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三二章 本座醒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三二章 本座醒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有人說話?還多謝道友相助?葯神不由又是一呆,身軀微微一晃,雙目一眯,定定地看向前方。

就在此時,風起雲湧,黑壓壓的烏雲在鴰風的吹拂之下,徹底地籠罩在了葯神山之巔的上空。

從外圍看向葯神山,唯獨能夠看到的就是黑壓壓的不停翻滾的烏黑之雲。

哪怕是南極老人星這樣的修為,都已經失去了對葯神山內情況的感知。

其他葯族修士更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齊齊匍匐在地,為葯神祈禱,希望葯神能夠戰勝這強大的天劫,帶領葯族走向輝煌。

葯神身軀晃了晃試圖破開雲層,向外突圍而出,遺憾的是,雲層好似是被定型了一般,自己無論怎麼移動,都始終在雲層之內,怎麼也跑不出黑壓壓的烏雲之外。

詭異的是,這一片黑雲的空間,連同烏雲都好似是靜止了一般,周圍變得異常地安靜。

想了想,葯神臉上擠出絲絲笑容,朗聲問道:「不知道友何人,何時降臨我葯神山,到此又有何指教?」

前方修士沒有回答他,不過前方的變化,頓時讓葯神的雙目為之一縮,心中暗道不好。

前方的小葯苗展開了身軀,空中越變越大,變成一個正常的人體大小的時候,枝葉樹榦越變越淡,好似化為虛無,而就在其完全淡去的同時,小葯苗消失的地方,豁然出現了一位臉上有著絲絲憐憫,一襲青衫的少年狀修士。

小葯苗化為了一個修士?葯神真正是呆了,同時心中也湧起無比憤怒無比失落的感覺。

幾乎是瞬間,一些事情得到了答案。毫無疑問,剛剛的大劫,的確是修士大劫,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修士的大乘之劫,而渡劫者,就是眼前這個少年修士!

一個自己從未見過的,不知道是哪個種族的修士,居然化身小葯苗,跑到自己的葯神山,渡此大乘大劫!

事情就是如此的荒謬,而且,聽他的語氣,還是在自己的幫助下,對方這才獲得了大乘機緣,要不然,他的第一句話就不是多謝道友相助了!

那麼,自己千辛萬苦,不惜耗費大量資源和大量精力,最終都是為他人做了嫁衣裳?自己滅掉了葯族那麼多精銳,煉製成藥彘,最終成就了眼前這個修士進階大乘?

葯神胸中憋了一股難以壓抑的怒火。

雙眼只差滴出血來,葯神長長地呼吸了一口氣,嘴裡緩緩說道:「道友何人?居然如此布局,謀我葯族,真是好心機,好謀划,葯老兒我甘拜下風。」

孫豪手掌之中,握住的,乃是阿烏最後一絲被小葯牢牢保護起來的不滅葯靈。

原本,孫豪此時還不必要醒來,原本,孫豪可以用藥株之軀渡過第九大鴰風之後,再來現身即可。

可就在第八道鴰風降臨的時候,小葯無能為力,保護不住阿烏的最後葯靈的時候,瘋狂地奔潰自身藥力試圖挽救阿烏,怎麼也不願把阿烏的這一點葯靈融入自己的本軀之中,最終,強行驚醒了一直沉睡的孫豪的本尊意識。

伸出單掌,托起阿烏的不滅葯靈的這一刻,小葯這幾千年的往事,入夢**那一縷意志遭遇到的往事齊齊湧上腦海,孫豪瞬間已經明白了前因後果。

不得不說,自己的謀划果然是成功了,自己只差一點,就能徹底渡過最後一劫,在不知不覺之中進階大乘,如今自己醒來,進階大乘也完全不是問題。

實際上,只要自己狠心下來,煉化手中這一點不滅葯靈的話,那麼自己的九合之體就會瞬間補齊最後一絲缺陷,成就真正的九合大圓滿之軀。

自己能夠修鍊到這一步,眼前那個心狠手辣,為了修為而不惜大幹天和的葯族葯神,毫無疑問,當位居首功。

要不是他的驚天煉丹之術,要不是他培育的那些靈藥,自己的九合之軀不可能達到如此完美。

是故,出世的第一句話,孫豪不得不說「多謝道友相助」,不管葯神的目的是什麼,不管葯神如此作為的出發點是什麼,他的確是對孫豪進階大乘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勞。

