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四五章 三生三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四五章 三生三世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三生情緣,有緣無分。

三生三世,刻骨銘心,留下一身傷痕。孫豪蹲在了瓊墓之前,伸手撫摸瓊字,心中悲傷,久久難以自抑。

一世情緣,瓊兒身為普通人,在自己最為艱苦的時候,在王村那個小漁村之中,她照顧了自己一年多,無怨無悔,讓自己從經脈寸斷的危機之中走了出來。

後來當自己狠心離去之後,無依無靠的她曾經嫁人,成為她一生之中,最不願意回想的往事,再後來,當自己成為天靈大陸第一修士,並且鎮守歸一宗,差不多又忘了這個平凡的妹妹的時候,她不遠千山萬水,依靠自己的雙腳,從萬魂山一步步走到了歸一宗,目的就是能夠就近照顧自己。

一世情緣的最後,就是自己無能為力地看著她逐漸老去,最終含笑逝去在了自己的懷中。

事情已經十分久遠,久遠到了孫豪差不多都回想不起的地步了,差不多到了孫豪都要忘了那曾經的平凡了。

可是如今回想,依然是那樣地刻骨銘心,自己不是忘記了,而是自己不想去回憶而已。

二世情緣,也是自己最為危難的時候,那時自己破虛而來,修為耗盡,被迫化身成了沉香劍,落在了下虛邊荒之外,等待著人的幫助。

是小青再度把自己背了回去,嘴硬心軟,心靈純凈的小青,如同一個小精靈,給最為虛弱的自己撐起了一片天空,在她的幫助下,自己重新踏上了修行之路。

忘不了自己修行殺戮大勢的時候,因為幫助自己,小青愣是修成了愛之劍意,用她的嬌柔和一腔無限愛念,讓自己修成了十分難以練成的強大殺戮劍勢,成就了自己的無雙劍骨,她又是以怎麼樣的一種濃濃的情義,才能守得住自己那種凜冽無比的殺戮之意。

二世小青,她依然不善戰鬥,到最後,自己錘鍊無雙劍骨招來天地大難,她性子外柔內剛,跟如雪一起,自刎在了凌天劍派,獨獨留下了一滴不死之血,後來被自己融入仙梨樹之中,默默地陪伴自己,等待自己的歸來。

可是一直到現在,自己才剛剛知道,小青就是瓊兒轉世之身,她依然是跟以往一樣,平凡而樸實,毫不聲張,要不是她的三世之身出現,或許自己永遠也不會知道這樣的秘密。

或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瓊兒的每一次出現,每一次轉世,都是自己最脆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

