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三九章 阿烏遺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三九章 阿烏遺志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如今,自己的目的達到了,自己成功地進階到了大乘。

可是自己的心中,進階的喜悅,淡了許多。

看著掙扎之中的葯神,孫豪心中無比地明白,自己現在如此殘酷地對待一位大圓滿的合體大能,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是在排解自己心中對阿烏的愧疚和不安。

替天行道,那只是其中一個因素!當然,如若不是藤酸公多行不義,自己如此狂虐一位即將修鍊成為大乘的修士,那是會承擔許多因果的。

任何一位修鍊到合體大圓滿的大能修士,實際都是虛界的一方諸侯,都是虛界鼎鼎大名之輩。

尤其是眼前的葯神,不僅僅是修為高深,也是虛界少有的煉丹大宗師,煉丹術不說排位虛界第一,至少也是前五。

這樣的大能,往往就是一個種族的氣運所中,也往往就是天地的寵兒。

要不是葯神山怨氣衝天,抵消了葯神氣運,孫豪可能也不能如此輕易就能把葯神拿得下來。

站在天道的角度去看,不論孫豪有什麼私心,孫豪此時,的確是在替天行道了。

何況,孫豪的私心,其實也是一種天道報復,畢竟來說,為了自己的大乘機緣,藤酸公把阿烏和阿烏身邊的修士都煉製成了葯彘,其中仇怨,結得深了。

三昧真火,加治癒神術。

孫豪一邊燒藤酸公,一邊治癒藤酸公,足足將其折磨了半年之久,藤酸公的神魂意志,在無邊的痛苦之中,逐漸消磨一荊

就在藤酸公的神火完全熄滅的這一刻,孫豪仰天一聲長嘯,背後沉香劍微微一晃,天空之中,飄灑起一片片雪花般的劍羽。

整個烏雲籠罩的空間之中,一片燦爛銀光,劍羽看似緩慢地向前涌去,一波波沖刷。

藤酸公如同薄餅的身軀先是被切成了一片片,如同樹葉,隨後又在劍羽的沖刷之下,被切得越來越小,到了最後,徹底化為了飛灰。

這種化灰,是真正一劍劍被切成的灰,每切一劍,藤酸公那還沒有完全消散的神魂就會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哀嚎,神魂之中,實際此時已經哀叫連連,徹底迷離。

孫豪的聲音在藤酸公的神魂之中,冷冷地響起:「你罪孽深重,活該千刀萬剮。」

說完,孫豪沉香劍又是一擺,天空之中,吹起了陣陣狂風,化為飛灰的藤酸公身軀如同粉末一般,四處飄散,不知去向,幾乎是同時,孫豪的沉香劍出現在藤酸公的識海之中,崩的一劍,將藤酸公最後的神魂也活活崩散,隨同他的身軀一起,四處飄逸而去。

半空之中,孫豪低沉地說道:「雖然你已經聽不到了,但我還是要告訴你,現在這叫挫骨揚灰……」

各種手段狂虐之後,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一代天驕,葯族真正的主宰,一族鎮族大能,在孫豪的沉香劍下,神魂俱滅。

孫豪的肉身之軀微微顫動,嘴裡不由自主地爆發出陣陣輕嘯,一種複雜的,別樣的情緒湧上心頭,久久不絕。

有內疚,有不甘也有欣慰,同時也有一種無奈,往事不可追,人死不能復生的無奈。

最終,這種情緒變成了大仇得報的放鬆,孫豪長長地一聲嘆息,身軀平靜下來。

小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沒有了最後的堅持和不甘,失去了獨立意志,跟孫豪再度徹底融為了一體。

孫豪雙目神光閃閃,仰望天空,心中卻是明白,直到這一刻為止,自己才算真正地渡過了大乘之劫,完成了九合圓滿的最後一步,補齊了最後的缺陷。

心靈的無缺,肉身有缺而圓,入大乘!

