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二二章 圖窮匕見(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二二章 圖窮匕見(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阿烏也感受了一下,最終駭然點頭:「不錯,這是他的氣息,而且,也只有他才會如此的強大,他終於圖窮匕見,親自對我們出手了……」

小葯在阿烏的元神前方飄然而起,灑落點點星光,殺滅試圖圍上來的藤蔓,向阿烏傳遞了自己全新的看法:「沒想到藤酸公會是葯族葯神,這會不會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我們葯族的頭頭居然會是一根寄生藤1

阿烏低沉地說道:「這並不好笑,我明白了,葯族之中,能夠吸收其他靈藥的能力來強化自己的,只有藤酸公,能夠快速壯大,並且維持跟不同宿主並生的,也只有藤酸公,難怪葯神的能力層出不窮,難怪葯神的壽元無比悠久,還有,難怪葯神能夠參悟出本命靈藥這樣的修行之術。」

小葯扇動自己的枝葉,好似在說:「不是吧,我現在的這種狀態,可並不是寄生態。」

阿烏點點頭:「嗯,小葯不是寄生態,其他葯修的本命靈藥也不是,我說的,這只是他悟出這個功法的一個原理而已,沒想到了,我葯族最強修士,我葯族的保護神,居然會是一株藤酸公。」

阿烏覺得不可思議,但認真去想,卻又順理成章。

而且,不管怎麼樣,藤酸公還真是一種靈藥,藤酸公的生存方式,是掠食性的,掠奪其他葯族或者是樹族的根源本領為己所用,但其本身,絕對是正宗靈藥。

知道了是藤酸公,很多事情就比較好理解了。

無論葯神外表是怎麼的偉光正,可是其骨子裡邊,一定是十分血腥,一定會不擇手段,那就是藤酸公的天性。

難怪葯神山會充滿了怨氣,有一株絕世的藤酸公在此,那麼這兒就一定枯死了不知道多少靈藥。

龐大的葯神山之所以會直接建造在地面之上,搞不好這地面之下,就是千千萬萬靈藥被藤酸公吸空之後,留下的朽木堆積而成。

甚至是,很有可能整座葯神山都是藤酸公身軀,都是藤酸公寄生的樹族或者是葯族原本的軀體所堆砌而成。

知道了是藤酸公,阿烏也就初步明白了他的如意算盤,小葯的本尊乃是十分罕見的葯屬建木幼苗,對藤酸公來說,什麼東西寄生是最好的?自然是越高大,越強大的大樹也就越好,這個世上,沒有什麼樹會比建木更加高大,何況這株建木還生成了不弱的藥性呢?

葯神能夠隱忍到現在這才發作,已經是難得的奇了,可以想象得到,葯神早已經對小葯垂涎三尺了。

相通這個道理,阿烏心中不由陣陣寒顫,幸好自己沒有答應把小葯交給葯神。

要是自己把小葯拱手讓出去的話,葯神此時怕是已經用特殊的辦法,完成了對小葯的寄生,那麼,以葯神的能耐,搞不好到了最終,小葯就會生生被吸成枯木,最終無聲無息地倒在歷史長河之中。

葯神,葯族之神,其本身一定殘害了不知道多少靈藥,其本身一定是踩著靈藥的軀體爬上位的。

但葯神,葯族之神可能也真正是葯族的守護者,阿烏可以保證,葯神絕對在守護著許許多多,千千萬萬的葯族修士,為他們遮風擋雨,而且在盡心儘力。

因為在葯神眼中,葯族之中成長起來的那些特別好的材質,都是自己最好的口糧。

對葯神而言,葯族發展越好,他的糧食儲備也就越多,這也就是為何他會不遺餘力地為葯族而戰了。

阿烏不知道的是,壽星會不會知道葯神的本尊呢?

如若知道,壽星又是怎麼想的呢?

阿烏被葯神是藤酸公的事實所震撼,領悟了許多事的同時,心中也充滿了無奈。

葯族的存在,是個騙局嗎?

