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三八章 狂虐藤酸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三八章 狂虐藤酸公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葯神圓滾滾的身軀勉強躲閃了一下,甚至是瞬息移動了一小段距離,可是億萬木劍如同長了眼睛一般,根本就不讓他有逃脫的機會。

幾乎是瞬間,葯神的身上插滿了密密麻麻的木劍,遠遠看去,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木劍圓球。

被扎在其中的葯神,爆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身軀猛地一震,從圓球之中沖了出來,向外飛逃。

可是沒逃出幾丈遠,噗噗噗……又是一大片木劍飛了過來,不由分說,扎了下去,瞬間又給紮成了一個巨大的刺蝟圓球。

凄厲慘叫聲中,震散木劍飛逃,不出一息功夫,再度被追殺,紮成刺蝟……

反覆被擊傷,葯神的身上,再度不成人形,千瘡百孔。

白須白髮,也已經被染成了他的血液顏色,一種帶有絲絲綠意的紅色,布滿他的全身。

現在的葯神,一片凄涼,全身上下,沒有一絲完好的地方,失去了雙眼的臉上,更是一片凄惶神色,嘴巴微張,好似在不停地喘著粗氣。

他的心中,此時有點後悔自己為何要弄出那麼多的木劍,結果這些鋒利的劍器,居然倒戈相向,全部給扎在了自己的身上。

好痛苦的感覺,更加恐懼的是,好絕望的感覺,對手好似是無所不能,神通廣大,自己的任何招式在對手的面前,都不值一提,都是真正的雕蟲小技。

這是一種墜入深淵,無能為力的絕望!

凄厲的慘叫聲中,葯神四處逃竄,空中灑下一片片血雨。

孫豪看著呼號掙扎,瘋狂奔命之中的葯神,心中升起矛盾而複雜的心情,一方面,肉身升起陣陣大仇得報,暢快無比的感覺;另一方面,身為絕世大能,孫豪也湧起了絲絲憐憫,畢竟葯神修行不易,如今遭此大難,卻真是有點殘酷。

想歸想,憐憫歸憐憫,但無論如何,今日今時,孫豪都不可能有絲毫留手,不滅葯神,孫豪的本尊之軀,絕對會憤憤不平。

不滅葯神,孫豪的本尊意志也會相當不舒服。

只有滅掉葯神,而且還是那種徹底報仇,讓其遭受不比阿烏弱多少的折磨之後,自己肉身的本能才會甘心,要不然,搞不好就會出現肉身擅自做主的現象,那樣反而不美。

臉上露出能夠凍結烏雲的寒意,等待天空之中最後一批木劍消失,葯神剛剛從刺蝟般的木劍之中衝出來的時候,孫豪冷冷說道:「葯彘之術,還沒結束,藤酸老兒,別以為這就算完了。」

話音剛落,孫豪毫不留情地,大手一伸,向前抓了過去。

葯神躲閃不及,被孫豪一手捏住了脖子,沒有了四肢的身軀,被捏住了脖子之後,只能徒勞地在空中擺來擺去。

哪怕是修行到合體大能,哪怕是早已經可以不用呼吸,完全可以內循環了,完全可以不張嘴也不用擔心會憋氣了,可是被孫豪捏住脖子之後,葯神居然也如同凡人一般,活生生地被擠出了嘴中的舌頭,長長地吊在外邊。

青光一閃,沉香劍從葯神的舌頭上一斬而過。

葯神張大了嘴巴,無聲地慘叫,久久不能合攏,孫豪另一隻手一揚,手中出現一根木釘。

毫不留情的,孫豪手持木釘,向葯神的耳朵裡邊猛地一掌拍了下去。

噗的一聲,木釘從葯神的右耳灌進,從其左耳貫出,深深貫穿了他的腦袋,把他給釘了一個對穿。

阿烏昔日受到的酷刑,絲毫也不走樣,孫豪一一報復在了葯神的身上,這叫以牙還牙!

