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三五章 報仇雪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三五章 報仇雪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更關鍵的是,葯神完全不知道孫豪是怎麼破掉自己的本命秘術的,一種強烈的挫敗感湧上心頭,一種不可頗感覺湧上心頭,葯神此時終於想起兩位絕世大能對人族孫豪孫沉香的高度評價,心中湧起強烈的不安。

強打精神,葯神癟癟嘴說道:「沉香,你是怎麼做到的?我這葯靈無處不在,細微無比,修士神識都難以查知,你怎麼可能完全找到,並且完全給我吸收到一起,理論上,完全不可能的事,你是怎麼做到的?」

孫豪露出鄙夷的表情,嘴裡說道:「你是希望我告訴你緣故,好找到破解之法是吧?」

葯神聳聳肩,嘴裡說道:「你要不敢說,那也沒什麼,沒想到堂堂人族絕代天驕,居然會害怕給我一個明白。」

孫豪哈哈大笑:「行,不怕告訴你,本座體內有磁元金光,屬性金氣,天下萬物,無物不吸,你這點小伎倆,還真是奈何本座不得,哈哈哈……」

說完,孫豪單手一震,手中的葯種糰子被震散。

葯種散開,葯神神識一動,齊齊又向孫豪的身軀之內奔涌了進去。

孫豪不躲不閃,讓這些葯種湧入身軀之內,嘴裡淡淡說道:「看來,你還是不死心,你是不是又找到了規避我磁元金氣的辦法呢?」

葯神仰天哈哈大笑:「五行相生相剋,金可克木,可老子我的木乃是藤木,並不畏懼相剋之道,你有磁元金氣,無物不吸,那我就牢牢地吸附在你的五臟六腑,溶於你的丹海識海,我看你還怎麼吸,哈哈,頭一回看到你這樣傻乎乎的對手,什麼底牌都敢跟人說,哈哈哈……」

孫豪伸出兩根手指,嘴裡緩緩說道:「我跟你說這些,兩個原因,其一,本座手段多到你懷疑人生,讓你知道幾個完全沒有什麼問題;其二,你是本座必殺之人,知道了又能如何?還不是會帶入九幽深淵之中?」

聽到孫豪充滿殺機的聲音,葯神情不自禁地一個寒顫,身軀微微飄飛幾步,距離殺氣騰騰的孫豪稍遠一點,瞬間又反應過來,歇斯底里地吼道:「裝腔作勢,有本事你繼續來啊,老夫怕你不成,給我長,藤天蔓地,無邊法網,給我出來,我倒你是不是有通天徹地之能……」

烏雲滾滾的空中,一條條藤蔓升騰而起,好似一條條巨蟒,向孫豪纏了過來,幾乎是同時,孫豪的身軀之上,藤蔓和枝葉也迅速開始生長,蔓延,瞬間爬滿孫豪全身。

孫豪被裡三層外三層的藤蔓圍住,懸在空中,化為一個巨大藤蔓圓球。

漂浮空中,孫豪的身軀沒有半點多餘的舉動,陰沉的聲音從藤蔓之中傳了出來:「還有一點,我需要提前知會你一聲,我之所以讓你知道我的手段,讓你防備我的手段,那是因為,我不想你死得那麼簡單,我可不想一下就把你給滅了,那樣太無趣,我要讓你在絕望之中,生不如死,生死不能,區區藤蔓,也敢在本座面前猖狂,真是好笑。」

雙臂一展,強大的純粹的力量從身軀之中奔涌而出,纏繞在身上的藤蔓頓時光華大作,陣陣符文從藤蔓上閃爍,一如當日丹丹阿烏丹田之中的符文一般,充滿了神奇而堅韌的力量。

葯神的臉上露出了絲絲不以為然,嘴裡說道:「小子,大樹最怕藤,任你是鋼是鐵,也怕我繞指柔,老夫的藤蔓不是你能輕易震斷……」

剛剛說到這兒,那些纏繞在孫豪身軀之外的藤蔓已經的一聲炸開,空中,不足一寸長的藤蔓一截截,到處飛舞,四散而去。

孫豪雙臂又是一展,那些藤蔓瞬間化為一把把小小的匕首,向葯神飛快地扎了過來。

葯神身軀向後一個後空翻,拉開和匕首的距離,衣袖空中一揮,產生巨大的吸引力,成千上萬藤蔓所化匕首萬流歸宗被他收了進去。

衣袖一擺,葯神又哈哈笑了起來:「小子,老夫乃是天下萬葯之神,天下萬葯之軀,莫不受我節制,哪怕你的力量再大,只要你是木屬,都奈何老夫不得,哈哈哈,小子你挺狂,手段怕是也有限……」

