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二四章 無怨無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二四章 無怨無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感受到阿烏的巨大痛苦,小葯奮力地掙扎,努力地想要振作起來,想要化為建木,一衝而起,將葯神山搗他一個稀巴爛。

可是小葯做不到。

葯神對木屬性的研究無出其右,恰到好處地限制了小葯木屬性的發揮,讓小葯有力無處使,只能不甘地,無奈地看著阿烏遭遇無盡的折磨。

折騰了好幾次,小葯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突破藤蔓的籠罩,不由無可奈何地重新化為了堅強挺了下來。

此時發現阿烏已經痛得快暈厥了過去,趕緊飄過來,灑下一片星光落在了阿烏的身上。

小葯不能化身建木,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不過小葯的星光自帶治癒能力,對神識也有較好的治癒效果,能夠有效緩解阿烏的痛楚。

葯彘這種酷刑的厲害之處就在於,酷刑使出的時候,痛楚是從內到外開始生效,那種折磨足足可以將葯修的元神逐漸淹沒掉。

有了小葯在身邊,阿烏相比其他遭遇到葯彘酷刑的修士,又稍稍好了許多。

得到小葯的救治之後,阿烏微弱地說了聲:「謝謝你,小葯,有你在身邊,我感覺好多了,不知為何,我好似回到了安圖騰,好似回到了那沒有人理會,最為寂寞的十年,那時,也只有你在我身邊陪伴著我。」

小葯灑下一片星光,枝葉閃爍,向阿烏飄了過去。

阿烏的元神伸出小手,托起小葯,當小葯落在她的元神之手上之後,阿烏的感覺好多了,精神稍稍振作了一些,嘴裡輕輕說道:「小葯,現在的感覺,就好似是那些年,每晚睡覺的時候,白天好累好苦,到了晚上,就好多了,你一來我身邊,我就有了這個感覺……」

小葯站在阿烏的手掌心裡,突然齊齊彎下了枝葉,不停地聳動起來,如同一個小孩子,在嚎啕大哭:「阿烏,我們不該來這葯神山的,我不該託大,自以為天下第一,沒想到,我現在完全沒有了辦法。」

阿烏伸手輕輕地摸著小葯稚嫩的枝葉,嘴裡輕聲地安撫著:「小葯,別這樣,這不是你的錯,我們被葯神惦記上了,就算我們不來,葯神也會想辦法逼我們來,該來的,始終都會來,要怪,只能怪阿烏的實力不夠強,拖了你的後腿。」

小葯的枝葉靠在阿烏的手掌之中,輕輕地抖動,好似孩子在輕輕地抽泣:「阿烏,其實你可以選擇成為下一代葯神,我們並沒有完成共生,你根本不用那麼執著,我真的好內疚。」

阿烏有點有氣無力地摸著小葯,低聲說道:「說什麼傻話,小葯,我說過,我不會拋棄你,怎麼也不會,哪怕我變成藥彘,哪怕我被煉成靈丹,我也無怨無悔……」

剛剛說到這兒,阿烏嘴裡又是一聲悶哼,元神一頓,向下一坐,臉上露出了十分痛楚的表情。

小葯驚慌地看向阿烏,發現元神的雙眼位置,好似出現了血跡一般,開始發紅。

枝葉齊齊飄舞起來,點點星光灑向了阿烏的元神雙眼。

阿烏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輕聲說道:「葯神真是狠心,一刻也不讓我好過,他已經挖走了我的眼珠……」

小葯的身軀在阿烏的手掌之中不停地顫抖起來。

阿烏又受苦了,自己還是沒有辦法,阿烏正在被一步步地化為葯彘,自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阿烏一步步地墜入深淵而無能為力。

胸中憋了一口難以言喻的難受,小葯感覺自己的胸膛只差爆炸,但那又能如何?小葯目前能做的,也就是儘力減輕阿烏的痛楚,讓她能夠好過一些。

星光灑在阿烏的眼睛上,小葯伸出了枝葉輕輕地撫摸著阿烏的雙眼,不停地發出精神波動:「阿烏,不痛,阿烏,不痛……」

阿烏的痛楚,的確減輕了許多,身軀稍稍坐直了一些,嘴裡輕聲說道:「謝謝你,小葯,有你真好。」

小葯輕柔地撫摸著阿烏的雙眼,精神之中,帶著哭音說道:「阿烏,我真後悔,葯神當時讓你選擇的時候,我應該主動脫離的,我不應該太自大,認為他不能把我怎麼樣,現在,我不僅僅是沒能自救,還害你變成了葯彘,都是我的錯。」

