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六零章 我要發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六零章 我要發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簡單點說,逆霸就是找超越了自己的存在去抗爭,去戰鬥,平霸就是找跟自己勢均力敵的對手針尖對麥芒。樂文o-m。

還有最後一種霸,那就是以大欺小,以絕對的優勢,面對弱者的時候,展現自己的霸道,讓弱者瑟瑟發抖的順霸了。

這種霸氣之勢,其實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找到一些弱者,毫不講理地打一頓,讓弱者膽戰心驚,驚恐萬分,不敢對抗,那麼這種霸氣之勢就算是成了。

想到這種霸!孫豪的臉上就露出了絲絲苦笑,這種霸氣跟孫豪的性格並不是怎麼合拍,別的修士修行或許很容易的東西,在孫豪這兒怕是並不簡單。

一句話,個性使然,讓孫豪怕是很難體會得到這種霸氣之勢的精髓。

孫豪踏入修行之道前,在母親的教導之下,飽讀詩書,已經養成了較為厚道的為人處事的習慣。

進入宗門之後,無論是修行到哪一個階段,孫豪都是用心在積累自己的知識,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可以說,孫豪的一身學識,驚天動地。

這些學識也就造就了孫豪特殊的性格。

孫豪這一路走來,做人處事都講究一個四平八穩,溫文爾雅,有禮有節。

哪怕是身為絕世大能修士了,孫豪也不曾主動去欺凌壓迫比自己修為稍弱的修士。

相反,這一路走來,孫豪總是在挑戰高手,總是在跟自己境界之上的對手在相互抗爭。

也就是說,孫豪修行逆霸或者是平霸都會覺得理所當然,唯獨修行這欺壓弱小的霸道之勢,有點尷尬了。

主動欺負別人這樣的事,孫豪還真沒想過。

無語苦笑,孫豪心中倒是也判斷出順霸之道的一些要點。順霸講究的是一個「壓」和一個「蠻」。

以一種蠻不講撈,壓製得對手動彈不得,應該就是這種霸的絕對精髓。

這就尷尬了。

孫豪過去辦事,那都是有理有據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現在要蠻橫地這麼來,是不是需要把刑天巫魄給放出來去修行呢?

刑天巫魄的成長環境倒的確是特殊的蠻族之中,辦事也是肆無忌憚,什麼事都敢幹,或許讓刑天巫魄去修行這種霸氣是最好的選擇了。

當然,還有一種方式,也適合孫豪修行這種霸氣姿態。

那就是,給孫豪一個發飆的理由。

想到這一點,孫豪心中不由微微一動。

目前來說,孫豪化身葯神,藏在了葯族在修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苦難深重的葯族,卻是發飆理由最多的一個種族,虛界萬族之中,很多種族都有煉丹或者煉藥之術,窺伺葯族卻是經常性的事。

那也就是說,孫豪倒是可以輕輕鬆鬆找到不少發飆的理由來修行自己的霸道之術。

如此看來,自己怕是得繼續在葯族修行一段時間,把自己的霸道之勢修鍊成功了再回去人族了。

或許,一飲一啄皆是前定,自己前來葯族修行,答應了阿烏要照料葯族,如今修行霸道之術,很可能既是自身修行的需要,也是穩定葯族周邊,震懾虛界萬族的需要。

心中開始盤算自己需要怎麼樣發飆,要找哪些理由發飆,孫豪的身上逐漸露出了一種晦澀莫名的氣息。

阿碧和海葵兄弟又開始進入一種十分自然的忽視狀態。

怎麼說呢,明明孫豪就在他們身邊,可是他們沒有多大感覺地忽視了孫豪的存在,明明孫豪才是隊伍的主心骨,但因為忽視了孫豪的存在,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他們三個在商議著辦。