可是億萬葯族修士卻又的的確確得到了葯神的庇護,平靜地生活在叢林之中。

要不是葯神,葯族可能會更加地苦難,每一株修行有成的葯修說不定都得如同耗子一般地東躲西藏。

可是要說葯神就是葯族的救世主的話,這個救世主的本尊本身就是葯族之中的一個另類,一個以寄生葯族而生存的存在。

這讓阿烏怎麼去理解呢?

相信這樣的問題,任何一個葯族修士都很難找到準確的答案,葯族到底是什麼?葯神到底是好是壞,誰又能說得清楚?阿烏看著周圍的藤蔓,腦海之中不由想起小時候受到的教育,想到自己那些逝去的長輩對葯神恩德的念念不忘,心中不由百味雜成。

有的時候,無知或許還是一種福氣,不要知道得那麼多,說不定人生會更加的美好。

突然之間,阿烏有點懷念平靜的靖瑤山城,那兒,才是葯族修士的真正樂園。

可是就是那個樂園,也是在葯神的守護之下,才能得到安寧的,葯族要是沒有了葯神,又會是什麼樣的呢?

這是一個阿烏找不到答案的問題。

阿烏糾結的問題,或許永遠找不到答案,不過馬上,阿烏沒有時間去思考太多的問題了,她十分明顯地感知得到,自己的本尊之軀,開始出現了問題。

小葯漂浮在她元神的前方,也露出了焦急的樣子,身軀不停飛來飛去,試圖化為本尊模樣衝出去,可是阿烏丹田之中的藤蔓之上布滿一種十分奇特的陣法,小葯和阿烏的元神包裹在這藤蔓的陣法之中,居然都被限制了變化為本尊之軀的能力。

小葯感知到自己化身參天建木的能力暫時不能動用之後,焦急起來。

而阿烏已經感知到了自己本尊所在的煉丹爐內,火焰在明顯增強,火力在明顯提升。

更讓阿烏感到恐懼的是,被困在了丹田的自己出現了跟深度入定的阿木哥差不多的感覺,那就是自己好似失去了對本尊之軀的操控能力,能有感覺,而並不能隨意指揮了。

阿烏的心中,湧起陣陣不安,自己會不會也被煉製成為葯彘,並且也被葯神拿去煉製靈丹呢?

自己又有什麼辦法能夠規避即將到來的命運呢?

答案是沒有!葯神乃是葯族之神,距離大乘只有一步之遙,這一步猶如天塹,葯神卻在這邊上徘徊了許久許久,積累了許久許久。

作為鎮族大能,能夠撐起一個種族的大能,又豈能沒有一些手段?

小葯暴露在外的能力早就引起葯神的警惕,這麼多年下來,又豈能沒有一點防備措施?

小葯是神奇,可是如今失去了化身建木本體的能力之後,也只能焦急地飛來飛去,而無濟於事。

沒過多久,阿烏的元神突然猛地顫抖起來,徹骨的疼痛,直接作用在元神之上,元神之軀情不自禁地冒出了痛楚的波動,元神的小臉上,露出了無限痛苦和無奈的表情。

小葯飛了過來,焦急地圍繞在阿烏的元神旁邊盤旋,身軀灑下點點星光,落在阿烏的元神之上。

星光落下來,阿烏的痛楚感稍稍減弱,只不過小臉上,依然是一臉的驚駭。

小葯空中飄蕩了幾下,傳來精神波動:「阿烏,開始了嗎?他也要把你煉成藥彘?」

阿烏微微點頭,輕聲說道:「嗯,開始了,我的四肢已經被人斷去,嘴裡被人強行灌入了葯肉糜,阿木哥遭遇到的一切,可能也會在我身上重演,謝謝你,小葯,有了你的治療,至少我不會有阿木那麼的痛苦……」

小葯漂浮在空中,全身枝葉劇烈地顫抖起來,發出一陣陣強烈的精神波動,好似負傷的野獸一般,瘋狂地抖動身軀,不甘地怒吼。

他的身軀,也在這種怒吼之中慢慢長大,可是僅僅只是長到兩尺來高,周圍藤蔓突然蠕動起來,放出一陣陣黑光照射在小葯的身軀之上,小葯如同皮球被人放氣一般,噗的一聲,癟了下來。

不服氣,十分不甘的,小葯再度在空中抖動起來,試圖奮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