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二三章 無盡噩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二三章 無盡噩夢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入夢**是孫豪修行的一門奇異功法,修行的目的,就是利用各種夢境來錘鍊自己的心智。

長期以來,孫豪只要稍稍安定的時候,總會分出一縷神識來修行入夢**。

入夢**已經成了孫豪煉心和煉神的一種重要手段,隨著孫豪修為的提高,入夢**越來越真實,很多夢境都會栩栩如生,其中人物也不再臉譜化,各種形態,各種修為各種個性,應有盡有。

修行到孫豪這樣的高度,入夢**之中的夢境已經是如同真實存在的一般。

只不過,孫豪覺得,無論如何,沒有任何時候,自己修行的入夢**有這一次這麼的逼真。

這應該是自己的修行達到了合體大圓滿,正在突破的標誌之一,入夢**的修行也到了一個關鍵點。

一個突破了以往瓶頸的一次神奇的夢境。

這次的夢境斷斷續續,但每一次夢境都是連續劇情,就算是沒有夢到那個丹丹阿烏的時候,孫豪再次夢到的時候,也會自然而然明白夢境中短期間丹丹阿烏的故事,然後接著做夢。

孫豪的夢境,因為是煉心和煉神的修行之術,通常情況下,就會自然而然地模擬出人生百態,自然而然,夢境之中的人或者是事物都會遭遇到一些強大的艱難險阻。

孫豪對此已經是見怪不怪!

此次連續劇情的夢境之中,孫豪豁然發現,自己在經歷了一番美夢之後,夢境之中的丹丹阿烏一飛衝天,成為葯族福星之後,夢境就急轉直下,恐怖的,匪夷所思的夢境降臨,丹丹阿烏陷入了層層陰謀之中。

孫豪冷眼旁觀,就在丹丹阿烏進入葯神山的那一刻,已經從那衝天的怨氣之中,感知到了事態的非同一般,感知到了自己即將進入噩夢狀態。

不過,修為高深之後,孫豪已經不再強行干擾夢境之中的走向了,哪怕是夢境之中自己被人殺害,被人追殺,孫豪也常常坦然面對。

只有經歷過,才會有切身的體悟,無論是什麼樣的噩夢,孫豪覺得自己都斷然不會去強行干預,不會去強行解鎖。

丹丹阿烏進入葯神山,孫豪的這一縷主宰夢境的意識已經若有所思地知道了,判斷出來了,自己此次的噩夢怕是非同小可,夢境之中,代表了自己本尊的那一株小葯,還有小葯的同伴丹丹阿烏可能在這夢境之中,會遭遇到非同尋常的困難,說不定還有殺身之禍。

孫豪的這一縷意志抱著冷眼旁觀的心態,不急不忙,甚至是一種遊戲的,看好戲的心態,看著夢中自己的本尊和他的同伴開始經歷各種考驗,而這一縷神識,卻從這種考驗之中,吸取到煉心和煉神的經驗。

然後,地獄一般的噩夢一重重來臨。

葯神山,有葯彘,而且不止一個,夢中,自己感應到了上千上萬,被圈養的如同人彘一般的葯修炮製而成的葯彘。

慘絕人寰!

這些葯彘的下場比人彘更慘,人彘往往會經受不住這種折磨而死去,葯彘的終點卻是被生生打回原形,化為靈藥,被煉製成為各種靈丹。

千百年來,葯神山不知道死亡了多少被痛苦折磨的冤魂,難怪這兒會怨氣衝天。

哪怕是夢境之中,孫豪的一縷意志也在微微皺眉,自己怎麼會夢見如此酷刑?難道是自己得多了,想起了遠古大漢時期的廁神,被人彘所驚悚,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或許真是這樣。

夢境的走向,開始牽動了孫豪的這一縷神志,旁觀夢境,孫豪的這一縷神志心說,該不會,自己夢中的本尊之軀和丹丹阿烏會遭遇到葯彘之苦吧?