孫豪完全沒有干涉,也沒有插手的打算,畢竟來說,孫豪只是小漁村的一個過客,將來一日,自己必然會破空而去,很多事情,不能越俎代庖,還是讓他們自己去做吧。

實際,領悟到了霸道的不同修習之術后,孫豪離開的日子也就逐漸近了,頂多還有五年,孫豪就能完全領悟到天地霸道之力,形成自身的相應神通,抽身而去。

小漁村,始終只是自己修行大道之上的小小一個點。

孫豪思考自己需要怎麼修行霸道,思考自己要怎麼樣在葯族之內掀起一股強大的風暴,威懾四方的同時,時間飛快流過。

又是一年春分到。

小鎮港口迎來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金色的太陽,染紅了裕小鎮高大的建築好似還是沉睡的猛獸,彎在海港之中的漁船,還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

當太陽躍出海面的這一刻,一縷陽光從天際落了下來,直直地鋪設在海面之上。

就在這一刻,陽光好似在海面上鋪成了一道直直的天梯,從太陽之上直直地鋪向海港之中,孫豪十分驚訝地發現,這一縷陽光直直地從遙遠的海邊,照射在了自己的小漁船之上,將自己和船上的三位同伴染成一片金黃。

這又意味著什麼呢?

孫豪心中不由驀然一動。

或許,天地之間,自有規則,自有偉力,有些氣勢隱約相連,自己在葯族的地位獨一無二,自己來的這個小海港,連太陽都首先照耀自己的埃

海葵兄弟映照太陽,舉起了雙手,高聲呼號,阿碧的臉上也洋溢起來陣陣燦爛的笑容。

孫豪輕聲說道:「日出東方,陽光普照,阿碧,這可是吉兆,阿碧,祝願你馬到成功。」

阿碧十分自然地笑著說道:「謝謝你,小豪哥。」

海葵兄弟也好,阿碧也好,此時並沒有發現自己前面忽視過孫豪的存在,他們自然而然接受了孫豪現在的狀態。

海葵阿蛤笑著說道:「阿碧,我們走吧,早點去準備,說不定還能佔據一個好位置。」

阿碧大聲說好,一行四人從小漁船躍身而起,通過相連的其他小漁船,向岸上掠去。

孫豪發現,這個時候,很多小漁船之上,也出現了類似自己們一樣的修士,向小鎮的廣場上奔行而去。

剛剛上岸,走了沒幾步,前方發現一出崗哨,十幾個葯修手持明晃晃的長劍,攔在了路上。

其中一人緩緩說道:「小鎮廣場容納的修士有限,外來的各個漁村,只准未成年小傢伙可以進去,其他人等,都在海港外邊候著吧。」

阿碧不由微微一呆。

海葵兄弟皺起了眉頭,他們可是很希望能夠看到成年禮的盛大儀式,可是到了地頭,居然進不去。

前方攔路的葯修都是海葯族的弟子,修為高深,可不是海葵兄弟這樣的野路子能夠比擬的,沒辦法,海葵阿蛤嘆了一口氣說道:「阿碧,你自己進去吧。」

阿碧點點頭,取出自己手中參與成年禮的身份銘牌,排在長長地隊伍之中,向前走了進去。

孫豪身軀微微一晃,緊隨阿碧身後,臉帶笑容,不慌不忙也走了進去。

此時,無論是阿碧還是海葵兄弟,也無論是前方的攔路修士,都好似沒有看到孫豪一般,孫豪變成了隱形人,不知不覺,神態自然地跟在阿碧身後,走進了小鎮的廣常

阿碧進入廣場之中,向前一看,已經看到了前方一排排站立整齊,總數不下三百的少男少女。

小鎮之內的修士早已經準備好了!阿碧看到黑壓壓的競爭對手,心中沒由來地稍稍一慌。

就在此時,孫豪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阿碧,加油,我看好你哦。」

阿碧順著聲音,側頭一看,發現小豪哥對著自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看到孫豪的笑容,阿碧的心中突然安定下來,好似瞬間充滿了信心。

只不過,阿碧的心中又瞬間疑惑起來,小豪哥是怎麼混進來的呢?自己剛剛怎麼就沒有發現小豪哥呢?

好奇怪哦。小豪哥是怎麼做到的?小豪哥好神奇的啊,對了,自己製作的風箏是小豪哥幫忙改裝的,自己的豎蛋神功也是小豪哥傳授的。

或許,自己真的能有不錯的表現!

