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三四章 葯神傻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三四章 葯神傻眼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葯神哈哈大笑:「大道機緣,一線牽,這大乘之機,還不知是誰的呢?」

天空之上,孫豪一邊飛快吸收天道甘露,嘴裡一邊朗聲說道:「藤酸公,善寄生,常以他人之軀,供養自身之養分,巧借他人血和肉,攀爬而起上青雲,這一次,你倒是把大乘的期望,寄托在了我的血肉之上嗎?」

葯神鬚髮飛揚,在下邊笑著說道:「你本有建木之軀,長得枝繁葉茂,如今,我卻寄生在你身上,你問我為什麼要纏繞你,那是因為我是一棵弱小的生命,難以抵擋大風大雨的侵襲,你是一棵建木,你可以為我遮風擋雨你可以為我提供充足的養份,你的供給可以讓我綠葉長青、生意盎然,我纏繞著你,便和你風雨相伴、生死與共,哈哈哈,希望你不要嫌棄我……」

孫豪輕輕震動身軀,把自己身上的藤蔓再度震開,嘴裡清朗地說道:「藤酸公,你確定要寄生在我的身上,奪取我的大道機緣嗎?」

葯神哈哈大笑,嘴裡說道:「千真萬確,真得不能再真,不過,我糾正你一點,我是希望跟你一起攀登大道,哈哈,你的大道體悟,你的修為越高,對我幫助也就越大,說實話,你是我見過的,最為適合寄生的修士,普天之下,沒有第二個修士比你更好了,所以,通常情況下,我們可以共生。」

孫豪吸收完空中最後一點甘霖,挺立在空中,任由藤蔓瞬間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略選沉悶的聲音從藤蔓裡邊傳了出來:「葯族對我有恩,你也算是我進階大乘的功臣,說實話,如若你老老實實,不奪我機緣,我還真找不到理由向你出手,如今,我們卻是要手底下見真章了。」

孫豪說出了心裡話,決定動手,一股壓抑很深的怒氣怨氣,逐漸從心底之中冒了起來。

聲音雖然低沉,但其中蘊含的凜冽氣勢,讓下邊的葯神感覺身上微微一寒,不由自主地一個冷戰。

呆了一呆,葯神又笑了起來:「沉香,你這就有點見外了,葯老兒我雖然是寄生性質,可是我也是堂堂合體大圓滿,煉丹大宗師,如若你能夠得到我的相助,其實那也是互惠互利的一件大好事,大家沒必要打生打死吧?那多麻煩?」

孫豪身軀微微一晃,陣陣橙黃色的火焰從身軀百穴千竅之中沖了出來,瞬間在身軀表面化為一層層火焰罩子,那些纏繞在身上的藤蔓青葉,在火焰之中,被不停地燒,化為飛灰。

葯神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來:「沒用的,你燒得掉身上的藤蔓,燒不掉丹田識海的葯種,哈哈哈,我藤酸公的本命之術,豈是那麼容易被清除的?」

孫豪全身火焰熊熊,不讓一根藤蔓能夠從自己的身軀之中衝出來,可是孫豪也清晰地感知得到,自己的丹海和識海之中,真的漂浮著一股晦澀莫名的氣息,一種奇特的異種能量若有若無,若隱若現。

橙黃色的火焰之中,孫豪的嘴裡朗聲說道:「藤酸公,你要自取其辱,自取滅亡,那就休怪我跟你算一算總賬了,我化身靈藥,的確是希望能夠被人煉成靈丹,完成最後一步,但是,我卻萬萬沒有想到……」

說到這兒,孫豪的聲音徒然提升了高八度,聲音之中更是充滿了戾氣和憤怒:「我萬萬沒有想到,你為了一己私利,竟然干出如此天怒人怨,人神共憤之舉,想一想那些喪生在你手中的葯族修士,我這心中,就有濤濤之火,就有一種即將爆炸的感覺,你,藤酸老不死,罪,該,萬,死……」

感受到了孫豪的強大怒氣,情不自禁地稍稍後退幾步,這才擺脫孫豪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無形無質而強大無比的壓力,仰天一個哈哈,葯神又笑了起來:「看起來,你很憤怒,哈哈哈,該不是阿烏的遭遇讓你心疼了吧?哈哈哈,阿烏細皮嫩肉,的確是絕世妖嬈……」

