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五六章 神奇小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五六章 神奇小豪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阿碧睜大了雙眼,好奇地看著孫豪。

孫豪嘿嘿笑道:「普通蛋,是很難豎起來的,但是每個蛋都是略有不同的,這其實是考驗修士的觀察力,阿烏,你來對著光線看,你會發現,每隻蛋的底部,其實都有著十分細微的凹凸不平……」

話沒說完,龍鬚阿菜一個腦瓜崩敲了過來:「好你個小豪,就知道這些歪門邪道,好好一個葯神庇佑的豎蛋大典,你居然也整出一個豎蛋神功,氣死我了。」

他的身邊,海葵阿豹一伸手,攔住了他繼續追砍孫豪,嘴裡說道:「好了,阿菜,我覺得小豪說得也有道理,葯神庇佑的,應該是自身有些能力的修士,你沒看到海圖騰裡邊一些大家族的孩子普遍有著較高的豎蛋成功率嗎?行了,只要不違背規則,多一些技巧也是必須的。」

孫豪已經習慣了老爹的種種親昵舉動,也不覺得老爹敲在自己身上的手指會有多大的力道,當即嘿嘿笑了起來,嘴裡說道:「阿碧,走,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我教你完整版的豎蛋神功。」

孫豪帶著蹦蹦跳跳的阿碧揚長而去,身後,留下了豎鼻子瞪眼睛的龍鬚阿菜。

時間過得飛快,孫豪再次下過四次大海,成功將自己在暴風核心區域的堅持時間提升到半個多時辰之後,一年的春分很快就要到了。

阿碧需要到最近的海圖騰小鎮參加成年禮了。

小漁村之中,第一大廚阿菜叔其實就是實際意義上的村長,召集所有人商議之後,決定讓龍鬚小豪帶著阿碧去福爾那小鎮去參加成年禮。

原因則是漁村之中,龍鬚小豪的膽子最大,水性最好,架船能耐最強。

小漁村十分偏遠,此去福爾那小鎮大約需要十天左右的航海時間,其他人去,還真的不一定有龍鬚小豪合適。

確定了龍鬚小豪為主,又讓另兩個年紀稍大,能力稍弱,但人相當老實可靠的海葵兄弟,海葵阿蛤、海葵阿蜊當下手,一行三人划動小漁船,向福爾那小鎮而去。

海葵兄弟都是海葵爺爺的後輩,兩人是雙生靈藥所化,相當罕見,可惜當年成年禮的時候出了狀況,只能留在了漁村,繼續修行,前途也就不大了。

憨厚的海葵兄弟,只希望阿碧此次表現得能夠更好一些了,兩人都是航海能手,出海之後,也沒請示孫豪,自顧自地揚帆而起,看準了航向,直向福爾那小海港而去。

小漁村的位置相當好,恰好是在一個避風的港口,平時很安全,出海口也就只有一個方向,平時在附近海域活動慣了的海葵兄弟,在小漁船航行了兩日之後,就有點迷茫了。

茫茫大海,四面不見任何參照物,跑來跑去,完全失去了方向感,掌舵的大哥海葵阿蛤航行的方向,受到了弟弟海葵阿蜊的質疑,兩兄弟爭得面紅耳赤。

珊瑚阿碧有點傻眼了。

貌似小漁村的修士要想到達福爾那小鎮可能真心並不容易。

孫豪笑著沒有說話,阿碧上去說道:「蛤蜊大哥,別爭了啊,稍稍偏點向,應該問題不會特別大吧。」

海葵阿蛤沉聲說道:「阿碧你有所不知,我最善於看方向,最善於觀察方位,不信你拿手到海水之中試一試就知道,現在的海水有兩股水溫,時冷時熱,那就是我走的順流航線,絕對錯不了,這麼過去,才是正確的航線。」

海葵阿蜊大聲說道:「就算你的方向正確又能怎麼樣?阿碧,哥哥我最強的是感受風向,是感受風中的變化,這兒的風,明顯異常,那意味著什麼你知道嗎?那意味著前方會有強大的暴風雨,一旦我們順著這條航線走下去,怕是……」