三世阿烏,依然如此,自己化身小葯,神智完全陷入沉睡,是阿烏找到了自己,將自己帶出了葯谷,將自己帶入了布局之中。

這些年來,自己沉睡之中,有意無意地,推進著自己的布局,阿烏總是小心翼翼,用心地照顧著自己的靈藥之軀,實際上,心思通明的阿烏早就感知到了自己的異常。

可是阿烏無論是在什麼情況下,都是毅然決然地站在了自己的身邊,無怨無悔地陪伴著自己。

孫豪眼淚滾滾。

不由想起了阿烏最終的遺志,阿烏讓自己答應她,一再叮囑自己,幫她庇護葯族。

可實際上,這是因為她知道自己有能力,知道自己來歷非凡有些蹊蹺,不過,她依然是選擇了站在自己這一邊。

實際上,如若她選擇站在葯族的立場,選擇主動配合葯神的話,更加能夠順理成章,也或者真能給自己造成許多麻煩,自己能否順利進階大乘,都平添許多變數。

想一想阿烏的選擇,再想一下阿烏選擇之後遭遇的痛不欲生,還有阿烏選擇之後的無怨無悔,孫豪的心中,就不由隱隱作痛。

三世阿烏,三魂七魄,獨缺一魂,那一魂說不定就是二世小青留下的不死之血,帶走了一絲殘魂。

三世阿烏,最終用自己的肉身之軀,幫助孫豪完成了大乘之軀的修鍊。

三生三世,每一世的情緣都是那樣地刻骨銘心。

孫豪心中悲慟,蹲在瓊墓之前,久久無聲。

須彌凝空塔外,更多的修士出現了,默默地站在遠方,看著悲傷的孫豪,並沒有靠近。

他們身為塔內的修士,能夠清晰地感知得到須彌凝空塔之內漂泊的憂傷,能夠清晰地感知得到孫豪現在的那種難以言表的難過思念和哀傷。

世人都道仙人好,誰知仙人心枉然。

一步步修行,走到如今,站在瓊墓之前,孫豪感覺心中好累好累,進階大乘之後的那種喜悅,那種俯視蒼生的喜悅,不知不覺淡了許多許多。

良久之後,孫豪身軀後方,須彌凝空塔之前,軒轅紅輕聲對邊上的小火說道:「小火妹妹,你保持人形狀態,去陪陪沉香吧,其他人,跟我入塔,不要打擾沉香,各位,隨著沉香此次修為大進,須彌凝空塔又有嶄新變化,等待大家的事情還很多,沒事就不要來這瞎轉悠了。」

軒轅紅身邊,各位修士齊齊說好,身軀慢慢變淡,都消失不見。孫豪的心情,他們理解,但他們也知道,自己站在這兒於事無補,這些東西,只能孫豪自己消化。

只有小火,身軀騰空一躍,向孫豪身邊落了下去。

站在瓊墓之前,小火的雙眼之中也露出了絲絲緬懷,伸出胖乎乎的小手,默默地摸摸墓碑。

良久之後,小火向孫豪走了過來,張開雙手,緊緊地擁住了孫豪。

孫豪眼淚婆娑之中,好似看到瓊兒緩緩地走了過來,把自己的腦袋抱到了她的胸前,情不自禁地,孫豪展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眼前的人兒。

小火心中輕輕一嘆,想起了漁村之中的往事,想起了瓊姐經常哼給孫豪聽的那一首樸實的歌謠,嘴裡輕輕地哼了起來:「晚風輕拂著澎湖灣,白浪逐沙灘,沒有椰林醉斜陽,只是一片海藍藍,坐在門前的矮牆上一遍遍回想,也是黃昏的沙灘上有著腳印兩對半,那是姥姥拄著杖將我手輕輕挽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

孫豪好似回到了昔日的王村,好似回到了那個自己經脈寸斷,躺倒在床上不能動彈的日子,眼神之中一片恍惚,竟然就這樣抱住王瓊形態的小火沉沉睡去。

小火溫柔地抱著孫豪,嘴裡輕輕地哼著歌謠,臉上露出了絲絲幸福滿足的光芒,心中,也湧起了柔情和淡淡的哀傷。

三生三世,三世情緣,有緣無份,瓊姐好慘的埃

真是造化弄人,讓人無可奈何。

孫豪的心情她感同身受,瓊姐三生三世的情誼,更是讓她心中湧起敬佩,這是一段無限凄美的故事,想想就讓人心痛,想想就讓人唏噓。

只希望哥哥能夠好起來吧,哥哥已經修成了虛界少有的絕世大能,差不多已經站在了虛界的頂端,想來,也不是這點悲傷能夠擊倒的。

不過,哥哥能夠對瓊姐三生三世如此悲傷,小火終於也好似回到了從前,哥哥修為越來越高,小火感覺過去的故事距離自己也就越來越遠,直到今日,小火終於才有了全新的感知,哥哥還是跟以前一樣,有血有肉。

哥哥並不只是高高在上的大能修士,哥哥還是那個有情有義的少年修士,還是那個將自己帶在身邊,千方百計為自己續命的哥哥。

想著想著,小火不由逐漸地痴了,好似回到了積炎山,好似看到了第一次遇見孫豪的那個時候。

可惡的大蜈蚣被哥哥隨手滅了;哥哥走的時候,對自己招招手,把自己帶出了那個滿是火焰的無情的山脈;從王村回去,自己壽元將近的時候,哥哥狠心想讓自己在積炎山平靜地老去

一幕幕往事湧上心頭,懷抱著孫豪,小火臉上的表情逐漸平靜下來。

瓊姐三生三世,都要追尋著哥哥的腳步,那麼自己呢,化身成了瓊姐的樣子,卻比塹枚啵既然如此,那自己還有什麼理由對哥哥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