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三七章 報仇雪恨(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三七章 報仇雪恨(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推薦好友新書《穿越動漫當食神》

衝擊在對面的孫豪身上,完全變成了撈痒痒一般。孫豪雙手在身前一擋,陣陣氣浪居然不能推動他分毫。

葯神真的不知怎麼形容了!他想起了孫豪的話,境界不到,千萬不要妄自揣摩更高境界修士的能力!

大乘和合體,差別就這麼大嗎?

葯神失魂落魄地看著傲然挺立的孫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心中的七零八落,自信,自傲都蕩然無存。

這是一個無法頗對手。

孫豪雙手向左右一分,狂暴的氣流從身邊沖了過去,大鼎爆炸的餘波衝擊得層層烏雲一陣翻滾。

這個時候,葯神又豁然發現,大劫過去了那麼久,周圍依然是漆黑一片的烏雲,劫雲居然沒有散去,而是被眼前的對手固定在了空中,成為兩人戰鬥的戰常

那麼,對手為何會如此?不讓自己的手下前來助拳,或者是不讓葯族修士知道裡邊到底發生了什麼?

心中飛快閃過一些念頭,葯神開始琢磨自己接下來的戰鬥方式,對手太強大,自爆母戊鼎都傷不到他的分毫,為今之計,只有儘可能地尋找逃命之術了。

不知不覺,葯神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是,剛剛戰鬥的時候,他還充滿了鬥志,不認為對手能把自己怎麼樣。

可是到了現在,他已經完全絕望,已經心膽俱寒,徹底失去了戰鬥的勇氣,想的就是怎麼跑路,怎麼逃脫了。

孫豪的雙眼之中露出絲絲憐憫,而心中,更多的,則是還沒有完全散去的怒火。

眼睛看到葯神,心中就想到了阿烏和她身邊的同伴遭受到的慘絕人寰的遭遇。

想到阿烏兩個字,孫豪的身軀就在瑟瑟發抖,那是屬於小葯的絲絲意志,如同當年自己的刑天巫魄的絲絲意志一般,雖然記不住東西,但也會對一些特別的記憶,深入骨髓。

那是一種屬於身軀的本能!痛心,想到阿烏,身軀本能就有一種痛徹心扉的感覺,這是一種無與倫比,刻骨銘心的記憶。

這,就是孫豪全身熊熊怒火的來源。看向前方,眼神漂浮,正在準備逃走的葯神,孫豪嘴裡一聲冷哼,淡淡地說道:「藤酸老兒,當日你殘害阿烏,斷他四肢,今日,我讓你照樣嘗受葯彘之苦,右臂,給我斷……」

一抹流光唰的一聲,從葯神的身邊一閃而過。

葯神猛地一呆,右手握了握拳頭,發現還能指揮,若無其事,心中正在驚喜的時候,右臂傳來了陣陣刺痛,一道若有若無的紅線出現在右臂臂膀之上。

右臂還能指揮,可是已經劇痛無比地斷了!如同朽木一般,右臂向下方掉落下去。

葯神側頭一看,右臂斷處光滑無比,就連血液也完全被封住,一點也沒有流出。

呆了一呆,本能的,葯神伸出左手捂住了右臂斷處,神識一動,催動真元,想恢復被切斷的右臂。

以葯神的修為,斷臂再生,只不過是輕鬆簡單的事,只需要神識一動,馬上就能搞定。

可是這一次,葯神連續試了幾次,右臂都絲毫沒有動靜,被斬斷的地方好似受到了巨大的阻力壓制,自己根本就長不出右臂來。

強忍疼痛,抬頭看向孫豪,葯神嘴巴動了動,怨恨地詛咒:「小子,壞我葯神之軀,我葯族都跟你沒完,將來,要將你千刀……」

狠話沒放完,孫豪又冷冷地說道:「左臂,給我斷1

青光一閃,葯神左臂傳來一陣疼痛,側頭去看,發現左手依然是捂住了右臂斷面之上,而其已經如同右臂一般,被生生切斷了,掉落下去。

失去了雙手!看著空中的孫豪,葯神感到了真正的恐懼,嘴裡厲聲吼道:「小兒,你說得冠冕堂皇,實則居心不良,你想把本座也煉成藥彘,將來好為你煉丹所用嗎?」

孫豪冷冷說道:「你這樣的渣滓,讓我來入葯煉丹,我覺得骯髒,我只是讓你承受無邊痛苦,讓你在無盡的折磨之中死去,你要死得不夠慘,我這心中一口怨氣難平,雙腿,給我斷……」

唰唰兩聲,葯神雙腿被齊根斷去,只剩下了一截圓滾滾的身軀飄在了空中。

在空中飄了幾下,看看自己沒有了四肢的身軀,葯神心喪若死的同時,也知道自己如若不鬥,任其發展的話,接下來可能就要遭遇挖眼,割耳,割舌的酷刑了!