孫豪抱起雙手,飄立空中,眼神之中閃過絲絲憐憫,嘴裡輕聲說道:「死到臨頭,還不醒悟,真是無知者無畏,藤酸老兒,你不妨摸摸你的鼻子下面,那都是什麼?」

葯神聞言嘴裡說道:「老夫鼻子下面會有什麼?」

話沒說完,突然感到自己的鼻子有點痒痒,伸手一摸,馬上心膽俱寒地發現自己的手上,出現了一條噁心到了極點,有著許多體液,黏糊糊的一寸多長的蟲子。

心中大驚,葯神又摸了一下,豁然發現,手上又出現了一條蟲子,不敢置信地看著孫豪,葯神嘴裡厲聲吼道:「這是什麼?我身軀百毒不侵,萬物難損,怎麼會長蟲子?」

孫豪冷冷地說道:「你難道認不出來嗎?這蟲子就是木屬性,而且也是葯屬,你剛剛不是說了嗎?任何葯屬都要聽你指揮嗎?可是我並不覺得如此,不行,你摸摸你的嘴巴,摸摸你的眼睛,摸摸你的鼻子……」

葯神張張嘴,突然又一臉驚惶地倒退幾步,就在他張嘴的這一會,嘴巴裡邊居然向外湧出了不止一條蟲子,而且,這蟲子已經不是小蟲了,每一條蟲子都有了小指頭粗細,一尺多長!

每一條蟲子都是活的,吐出來之後,又在空中靈活地鑽動起來,緊隨葯神身後,不等葯神有太多的閃避動作,鑽入了葯神的身軀之中。

葯神感到又是噁心,又是難受,真元催動,想把進入身軀之內的蟲子給排斥出去,可是馬上,葯神身軀一僵,呆在了空中,雙眼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高空漂浮的孫豪。

看到的,是孫豪冷冷的,帶有濃濃怨恨還有絲絲憐憫的雙眼。

空中踉蹌了幾下,葯神嘴裡不甘地吼道:「你這是什麼?我怎麼全身上下,都是蟲子,怎麼可能?我怎麼完全沒有知覺,你是什麼時候下手的?怎麼可能,這真都是木屬性,都是葯,怎麼可能完全不聽老夫的指揮。」

孫豪冷冷說道:「妄自尊大,以為你自號葯神,就真正是天下靈藥之神了,你之一生,以寄居和掠奪為生,與陰謀和黑暗為伍,現在,我判你一個萬蟻鑽心之罪……」

葯神身軀突然一僵,嘴裡猛地發出凄厲痛苦的呼號之聲,然後在空中不停地顫抖起來,抖動之中,一條條黏糊糊的蟲子從他的七竅之中鑽了出來,爬滿他的全身,蠕動著,向他的胸口爬了過去,到了胸口位置,低頭就往裡邊鑽。

在空中不停地掙扎,不停地抖動,試圖把身軀上的蟲子給抖動出去,但是無濟於事。

不僅僅是如此,葯神還驚駭無比地發現,自己的丹田之中,自己的識海之內,到處都是這種詭異的蟲子。

最可怕的是,自己的元神之軀,此時居然也爬滿了蟲子。

不僅僅是肉身在遭受萬蟻鑽心之苦,就連元神亦是如此,苦不堪言,逃無可逃,躲無可躲。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空中不停翻滾,不停哀嚎,這樣才能讓自己身軀的痛苦稍稍有所減輕。

孫豪面無表情,飄飛空中,嘴裡狠狠地說道:「當你慘絕人寰,把葯族天驕煉製成藥彘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你今日的結局,這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可知道,昔日那些葯族的希望之星所受之苦,百倍於你今日。」

葯神翻滾著,咆哮著,不甘地怒吼:「葯族要沒有本神鎮守,早就已經滅族,葯族的哪一個修士不都會成為中虛萬族尤其是你們人族丹爐之中的靈藥,老夫庇護葯族億萬年,收取一些報酬,天經地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