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六七章 發飆了(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六七章 發飆了(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的聲音,冷冷地傳了出來:「真是不知死活,在本座面前,居然也敢大放厥詞,現在,本座就讓你看看本座是如何發飆的1

說話聲中,孫豪鐵手用勁,使勁一掐。

擦一聲,海帶一哥的脖子被孫豪生生捏斷在了空中。

一雙眼睛充滿了驚恐,海帶一哥突然發現空中出現了一具無頭屍身,脖子上衝起巨大的血柱,向下方掉落下去!

那是自己的身軀?海帶一哥突然發現,自己居然還能思考,脖子被捏爆,腦袋被人提起,居然還能感到那種無與倫比的疼痛感和無與倫比的恐懼感。

海楠弧剛剛叫了一聲:「道友手下留情」,豁然發現,海帶一哥已經被人生生擊殺當常

臉色鐵青的同時,海楠弧心中也暗道不好,該死,居然惹到了一尊毫不講理的殺神,這下麻煩大了!

嘴裡一聲輕嘯,孫豪飛起一腳,踢在了海帶一哥的腦袋上,咚的一聲,正中了海帶一哥的鼻子。

血光一閃,海帶一哥的鼻子頓時血肉橫飛,化為了肉沫,灑落空中,圓滾滾的腦袋飛速飛向祭壇,噗的一聲,插在了祭壇之上的一根茅尖之上。

直到現在,海帶一哥居然還是沒死,居然還能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

沒有鼻子,鮮血淋漓的腦袋,插在了茅尖上,嘴裡還在凄慘慘地叫!

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讓整個廣場瞬間安靜下來。

孫豪微微邁步,向上緩緩地爬升了上去,不到一息功夫,已經飄飛到了跟海楠弧幾個齊平的高度。

身軀微微轉動,孫豪正對著幾個老祖站定,臉上一沉,嘴裡冷冷說道:「還有一位道友,剛剛不是說也要發飆的嗎?我已經上來了,怎麼?還不發飆?」

海參噤若寒蟬!看著孫豪,感覺脊背如同潑了涼水一般,冰涼刺骨。

海楠弧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嘴裡賠笑著說道:「道友請息怒,你這已經殺了一個,一切事情就這樣完結了可好?道友的妹妹精彩絕艷,就算是你不出來,我海圖騰也絕對不會錯過這樣的優秀弟子的。」

孫豪沒有搭理他,手對祭壇上掛著的血淋淋的腦袋一指,嘴裡說道:「那位道友的腦袋足足可以支持三個時辰不死,我這有兩個建議,各位請配合一下。」

沒等其他人說話,孫豪已經陰沉無比地說道:「其一,那位道友挺寂寞的,這三個時辰,我們需要表演一些節目給他看,讓他知道自己的錯誤會有多大。」

幾個大能齊齊呆了一呆,海楠弧半響之後才反應過來,試探著問道:「那個大人,我們是要給他排一台戲?」

孫豪:「不錯,排戲,這一定要讓他看得過癮,一定要**迭起才好,還有第二件事,那位道友挺孤獨的,你們是不是也上去玩玩,我保證會溫柔一些的。」

這還真是得理不饒人了?

海參大怒:「老夫跟你拼了……」

話音沒落,身上的光芒剛剛升起,孫豪已經一拳打了過去,這一拳看似速度不快,但海參居然完全躲避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拳頭在自己的眼前迅速變大。

快速地瞬息移動,海參試圖躲開這一拳,可沒有絲毫效果。。

咚的一聲,孫豪一拳,準確無誤地擊中了海參的鼻子。

沒有催動真元,孫豪僅僅只是依靠自己的肉身力量,就毫無懸念地摧毀了對手的全部防禦。

鼻子血肉橫飛,直接坍塌。

腦袋被巨大的力量帶動,從脖子上一扯而開,飄飛而去,壯碩的身軀在空中顫抖了幾下,受不住巨大的力量衝擊,轟的一聲炸開。

血肉紛飛,天空之上,下起了淅淅瀝瀝的血雨。

海參的腦袋跟海帶一般,如飛而去,噗的一聲,準確無誤地插在了另一根長矛之上,直到這時,他好似才反應過來一般,嘴裡發出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聲。

讓人心驚膽戰,讓人不寒而慄的慘叫聲,在空中久久回蕩,觀禮的葯修齊齊呆若木雞。

今日的變化,真是太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了!

