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二五章 無怨無悔(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二五章 無怨無悔(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哪怕是黑暗降臨,痛苦不盡,哪怕是看不到任何逃脫的希望,選擇了,就是無怨無悔。

葯儘力地減輕著阿烏的痛苦,一陣陣非同尋常的折磨,讓葯直欲抓狂。

可是無論他怎麼拼搏,怎麼奮鬥,都無濟於事。

被一個通天大能拿本尊之力禁錮住,除非是能力相差無幾,除非是有針對性手段,否則根本就斗不贏。

葯記憶不好的劣勢,展現出來,他不記得以前遇見過類似的情況沒,不知道如何應對,本能的能力被禁錮之後,只能一籌莫展。

葯感覺自己的胸中擠壓著滔天怒火,但葯沒有胸膛!葯感覺自己的腦袋被滔天怒氣陣陣衝擊,但葯沒有頭腦。

滿滿的無奈,滿滿的心痛。

如果可能,葯要是能夠衝出束縛的話,就算不能毀掉葯神山,也要把該死的藤酸公碎屍萬段。

葯有記憶以來,從來就沒有如此怨恨一個人。葯有記憶以來,就感覺自己高高在上,有種俯視眾生,不與眾生計較的大度,可如今,對藤酸公的怨氣已經累積到了快要爆炸,快要鼎沸的底線。

就是能力弱了點,要不是,葯一定會大幹一場,此時只能是無比地抓狂中。

無論葯怎麼想努力,事實都無法避免地,不可逆轉地向藥害怕的方向發展。

無盡的折磨之中,阿烏的神魂越來越弱。

無盡的折磨之中,阿烏靈魂神光越來越暗淡。

藤酸公煉製葯彘的技術已經成熟,手段層出不窮,哪怕是有葯在減輕阿烏的痛苦,可是阿烏依然在承受著無盡折磨,神魂在這折磨之中,一點點被消磨掉,最終,阿烏或許會跟其他葯彘一般,成為一個行屍走肉般的,只剩下軀殼。

葯感受到了情況的糟糕,不知所措。

阿烏在痛苦的折磨之中,對葯依然溫柔,依然沒有絲毫怨言,感知到葯的驚惶,輕輕道:「葯,來吧,把你的身軀跟我的神魂連在一起,這樣雖然是葯彘的最後一步,但我還是能夠堅持得更久一些。」

葯渾身枝葉輕輕點動,輕輕飄起,落在了阿烏的手掌之上,全身銀光一閃,布滿阿烏全身,身軀好似在阿烏元神的手掌之中紮下根來。

阿烏身軀之上的痛楚稍稍減弱,嘴裡輕輕道:「傳之中,葯彘的最後一步,就是逼使修士的元神和本命靈藥化為一體,然後,將葯修的本命靈藥和葯修的本尊之軀,煉化成為一株全新的高品質靈藥。」

葯在阿烏的掌心,堅定地點動枝葉:「阿烏,除非我被徹底煉化,我絕對不會讓你的神魂完全消散的,哼,要煉化我的本尊之軀,沒那麼容易。」

阿烏微微點頭,臉上的痛苦神色一閃而過,嘴裡道:「不錯,我們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忍耐,就是等待,還有就是抗爭,葯你的本尊之軀乃是建木變體,建木乃是天地之間第一奇木,葯神要想完全將你的本尊之軀煉入我的神魂,那可能真正就需要不少的時間。」

葯紮根在阿烏的手掌心,點動著枝葉:「阿烏,你身軀什麼地方不舒服,及時給我,我幫你減輕痛苦,如若你想休息,你可以修行清心訣,到時候,我會叫醒你的,估計這是一場曠日時久的抗爭。」

阿烏微微點頭,臉上露出絲絲苦笑:「葯神已經知道我們合在了一起在對抗他,如今採取了一種十分詭異的折磨之法,我是全身上下,無時無刻,無處不痛,葯你能減輕我的痛感,但是絕對無法消除,這卻得我自己親自去承受了。」