阿烏伸出雙手,把小葯在自己的元神的臉上蹭了蹭,嘴裡輕聲說道:「說什麼話,小葯,我說過,選擇跟你在一起,我無怨無悔,真的,哪怕是斷去了我的四肢,挖去了我的雙眼,戳通了我的雙耳,我也無悔,小葯,這些年,我已經習慣了你在我的身邊,沒有了你,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生活。」

小葯的枝葉輕輕地貼在了阿烏的臉上,不停地聳動起來,好似在輕輕地哭泣。

阿烏雙手抱著小葯,不停地安慰,嘴裡哼起了一些兒歌,聲音之中,充滿了顫抖,好似是有著無邊的苦楚,十分地哀婉。

小葯不敢停頓,一刻也不停地,用自己的星光治療著阿烏的元神。

精神意志之中,小葯也哭泣地傳了過去:「阿烏,我也一樣,我不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我甚至記不住太久遠的事情,可是無論如何,我都會記得阿烏,我有了一些記憶以來,就一直生活在阿烏的身邊,我沒有從你身邊剝離,最大的原因,也就是我不知道從阿烏身邊離開之後,自己應該怎麼去生存,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

阿烏嘴裡喃喃說道:「是啊,我們其實都離不開對方了,哪怕是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無怨無悔,哪怕是被煉成靈丹,我和小葯的藥性也會被煉化在一起,再也不分離。」

小葯在阿烏的臉上蹭了蹭,咬牙切齒地傳來了不甘的精神波動:「不會那麼容易的,他雖然暫時壓制住了我,但只要給我一點機會,我就會破殼而去,只要他給我一點空間,我就要把他這煉丹房,把他這葯神宮,把他這葯神山化為廢墟,化為一片瓦礫。」

雙手抱了抱小葯,阿烏輕輕說道:「小葯,記住我一句話,也答應我一件事。」

小葯的的枝葉齊齊點了點:「嗯,我聽著的呢,有什麼話,我一定照辦。」

阿烏輕聲說道:「無論如何,小葯你別忘了,你我的本體都是靈藥,你我都是葯族的一份子,因此,你可以毀掉煉丹房,可以擠爆葯神宮,但你要答應我,哪怕你能做到,但也千萬別毀掉了葯神山。」

小葯愣了愣,枝葉擺了起來,表示自己:「不懂,葯神如此慘無人道,如此針對我們,我為何還要對他手下留情。」

阿烏低聲說道:「葯神對付你我,只是大道之爭,他希望能夠藉助你的身軀,攀登大乘,手段雖然卑劣,但罪不該禍及整個葯族,而且,葯神山是葯族的象徵,是葯族精英的集聚地,一旦損失太大,葯族元氣大傷的話,那麼最苦最難的,卻是整個上虛的億萬葯族子民。」

小葯聳動自己的枝葉,表示似懂非懂。

阿烏低聲說道:「不管你懂不懂,你記住我一句話,將來,如若我們能夠脫困,而我又不在你身邊的時候,千萬不要傷及我們葯族的根本,你可以對抗藥神,但千萬不要毀掉葯神山,那樣的話,阿烏就成了葯族的罪人了。」

小葯晃動著枝葉:「不會的,我脫困的時候,你一定還在我的身邊,我們永遠在一起的,你說過,無怨無悔的,我也是,無怨無悔……」

剛剛說到這兒,阿烏的嘴裡又是一聲悶哼,雙手捂住了耳朵的位置,小葯趕緊向她的耳朵裡邊灑去星光,降低她的痛苦……

無論是被斷四肢,還是被挖眼,戳破耳朵,還是被割掉了舌頭,無論肉身和元神的痛楚達到什麼樣的程度,阿烏的元神都始終溫和地安撫著小葯,表達了自己無怨無悔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