就連下方的阿碧,此時也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看著空中威風凜凜,霸氣無雙的孫豪。

這就是自己的小豪哥?

平時那個對自己始終帶著笑容的鄰居大哥哥?沒想到小豪哥發起威來,會是如此凶蠻霸道,小豪哥好厲害的啊!

海楠弧眉頭深深地皺起,嘴裡不滿地說道:「道友,你未免太霸道了一些了吧?一言不合就要人命,道友,你這是準備跟我海圖騰為敵了?」

孫豪衣衫在空中微微漂浮,臉上沒有太多表情,嘴裡冷冷說道:「是又如何?海圖騰很厲害嗎在本座眼中,現在的海圖騰也不過是一個藏污納垢之地,哼,本座既然已經出手,今日,就完全沒有停手的可能……」

說到這兒,孫豪的手指對自己前面一指,冷喝一聲:「你們幾個,是自己乖乖去長矛上掛著等著人來救,還是本座送你們上去?」

除了被孫豪滅殺當場的兩個已經被斷頭掛在茅尖上哀嚎的修士之外,還有三個其他大族的族長也盤膝坐在了海楠弧的身邊。

此時被孫豪雙手一指,三人頓時齊齊心中一驚,臉上露出了極度害怕同時又極度不甘的表情。

其中一位修士躬身對孫豪說道:「大人明鑒,本族沒有修士為難阿碧妹妹,本族素來與人為善……」

話沒說完,孫豪嘴裡一身冷哼:「廢話,讓你去掛著就是留你一條小命,既然不識好歹,那你就去死吧。」

說完,飛起一腳踹了過去。

這位修士反應倒是不慢,嘴裡大聲喊道:「我去,我去,大人腳下留情……」

說話聲中,這修士隨著孫豪的腳風如風而去,很快來到了長矛面前,心中一橫,自己把身軀往長矛尖上沖了過去。

噗的一聲,長矛入肉,扎入他的右肩,他的身軀也給掛在了長矛之上。

幾乎是剛剛掛好,豁然,他聽到自己的身邊又是噗噗兩聲,如中皮革。

定神一看,頓時心膽俱喪地發現,高空盤膝而坐的幾位老祖此時都已經齊齊被掛在了長矛之上,而且看他們的狀態,比自己要慘多了。

不僅僅是皮開肉綻,而且,缺胳膊少腿,齊齊暈死在了長矛上,耷拉著手臂,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好強大的對手!

真是夜路走多了遇見鬼,那些傢伙平時作威作福習慣了,這下好了,惹到不該惹的人了,福爾那小鎮真是要大變天了。

觀禮的修士全體失聲,呆若木雞。

場中,距離擂台不遠處的幾個家族弟子,此時是真正的感到了後悔和害怕。

沒想到小丫頭片子的靠山會是這麼強大,自己等人把小丫頭得罪了狠了,此次怕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了。

無論是海參還是海帶,此時都一臉驚恐地仰望他們敬若神明的家族老大那顆已經掛在長矛上,鮮血淋漓的腦袋,齊齊感覺天已經倒塌了,一雙腿肚子在不停地瑟瑟發抖。

那位青衫少年好霸道的作風,毫不講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惦記自己,真要是他向自己等人出手,那自己等人可就完全沒有了倖免的可能。

海楠弧身軀微微發抖:「道友是不是過了,我海圖騰乃是葯族的十大圖騰之一,圖騰修士功高參化,你真的要跟我海圖騰為敵嗎?阿碧不想加入我海圖騰了」

孫豪的臉上露出絲絲不屑表情,嘴裡冷冷說道:「十大圖騰之一很了不起嗎?海圖騰還真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行,我給你半個時辰,你只管叫人過來,看看你們強大的海圖騰能夠怎麼得了我。」

海楠弧一聲厲喝:「你別得寸進尺……」

孫豪飛起一腳,直接將他踢飛,也給插在了一根長矛之上:「你就乖乖等人來救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