自己前來葯族的最大目標已經達成,按道理,自己可以就此離去,可以就此抽手。

畢竟來說,小葯的意志之中,牢牢惦記的,還是給阿烏報仇,其他事情,小葯並無堅持。

飄飛空中,孫豪俯視整個葯神山,絕世仙峰依然籠罩在自己八風定域緝拿而來的烏雲之下,葯神山外,成千上萬的葯族修士依然匍匐在地上,虔誠地祈禱,希望他們的葯神能夠煉製成絕世神丹,神功大成。

這些葯修絲毫不知的是,他們的葯神已經被自己滅殺在了當場,所謂靈丹,不過是自己的布局而已。

雙目神光閃爍,半空之中,孫豪突然向外伸手一抓。

抓出去之後,手掌好似沒有多大變化,速度也好似不快,就是一個小巴掌從層層黑雲之中飛出,抓向了葯神山旁邊的南極老人峰。

那座仙峰之上,有修士化為一道銀光不停飛遁,閃爍,但最終沒能逃脫,手掌準確無比,抓住了他的脖子,速度飛快地,縮回了烏雲之中。

皓首白髮的南極老人星不停地掙扎著,雙手緊緊地抓住孫豪強有力的手掌,想從中逃脫,但於事無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抓進了烏雲之中。

入目,看到一襲青衫的孫豪,南極老人星停止了掙扎,老老實實地被孫豪抓在空中,嘴裡說道:「葯族小老兒南極老人,拜見大人。」

孫豪手一放,南極老人被扔在了自己的身前。

目無表情地,孫豪冷冷一哼,雙手一背,遙望天空,嘴裡清冷地說道:「給你一刻鐘。」

沒說任何東西,就是一句給你一刻鐘。

但南極老人星已經瞬間明白了孫豪的意思,在這種絕世大能之前,任何辯解可能都是蒼白無力的,自己要想活下來,就看這一刻鐘之內的表現了。

自己身上的一些小秘密,怕是在這種絕世大能的眼中,也完全沒有什麼秘密可言,要不然,他怎麼會單單把自己給攝取過來呢?

嘴裡一聲長嘆,南極老人匍匐在了空中,嘴裡朗聲說道:「事到如今,大人其實可以選擇兩個方向,無論是哪一個,南極我都願意極力配合大人,絕無二心。」

孫豪依然雙手背負,臉上沒有任何錶情。

南極老人星匍匐在地上自顧自地說道:「一種,大人網開一面,就此離去,葯族實力大損,但不敢怨恨大人,也萬萬不敢升起半點報復大人及大人種族的心思,我們葯族,惹不起一個有大乘的種族……」

說到這兒,南極老人星的語氣之中充滿了苦澀。

葯族煉丹術,葯族神奇的靈藥,都是被人垂涎的寶貝,此次大變,何嘗不是葯族在鬥法之中失敗,被人謀算的最終結果呢?

但既然失敗,就必須有承擔失敗的心裡準備。

孫豪依然沒有說話,靜靜地凝立半空之中。

南極老人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匍匐在地上,朗聲說道:「大人眼神如電,些許手段自然瞞不過大人,但如若是大人真要斬草除根,那麼還請大人憐憫我葯族億萬蒼生,替我葯族做主,大人如若願意庇護我葯族,南極我願意鼎力配合。」

說完,南極老人星匍匐在空中,恭敬地叩首,嘴裡又懇求道:「葯族苦難深重,藤酸公縱然有所不是,卻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罪不容赦但功不可沒,阿烏乃是我葯族福星,可不能變成我葯族災星。」

南極老人星說起阿烏,孫豪的臉色這才稍稍緩和,雙手一抬,南極老人星的身軀被震了起來。

眼睛依然望向天空,孫豪嘴裡輕聲說道:「阿烏遭受無邊痛楚之際,自我潰散,化為靈藥之際,依然留下遺志,讓我福佑葯族。」

南極老人星低眉垂首,嘴裡喃喃說道:「阿烏之殤,乃是我葯族之疼,南極最不同意的就是藤酸公對阿烏的處置,不過事已至此,葯族怎麼走,怎麼做,全憑大人一言而決,大人,你請看……」

說話之中,南極老人星的頭頂,那個光瓦亮的大腦門突然裂開,掀開了頭蓋骨,紅白相間的腦漿之中,孫豪一眼就看到了一截青幽的木藤正在緩緩蠕動,如同一條生長在腦漿之中的蠕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