孫豪必須得領情。

可是同時,孫豪真正現身,站在葯神的面前之時,內心深處,卻湧起了陣陣難以壓抑的,陣陣強烈無比的怨恨,一種來自身體本能的,幾乎是要突破孫豪本尊意志的怨恨。

孫豪心中無比明白,這是小葯傳下來的,不報仇誓不為人的強烈意願。

回想小葯的經歷,孫豪的心中,湧起了陣陣刻骨銘心的仇怨,那是一種不共戴天,三江四海傾倒不盡的怨恨。

孫豪甚至有此仇不報,妄為男兒的感覺。

這還真是一筆糊塗賬!一方面,孫豪能夠進階大乘,離不開藥神的大力幫助,可以說,沒有葯神,孫豪不可能完成九合一體的大業,這是孫豪認為怎麼樣也抹殺不掉的功績。

神識之中,葯神山那雄偉的煉丹爐,頂天立地,外以天地圍爐,內立三足大鼎,實屬孫豪第一次見到的絕世煉丹之手段,哪怕是孫豪,都很難做到如此這般。

葯神山之巔,濃濃的葯香沁人心脾,看得出來,千百年來,這兒不知道煉製出了多少絕世靈丹。

葯神山下,萬丈深淵的地底引來的無盡深淵之火,散發出陣陣強大的熱力但又被葯神山的各種大陣牢牢地禁錮在煉丹爐下,成為源源不斷的丹火。

百丈之高的煉丹爐,雄偉浩大的地底之火,精巧設置的煉丹之鼎,還有那散落在地面的一層層藤蔓,這是讓孫豪都敬佩的煉丹設施,這是讓孫豪都感嘆不已,並覺得自己也需要好好學習的煉丹手法。

毫無疑問,在虛界,錯開了葯神,怕是沒有其他修士能夠用如此強大的煉丹之術,幫助自己把九大修鍊體系融為一爐,無論如何,自己進階大乘,葯神功不可沒。

整個虛界,除了葯神,還有誰能做到這一步?葯神可能就是真正的唯一標準答案。這個情,不管孫豪承認與否,都得領。

可是,另一方面,葯神在這個煉丹的過程之中,又把自己本尊所化的小葯得罪到了極致,想一想小葯的經歷,孫豪豁然有了強烈的同感,此仇不報非丈夫。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憎恨,一種不容質疑的,一種強烈的以孫豪的道行都幾乎控制不住的仇怨。

丹丹阿烏和自己本尊之軀的那種濃濃的相互依靠的感情一直持續了幾千年,丹丹阿烏對自己的那種懵懵懂懂的情愫,還有丹丹阿烏冰清玉潔,與人為善的那種單純的心靈,都讓孫豪為之動容。

而與之相對立的,葯神施加在丹丹阿烏身上的種種慘無人道的殘酷,種種滅絕任性的摧殘,卻讓孫豪觸目驚心,怒氣衝冠。

哪怕是見慣了人間生離死別,見慣了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生,哪怕是經歷過十八層地獄的錘鍊,都沒有任何一件事,會是現在這般,讓孫豪為之痛徹心扉。

此仇不報,枉為人。

雙目落在葯神的身上,孫豪淡淡地說道:「本座孫豪孫沉香,化身為葯,尋求大道機緣,沒想到,一覺醒來,卻是這種光景。」

孫豪孫沉香?

葯神微微一呆,半響之後,終於想起了這一號人物,而且還是根據龍祖和鳳母的對話,想起了這一號人物,臉上不由一寒,嘴裡冷冷說道:「好一個人族孫豪孫沉香,居然玩弄我葯族於掌股之上,這麼看來,阿烏的十二道天劫連渡之法,卻是你傳下來的嗎?」

說起丹丹阿烏,孫豪的心中,沒由來地深深刺痛,嘴裡緩緩說道:「不錯,阿烏助本座修行,本座傳給她一些秘術,卻是理所當然,沒想到的是,葯神你居然如此狠心,連種族絕代天驕也能下手給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