單手掐住不停無聲哀嚎的葯神的脖子,孫豪的臉上,看不到任何錶情,釘好釘子之後,孫豪順手一拋,葯神被高高拋起。

不管三七二十一,孫豪飛起一腳,踹在了葯神身上,如同踢皮球一般,將其遠遠踢飛。

圓滾滾的葯神,如同彈丸,翻滾著向遠處如飛而去,天空上,層層烏雲之中,劃過一道弧線。

眼看葯神越飛越遠,有射出烏雲的狀態時,孫豪的大步橫跨,空中一步邁出,身軀再度出現已經站在了烏雲的邊界處,擋住了葯神的去路,飛起又是一腳。

葯神好似皮球,又被孫豪踢得倒退著飛了回去。

踢皮球一般,孫豪大力地踹了幾腳,把個葯神完全轉暈,如同葯彘一般,葯神逐漸失去了對身軀的指揮能力,但同時,他又能清晰地感知到自己身上的百般痛苦。

狠狠爆踢了十幾腳,孫豪身軀微微一晃,再度追上藥神之後,雙掌伸出。如同拍蚊子一般,雙掌猛地向中間一拍。

孫豪的一雙肉掌並沒有變大的樣子,葯神的身軀也沒有變小,可十分詭異的是,孫豪的一雙肉掌碰到葯神的身軀的同時,就完完全全地把葯神身軀壓在了掌心。

啪的一聲,孫豪雙掌合攏。

葯神的身軀在雙掌之間迅速地被拍成了一張薄薄的肉餅,如同人皮一般被壓在孫豪的手掌之中。

葯神的神魂之中,產生了一種生不如死的,徹骨的疼痛,無盡的黑暗空間里,葯神感知得到自己的渾身骨骼被拍成了碎片,感知得到自己的五臟六腑被拍成了粉末,感知得到自己的身軀化成了一張人皮,緊緊地貼在了對手的手掌之中。

無盡的痛苦折磨,神魂不由地在黑暗之中不停地掙扎。

孫豪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從虛空之中傳了出來:「藤酸老兒,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每一個被你煉成藥彘的人,都會遭遇到比你現在百倍一般的痛苦,你知道痛了嗎?」

神魂掙扎之中,葯神不甘地對虛空露出了猙獰的笑容:「老子享受了,阿烏細皮嫩肉,就是爽……」

孫豪感知到葯神的冥頑不靈,心中勃然大怒,嘴裡一聲爆喝:「看來,你真是罪該萬死,罪不可赦,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好好享受一番……」

雙掌一撮,人皮一般的葯神被卷了起來,手中使勁一揉,又給捲成了肉糰子,抬腳夢地一踢,遠遠踢開,追上去,空中狠狠一腳,直接將肉糰子踩到了地底深處,如同一張薄餅,平鋪在了地面之上。

腳尖一挑,餅子又給挑了起來,張嘴一吐,一口火焰吐了出來,薄餅如同紙片被寸寸點著。

橙黃色的火焰十分奇怪,灼燒薄餅的同時,也在治療薄餅的創傷,餅子一邊熊熊燃燒,被燒得外焦里嫩,一邊又被及時治療,反覆地,不斷地重複著煉獄般的折磨。

葯神的神魂,在漆黑的空間之中,不停地翻滾哀嚎,終於,劇烈的折磨,讓他也承受不住了,無休無止,疼如骨髓的燃燒,徹底摧毀了他的驕傲和頑固。

他跪在了空中,面對虛空不停地叩首,只求速死。

孫豪面無表情,雙眼目光炯炯地看著葯神的身軀,沒有絲毫收手的打算。

阿烏遭遇到的重重摺磨和痛苦,在孫豪的心中累積起來三江四海般的仇恨,藤酸公不僅僅要死,而且要死得無比凄慘,要如同阿烏一般,在無盡的痛苦折磨之中,逐漸被磨掉最後一絲神識,徹底化為虛無。

實際,到了現在,孫豪的心中,已經隱約有點後悔,有點愧疚,有些不安。

葯神的話雖然不中聽,但戳中了孫豪的內心,孫豪將阿烏培養得那麼好,那麼光彩奪目,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把阿烏架在了火上在烤,就是讓阿烏成為了木秀於林,可以說,阿烏遭遇到的悲慘,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是孫豪造成的。

而且,如今想來,孫豪豁然發現,或許自己早在設計破虛道路的時候,已經隱約預料到了如今的這一幕,所以自己狠心無比地完全封閉了自己的五感,徹底陷入沉睡之中,其目的,不外乎就是害怕自己屆時狠不下心腸,功虧一簣。

狂虐藤酸公,不過是自己現在對阿烏的一種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