簡單點說,逆霸就是找超越了自己的存在去抗爭,去戰鬥,平霸就是找跟自己勢均力敵的對手針尖對麥芒。樂文o-m。

還有最後一種霸,那就是以大欺小,以絕對的優勢,面對弱者的時候,展現自己的霸道,讓弱者瑟瑟發抖的順霸了。

這種霸氣之勢,其實是最沒有技術含量的,找到一些弱者,毫不講理地打一頓,讓弱者膽戰心驚,驚恐萬分,不敢對抗,那麼這種霸氣之勢就算是成了。

想到這種霸!孫豪的臉上就露出了絲絲苦笑,這種霸氣跟孫豪的性格並不是怎麼合拍,別的修士修行或許很容易的東西,在孫豪這兒怕是並不簡單。

一句話,個性使然,讓孫豪怕是很難體會得到這種霸氣之勢的精髓。

孫豪踏入修行之道前,在母親的教導之下,飽讀詩書,已經養成了較為厚道的為人處事的習慣。

進入宗門之後,無論是修行到哪一個階段,孫豪都是用心在積累自己的知識,閱讀了大量的書籍,可以說,孫豪的一身學識,驚天動地。

這些學識也就造就了孫豪特殊的性格。

孫豪這一路走來,做人處事都講究一個四平八穩,溫文爾雅,有禮有節。

哪怕是身為絕世大能修士了,孫豪也不曾主動去欺凌壓迫比自己修為稍弱的修士。

相反,這一路走來,孫豪總是在挑戰高手,總是在跟自己境界之上的對手在相互抗爭。

也就是說,孫豪修行逆霸或者是平霸都會覺得理所當然,唯獨修行這欺壓弱小的霸道之勢,有點尷尬了。

主動欺負別人這樣的事,孫豪還真沒想過。

無語苦笑,孫豪心中倒是也判斷出順霸之道的一些要點。順霸講究的是一個「壓」和一個「蠻」。

以一種蠻不講撈,壓製得對手動彈不得,應該就是這種霸的絕對精髓。

這就尷尬了。

孫豪過去辦事,那都是有理有據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現在要蠻橫地這麼來,是不是需要把刑天巫魄給放出來去修行呢?

刑天巫魄的成長環境倒的確是特殊的蠻族之中,辦事也是肆無忌憚,什麼事都敢幹,或許讓刑天巫魄去修行這種霸氣是最好的選擇了。

當然,還有一種方式,也適合孫豪修行這種霸氣姿態。

那就是,給孫豪一個發飆的理由。

想到這一點,孫豪心中不由微微一動。

目前來說,孫豪化身葯神,藏在了葯族在修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苦難深重的葯族,卻是發飆理由最多的一個種族,虛界萬族之中,很多種族都有煉丹或者煉藥之術,窺伺葯族卻是經常性的事。

那也就是說,孫豪倒是可以輕輕鬆鬆找到不少發飆的理由來修行自己的霸道之術。

如此看來,自己怕是得繼續在葯族修行一段時間,把自己的霸道之勢修鍊成功了再回去人族了。

或許,一飲一啄皆是前定,自己前來葯族修行,答應了阿烏要照料葯族,如今修行霸道之術,很可能既是自身修行的需要,也是穩定葯族周邊,震懾虛界萬族的需要。

心中開始盤算自己需要怎麼樣發飆,要找哪些理由發飆,孫豪的身上逐漸露出了一種晦澀莫名的氣息。

阿碧和海葵兄弟又開始進入一種十分自然的忽視狀態。

怎麼說呢,明明孫豪就在他們身邊,可是他們沒有多大感覺地忽視了孫豪的存在,明明孫豪才是隊伍的主心骨,但因為忽視了孫豪的存在,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他們三個在商議著辦。