心頭一橫,葯神飄在空中,厲聲吼道:「小子,你別想錯了,老夫乃是一族之王,受到了大乘庇佑,你膽敢對我下毒手的話,自然有大乘修士出來找你理論的。」

孫豪抬頭望望天空,心中微微一動,嘴裡緩緩說道:「你難道忘了,本座如今已經進階大乘,成為大乘之中的一員,你難道忘了,葯神山的規則是你定的,你不準其他修士做的事,自己不是一樣在做,跟指定規則的人談規則,你還真是一個笑話,刮目……」

葯神感覺身上突然一痛,眼前一暗。

神識感應之中,自己的一雙眼睛已經血淋淋地被挖了出去,如同一雙彈丸,漂浮在了空中,而自己的雙眼位置已經變成了一雙漆黑的窟窿。

心中大恨。

葯神嘴裡發出一聲凄厲地長嘯,狠狠地說道:「小子,不要逼人太甚,我跟你拼了,礙…」

隨著這一聲長嘯,下方,被孫豪強行斬落的四肢,強行挖掉的雙眼,同時變成了,六條盤龍,堆在兩人的身軀下方,在雲霧之中不停地竄動。

孫豪馬上分辨出,這是葯神強行將四肢和雙眼化為了原型本體,準備跟自己拚老命了。

藤酸公不知道在葯神山成長了多少年,化為本尊之軀后,體積真是不小,下方六條長龍衝天而起,每一條都比包包的腕足都還要粗壯無數倍。

不甘地在空中搖曳了幾下,葯神又是一聲厲嘯,六條巨大的葯藤,在嘯聲之中炸開。

炸裂開去的葯藤,化為了一節節寸木,一片片樹葉,漂浮在葯神和孫豪的下方。

葯神肚子向著孫豪一挺,下邊的寸木、樹葉齊齊化成了一把把木質飛劍,齊齊對準了空中的孫豪,鋪天蓋地地射殺而來。

漆黑的烏雲之中,無數把青光閃閃的木劍隨風而起,如同萬箭齊發,對準了孫豪,瘋狂地激射而來。

聲勢浩大,風起雲湧。

激射的木劍,如同萬流歸宗,對準了孫豪,每一個木劍,都速度極快,勢要給孫豪來一個萬箭穿心。

黑壓壓的木劍所指,所有木劍的正中心位置,正是一襲青衫的孫豪。

臉上帶著淡淡不屑,孫豪雙眼看著這些木劍速度越來越快地向自己急沖而至,無動於衷。

葯神此時已經不知道自己的這一招能否傷到孫豪了,不過依然控制著自己的所有木劍,四面八方,形成一種強大而細密的包圍圈,攔截孫豪所有可能逃逸的方向,盡最大的能力,看看能否把孫豪個射穿,射成刺蝟。

一直到木劍衝到了自己的面前,眼看就要將自己湮滅的時候,孫豪雙臂一展。

疾飛而至,眼看就要扎中孫豪的木劍,突然就在這一刻集體脫離了葯神的掌控。

唰的一聲,木劍詭異地,在距離孫豪不到一尺的範圍之內齊齊停頓了下來。

木劍停止!風聲依舊,陣陣狂風吹拂而來,吹得孫豪身上的青衫獵獵作響。

葯神沒有了雙眼,但依然能夠感知到外圍,這樣的詭異場景,頓時讓葯神又呆愣了起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自己居然完全指揮不動這些木劍了?這不都是自己的本尊身軀變化而成的嗎?怎麼不聽自己的指揮呢?好強大好詭異的對手啊!

孫豪冷笑一聲,雙臂再度一展。

呼啦一聲,天空之中,所有的木劍齊齊調轉了劍刃,對準了葯神,萬流歸宗,萬箭齊發,瘋狂地爆射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