阿碧也糊塗了,好似兩位海葵大哥說的都有道理呢,她也不知道聽誰的好了。

不由地,阿碧將目光投向了孫豪。

在小漁村之中,龍鬚小豪就是一個怪胎,一個傳奇,一個神奇的獨行俠,經常在雷雨天氣下海,經常帶回一些特殊的海貨給大家改善伙食。

雖然龍鬚小豪很少跟大家比試什麼,但是大家公認,龍鬚小豪的航海技術可能是小漁村最強大的。

海葵兄弟此時也才想起,貌似此行的老大是龍鬚小豪才是,不由地,也齊齊看向孫豪,想聽聽他的意見。

孫豪坐在船尾,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嘴裡說道:「其實,蛤蜊兄弟說得都對,我們前進的方向,是絕對正確的方向,而我們的正前方,的確會有一場即將到來的雷雨風暴攔路,其實,我們需要做的事很簡單,就是判斷一下有沒有其他的道路,或者是我們能否直接從風暴中過去。」

海葵阿蜊張嘴說道:「這風暴可能極其猛烈,建議最好不要……」

他的話沒有說完,海葵阿蛤已經打斷他的話,嘴裡沉聲說道:「小弟,你難道忘了我們兄弟是為何沒有趕上成年禮的嗎?」

神情激動,海葵阿蛤站在船頭,手指大海,大聲說道:「還不是因為這該死的雷雨風暴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海葵阿蜊也吼了起來:「難道你忘了?老爹為了我們能夠趕上成年禮,帶領我們勇闖暴風雨,結果永遠留在了大海之中嗎?」

看到吵起來的蛤蜊兄弟,阿碧有點不知所措。

孫豪挺身而起,大手一伸,嘴裡說道:「兩位兄弟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兩位兄弟不要爭論了,我來判斷一下,再做定論。」

說完,孫豪大踏步走到船帆之下,用手拉住了船帆,感受了一下風向,又爬上去一點,伸手出去,感受了一下風中的濕潤度。

完了,一個空翻,落在船上,彎下腰身,認真地感知著船下的水流速度。

做完這一切,孫豪盤膝坐在了船艙的木板上,緊閉雙目,思考了半盞茶的功夫,等兩兄弟的情緒稍稍平穩下來之後,這才悠然睜開雙眼。

手對前方一指,孫豪嘴裡說道:「如若我們按照最正確的方向行走,那麼,我們就會直接撞入暴風雨的核心區域,那樣的話,我們將十分危險。」

沒等兩兄弟說話,孫豪繼續說道:「但如若我們繞開暴風雨的方向,曲線前進的話,時間上可能又來不及,暴風雨的面積很大,繞不過去。」

聽到孫豪的話,海葵兄弟一呆,阿碧的臉上一臉蒼白。

繞不過的暴風雨,或許會成為阿碧這一輩子的遺憾,或許阿碧也會如同海葵兄弟一般,錯過成年禮,最終不得不在小漁村成為一個普通葯修。

阿碧緊緊咬住了自己的牙關。

孫豪面色依舊沉靜,腳下輕輕一抖,小船如同離弦之箭,偏離很遠的位置,彎下腰身感知一下。

站直起身,孫豪笑著說道:「我這兒有個折衷方案,阿蛤,你來看,洋流的面積其實挺廣,如若我們向外偏移一點,應該依然是在順流而去,阿蛤,你來試一試。」

阿蛤聞言彎下腰,手伸進海水之中,認真感知,半響之後,他的臉上浮現出十分敬佩,外加十分震驚的表情,嘴裡說道:「小豪兄弟,你真是太厲害了,如若不是你的提醒,我根本感知不到這周邊的洋流,不錯,如若是順著這個方向,我們就算是偏,也偏不到哪那兒去。」

孫豪笑著點點頭,又站在船上,拉了拉船帆,感知一下海風,嘴裡說道:「阿蜊,你來感知一下,這個方向的暴風雨是不是比剛剛那邊會弱上許多?」

阿蜊點點頭,過來如同孫豪一般認真感知了一下,臉上也露出敬佩的表情,嘴裡說道:「小豪兄弟,你真是太厲害了,不錯,這個方嚮應該是風暴的外圍了,不過……」

孫豪知道他想說什麼,打斷他的話,笑著說道:「這已經是最穩妥的辦法了,為了阿碧,我必然會駕船一試,蛤蜊兄弟如若是不去,你們倒是可以用木筏就此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