孫豪完全沒有干涉,也沒有插手的打算,畢竟來說,孫豪只是小漁村的一個過客,將來一日,自己必然會破空而去,很多事情,不能越俎代庖,還是讓他們自己去做吧。

實際,領悟到了霸道的不同修習之術后,孫豪離開的日子也就逐漸近了,頂多還有五年,孫豪就能完全領悟到天地霸道之力,形成自身的相應神通,抽身而去。

小漁村,始終只是自己修行大道之上的小小一個點。

孫豪思考自己需要怎麼修行霸道,思考自己要怎麼樣在葯族之內掀起一股強大的風暴,威懾四方的同時,時間飛快流過。

又是一年春分到。

小鎮港口迎來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金色的太陽,染紅了裕小鎮高大的建築好似還是沉睡的猛獸,彎在海港之中的漁船,還籠罩在一片陰影之中。

當太陽躍出海面的這一刻,一縷陽光從天際落了下來,直直地鋪設在海面之上。

就在這一刻,陽光好似在海面上鋪成了一道直直的天梯,從太陽之上直直地鋪向海港之中,孫豪十分驚訝地發現,這一縷陽光直直地從遙遠的海邊,照射在了自己的小漁船之上,將自己和船上的三位同伴染成一片金黃。

這又意味著什麼呢?

孫豪心中不由驀然一動。

或許,天地之間,自有規則,自有偉力,有些氣勢隱約相連,自己在葯族的地位獨一無二,自己來的這個小海港,連太陽都首先照耀自己的埃

海葵兄弟映照太陽,舉起了雙手,高聲呼號,阿碧的臉上也洋溢起來陣陣燦爛的笑容。

孫豪輕聲說道:「日出東方,陽光普照,阿碧,這可是吉兆,阿碧,祝願你馬到成功。」

阿碧十分自然地笑著說道:「謝謝你,小豪哥。」

海葵兄弟也好,阿碧也好,此時並沒有發現自己前面忽視過孫豪的存在,他們自然而然接受了孫豪現在的狀態。

海葵阿蛤笑著說道:「阿碧,我們走吧,早點去準備,說不定還能佔據一個好位置。」

阿碧大聲說好,一行四人從小漁船躍身而起,通過相連的其他小漁船,向岸上掠去。

孫豪發現,這個時候,很多小漁船之上,也出現了類似自己們一樣的修士,向小鎮的廣場上奔行而去。

剛剛上岸,走了沒幾步,前方發現一出崗哨,十幾個葯修手持明晃晃的長劍,攔在了路上。

其中一人緩緩說道:「小鎮廣場容納的修士有限,外來的各個漁村,只准未成年小傢伙可以進去,其他人等,都在海港外邊候著吧。」

阿碧不由微微一呆。

海葵兄弟皺起了眉頭,他們可是很希望能夠看到成年禮的盛大儀式,可是到了地頭,居然進不去。

前方攔路的葯修都是海葯族的弟子,修為高深,可不是海葵兄弟這樣的野路子能夠比擬的,沒辦法,海葵阿蛤嘆了一口氣說道:「阿碧,你自己進去吧。」

阿碧點點頭,取出自己手中參與成年禮的身份銘牌,排在長長地隊伍之中,向前走了進去。

孫豪身軀微微一晃,緊隨阿碧身後,臉帶笑容,不慌不忙也走了進去。

此時,無論是阿碧還是海葵兄弟,也無論是前方的攔路修士,都好似沒有看到孫豪一般,孫豪變成了隱形人,不知不覺,神態自然地跟在阿碧身後,走進了小鎮的廣常

阿碧進入廣場之中,向前一看,已經看到了前方一排排站立整齊,總數不下三百的少男少女。

小鎮之內的修士早已經準備好了!阿碧看到黑壓壓的競爭對手,心中沒由來地稍稍一慌。

就在此時,孫豪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阿碧,加油,我看好你哦。」

阿碧順著聲音,側頭一看,發現小豪哥對著自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看到孫豪的笑容,阿碧的心中突然安定下來,好似瞬間充滿了信心。

只不過,阿碧的心中又瞬間疑惑起來,小豪哥是怎麼混進來的呢?自己剛剛怎麼就沒有發現小豪哥呢?

好奇怪哦。小豪哥是怎麼做到的?小豪哥好神奇的啊,對了,自己製作的風箏是小豪哥幫忙改裝的,自己的豎蛋神功也是小豪哥傳授的。

或許,自己真的能有不錯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