孫豪一聲厲吼:「滾,藤酸老兒,你禍害蒼生,罪不可赦,今日我孫豪孫沉香,代天行罰,勢要你承受蝕骨**之罪,勢要將你挫骨揚灰,神,魂,俱,滅……」

孫豪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感知到了身軀之內那種難以壓抑的洪荒之怒,以十分冷靜的態度,極強的控制力,孫豪冷看煙雲,勉強忍住沒有當即爆發。

可正所謂不作死不會死,藤酸公居然給了孫豪很好的爆發理由,給了孫豪充足的,除去這個禍害,為阿烏報仇的理由,忍無可忍,那就不忍。

不一招滅了這老兒,真是不夠解氣。

孫豪還真的從來沒有如此痛恨過一個修士,想一想他施加在自己本尊之軀上的種種手段,想一想他坑害阿烏的斑斑劣跡,孫豪心中就有一種翻江倒海的仇恨,就有一種要將其捉拿下來,以牙還牙的衝動。

不怕死的葯神此時依然不覺得孫豪能拿自己怎麼樣,聳聳肩在下邊說道:「不要那麼凶哦,你我以後共生,可以強強聯手,天下無敵的哦,再說了,你現在生氣發火根本就是於事無補啊,根本就奈何我不得啊,有種你咬我一口礙…」

孫豪怒極而笑,神識一動,丹海上空,識海上空,橙黃色火焰突然升騰而起,瀰漫開去。

熊熊火焰過處,葯神留在孫豪體內的葯種,無論是識海之中的,還是丹田之中的,都瞬間化為虛無,一丁點也留存不下來。

葯神的身軀猛地一怔,失聲說道:「不可能,你這是什麼火焰?怎麼可能如此強大,無孔不入,無物不焚1

孫豪身軀周圍的火焰形成了一個黃色的光罩,單手一伸,最後一些葯種被攝取了出來,揉成了一個圓球,嘴裡淡淡地說道:「不要以為葯族的葯種有多厲害,在我人族三昧真火燒之下,你這區區雕蟲小技,什麼都不是。」

葯神倒退幾步,目光閃爍不定,嘴裡說道:「原來是大名鼎鼎的三昧真火,不過,孫豪,有種你讓我的葯種熟悉熟悉你的這種火焰,保證不用一時三刻,我這葯種就能完全適應你的火焰,讓你無計可施……」

孫豪微微一曬,手往自己身上一扔,那些葯種又扔回自己的身軀之中,嘴裡淡淡說道:「區區葯種,你還真當寶貝了?這東西再多對我都沒有任何作用。」

葯神一愣,臉上的表情從驚愕變成了狂喜:「哈哈哈,小子,你還真是天真,你以為我這葯種就是那麼容易被滅掉的嗎?跟你說吧,這些葯種一旦進入你的身軀之內,就會馬上無限繁殖,而且,還能夠自動進化,哈哈哈,不信你再拿三昧真火燒來試一試,哈哈哈,燒不掉我小之又小,虛無縹緲的葯種了,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哈哈哈,你可怪不得我……」

他的笑聲沒完,孫豪已經冷冷地接話,嘴裡說道:「是嗎?你好似信心十足,不好意思,你這三腳貓的功夫對我來說,真是不值一提。」

說完,孫豪身軀微微一震,全身火焰瞬間熄滅,一襲青衫,漂浮空中,身軀微微起伏。

葯神雙眼一眯,不管三七二十一,神識一催,葯種瞬間發動,準備讓其在孫豪的識海丹田飛長。

就在此時,孫豪微微搖頭,嘴裡毫不留情面地說道:「雕蟲小技,也敢拿來獻醜,我有無數的辦法,讓你這種小伎倆不攻自破。」

說話聲中,單手一伸,葯神自信滿滿的,隱藏在孫豪識海丹田,身軀之中一些隱秘竅穴位置的,所有發展起來的葯種,居然又瞬間被孫豪攝取了出來,揉成了一團圓球,在孫豪的掌心不停地跳動。

葯神傻眼了,眼前這孫豪孫沉香未免太詭異了吧?自己百試不爽,所向披靡的招式,居然兩次被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