葯垂下枝葉,身軀一陣晃動,十分無奈:「阿烏,希望你能堅持住,我們不要輕易認輸,要跟藤酸公堅決抗爭到底,相信我,我們終究有一日,能夠破關而出,報仇雪恨。」

阿烏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把葯放到了自己的嘴巴,輕輕地吻了幾下,嘴裡道:「嗯,我知道了,放心吧,葯,我不會那麼輕易被消磨掉本體意志的,我會一直守護著你,就如同你在這黑暗之中,給我光明,給我溫暖一般,我們相互相連,永不分離。」

葯晃動枝葉,傳出一**的精神意念:「相互相連,永不分離。」

無盡的折磨之中,阿烏和葯相互安慰,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阿烏的身軀又是微微一僵,半響之後,元神之軀這才緩緩放鬆,嘴裡發出一聲悠然嘆息,身上升騰起一股強烈的怨氣。

葯晃動著枝葉,安撫著阿烏:「怎麼了,阿烏?」

阿烏的聲音之中,傳遞出悠長而蒼涼的氣息:「藤酸公又在給我嘴裡灌藥羹,我十分清晰地感知到了阿朱姐的氣息,他把阿朱姐也煉成了葯彘,現在熬製成葯羹灌入了我的嘴中,如若我猜得不錯,我昔日的那些同伴,不定都會一一被熬制,一一灌入我的口中。」

葯晃動枝葉,咆哮起來:「好殘暴的藤酸公,好無恥的人,虧你們葯族還將他視為神靈,這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偽君子,是一個雙手沾滿血腥的劊子手。」

阿烏低沉地道:「我曾經看過一本遊記,裡邊,當你沒有遭遇到人生的黑暗面的時候,你永遠不知道他會有多黑暗,遊記裡邊也,真正的普通人,才是真正的無憂無慮,因為他們通常不會遭遇這種種暗算和陰謀詭計……以前我體會不深,現在明白了……」

葯詛咒起來:「滿手血腥,天怒人怨,藤酸公一定會遭受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阿烏無奈地悠悠道:「那是以後的事了,現在我們落在他的手中,卻是必須經受這種肉身和心靈的雙重摺磨而難以安寧。」

葯沉默了半響,這才搖動枝葉:「你也不用太自責,這也不是你的意志能夠轉移的,我們不能讓他如願,我們要抗爭到底。」

阿烏悠悠道:「抗爭是要付出代價的,葯,你我對抗,結果就很可能是慘絕人寰的一幕幕會陸續發生,不定就是我們身邊的人,一個個都會變成藥彘,熬製成為葯羹,甚至還有其他無法想象的折磨……」

阿烏的法很快應驗!一個個同伴,甚至是安圖騰的,阿烏身邊的人,黃曆黑布、烏蒙昂卓等等,都先後變成了葯羹,灌入到了阿烏的嘴中。

慘絕人寰的一幕幕,不停上演。

更讓阿烏痛苦的是,哪怕是變成了葯彘,她冰清玉潔的身軀依然遭受到了!

一**難以言喻的,從肉身到神魂的痛苦,不斷地折磨著她。

感受到阿烏遭受到的重重難以想象的折磨,感受到阿烏神魂之中的心喪和悲哀,還有那種始終對自己的溫情,葯的心中累積的火焰,好似要爆炸了一般。

葯心如刀絞,怒氣要達到了頂點。

可是,葯依然找不到破關而出的辦法,更讓葯和阿烏驚悚的是,葯的身軀,在漫長地折磨之中,一點點被黑化,也不知道藤酸公採取了什麼樣的秘術。

葯的枝葉從上到下,一點點變得漆黑如墨!這種變黑的速度不快,幾乎是以一種肉眼難見的速度,逐漸發展。

可是如若是把葯的身軀換算成為建木的話,那麼這種黑化的速度就相當可怕了。

黑化之後,葯的枝葉變得麻木,失去知覺,失去活性,好似枯萎了一般。

葯拚命地揮舞自己的枝葉,想用自己的銀光來驅逐黑化,可是這種黑化好似是他自身的軀幹生病了一般,怎麼也驅除不了。

葯不知所措。

阿烏撫摸著葯的身軀,嘴裡悠悠道:「藤酸公的葯彘之術,已經成熟到了如此程度了,他這是在一步步逼使我們融為一體,來對抗各種各樣的困難,最終,化為葯彘,葯,你現在的這種黑化,需要跟我融為一體,才能有效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