萬萬沒想到的是,隨著夢境的展開,孫豪豁然發現,自己夢境的殘酷遠遠超越了自己的預期。

阿烏一步步墜入虛偽的葯神的算計之中,表面上看,葯神和那個壽星一唱一和,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被阿烏看穿,但真實的情況卻是,葯神和南極老人星根本就是如同阿烏和小葯的關係,哪怕是南極老人星,從頭到尾,都沒有真正地關心過阿烏,一切都是假象。

不僅僅是所謂的煉神之術是騙局,實際上,養神丹本身就是一個陷阱。

每一顆養神丹之中,都有葯神種下去的藥引,一種專門寄生在葯修體內的一種神奇的,很難感知得到,很難發現得了的神奇細微種子。

這些種子隱藏在養神丹之內,隨著阿烏煉化一顆顆靈丹,而在她的丹田逐漸紮根下去。

自己那尊如同刑天巫魄的葯族之軀,也沒能有任何發現,傻乎乎地把那些種子當成了精銳的真元留在了丹田之中,就這樣,孫豪的這一縷意志不停地搖頭之中,自己本尊所化的小葯和他的同伴阿烏一步步墜入深淵。

孫豪為自己夢境之中夢到的葯神而叫好,這傢伙,真是太厲害了,玩弄一個種族的修士於掌中,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殘酷的夢境之中,孫豪豁然看到了阿烏煉丹的時候,發現了其中一株靈藥就是自己的同伴。

殘酷的夢境之中,孫豪豁然感同身受地經歷了一個修士被煉化成為葯彘的全過程。

話說,孫豪感覺,如若是以往,不說其他,就是自己夢到阿木被煉為葯彘的這一段,就會活活被痛醒過來。

雖然對阿烏的那種無邊的無奈和痛苦的心情表示理解,也對阿木的遭遇感同身受,只不過因為自己修為高深了,這樣的夢境,自己居然堅持了下來。

只不過,夢到這兒,孫豪已經感覺很不好了。

這個夢太邪門了,真是怎麼惡毒怎麼來,怎麼恐怖怎麼來,怎麼危險怎麼夢。

夢境不由孫豪控制的,孫豪也沒加控制的,繼續向噩夢方向發展。

夢中,葯神親自降臨煉丹房,跟丹丹阿烏攤牌,讓她選擇一個方向,是誓死守護小葯,還是成為葯族真正的繼承人。

這是一個孫豪也沒想到的夢境,沒想到,陰毒無比,殺修不眨眼的葯神,在夢中居然會出現了真正的愛才的一幕,不過,這個夢境的出現,也就出現了分支可能。

孫豪感覺得到,如若在夢境之中,丹丹阿烏放棄了自己的本尊,那麼毫無疑問,自己的本尊小葯就會感到無邊的孤獨,就會在夢境之中生生感受到被拋棄的無奈。

這種夢境,對自己應該也是噩夢吧?

奇怪的是,夢境的走向居然是阿烏堅定不移地站在了自己本尊的身邊,誓死捍衛自己的本尊,願意為自己的本尊遮風擋雨。

這是一個孫豪沒有想到的夢境的走向,就在孫豪對這種夢境稍稍有點感動,有點溫馨的時候。

無盡噩夢也到了無比殘酷的情節。

葯神動用手段,封印了自己本尊化身成為建木的能力;葯神驅動了養神丹送入阿烏丹田的種子,瞬間佔據了阿烏的整個丹田,將阿烏的元神和小葯徹底封印在了丹田之中。

接下來,阿烏遭遇不測。

這一次,孫豪夢境之中的感受,比阿木遭遇葯彘之刑的時候,要強烈了百倍。

孫豪在夢境之中,感到了一**地酸楚,一**地傷心,一**地無奈和著急,孫豪感知到了,自己居然受到了本尊所化的小葯的影響,想要千方百計變身建木,救出阿烏。

孫豪看到自己所化的小葯不甘地仰天咆哮,看到自己所化的小葯歇斯底里的拼搏,不知為何,心中也湧起了同仇敵愾的感覺。

十分勉強的,孫豪用最為強大的毅力,保持著自己這一份神志的清醒,讓自己不至於干涉夢境的最終走向。

自己可以體悟夢境,可以觀察夢境,但自己最好不要干涉夢境。

孫豪不停地告誡自己:「這只是夢境而已,真的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