大叫我的名字,只要三聲,我一定會來。」

阿烏的性格,外柔內剛,決定的事,斷然沒有反悔的可能,不過既然南極老人星給了阿烏一點時間,阿烏倒是沒有著急煉化最後這枚養神丹,而是盤膝坐下,心中跟小葯一起商議應該如何應對眼前的危機。

只知道有危險,但並不知道危險會以哪一種方式出現,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兩人商議之後,決定了三個大方向。

一個方向,那就是養神丹必須得煉化,這能強化阿烏的實力,不煉白不煉;其二,不能修行養神術,哪怕是小葯可以叫醒阿烏,也不能隨意修行,以免被針對;其三就是最保險的一招,阿烏將自己的元神送入丹田之中,雙手環抱小葯,兩人形成相互依存的狀態。

這樣的好處就是,阿烏的元神受到小葯的保護,輕易不能被人傷到,而且,小葯和阿烏的契約關係就會一直存在,小葯也就不會輕易被人剝離。

從葯神的建議來看,他可能會有強行契約小葯的辦法,但前提可能是需要阿烏把小葯剝離開去。

既然如此,那麼現在就反其道而行之,密切契約關係,讓葯神有力無處使。

商議完畢,並且認真做好了相關準備,阿烏調勻自己的呼吸,將最後一顆養神丹投入自己的嘴中。

煉化最後一顆養神丹,那也就意味著阿烏真正做出了最終的選擇。

到了最後關頭,阿烏依然選擇了死守自己的本命靈藥,勢不退讓。

最後一顆養神丹的煉化,也就真正到了圖窮匕見的時候,阿烏把養神丹投入嘴裡的同時,好似耳朵邊上傳來了一聲悠然長嘆,認真去聽,卻又聽不清晰。

阿烏沒有去追查聲音的來源,趕緊沉下心來,加速煉化最後這顆養神丹。

小葯也全力驅動,儘快消化這一株靈藥,幫助阿烏快速完成整個煉化過程。

可就在這個時候,進入丹田的養神丹突然爆發齣劇烈無比的毒性,瞬間將阿烏丹田的正中沾染成一片翠綠,並且,這種翠綠還順著阿烏的丹田迅速地向四周擴散而去。

阿烏心中大驚,小葯也心中大驚。

兩人不得不全副心神都投入進去,全力防禦毒素的擴散,小葯灑下點點星光,星光過處,毒素點點化去,擴算受到了一定的控制。

阿烏元神捏起手勢,也不停地向丹海之中灑落治療之術解除真元之中的毒素,嘴裡輕聲說道:「大意了,我早就應該想到,最後一顆養神丹全部都是劇毒之物煉成,煉化的時候,一定得小心翼翼才行,剛剛都去想怎麼應對危機去了,沒存想養神丹居然會出問題……」

養神丹的毒性相當強烈,擴算速度極快,要不是小葯星光神奇,還真不一定能夠穩住陣腳。

等兩人手忙腳亂,終於是控制住毒丹毒性之後,情況再變,丹田的丹海之中,毒丹所化的毒液居然生成了一根根草綠色的藤蔓,飛快地向四周開始蔓延。

小葯揮灑星光,向藤蔓掃去,藤蔓一片片被直接化為虛無,可是就在大片藤蔓被殺滅的同時,更多的藤蔓從阿烏的丹海之中生長了出來。

小葯殺不勝殺,不由問道:「阿烏,這是什麼鬼東西?」

阿烏臉色蒼白,嘴裡無比低沉地說道:「這是藤酸公,一種掠食性的靈藥,它最為被樹族所忌,也被我葯族所排斥,它們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夠寄生,寄生在樹族或者是葯族的根部,從根部吸收養分來壯大自身,而到了修士世界,它們則能夠寄生在其他修士的丹田,吸取其他修士的修為為己所用……」

藤酸公?!小葯飛舞著身軀,傳達了自己的意志:「這世上,怎麼還有這麼一種卑鄙的葯修?這是打算以阿烏你的丹田為家了嗎?」

阿烏看向自己的丹田,豁然發現,不到片刻,丹田之中已經爬滿了藤蔓,並且還順著自己的經脈,向自己的全身延伸了出去,唯獨沒有被藤蔓佔領的地方,就是小葯周圍一丈多方圓的空間,自己的元神也因為小葯的存在,而得以保存下來。

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阿烏心中充滿驚駭地說道:「這株紮根到我丹田的藤酸公好強的實力,我居然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怎麼會這樣?」

小葯仔細感應了一下,表示:「如若我感知沒有出錯的話,搞不好這藤酸公就是葯神大人圖窮匕見的傑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