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六八章 蠻不講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六八章 蠻不講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連鎮守福爾那海港的大人都不是一合之敵?

眼前這個少年究竟是什麼來路,修為又達到了什麼樣的高度?

整個觀禮區域,整個廣場上,頓時死一般地寂靜。

青衫少年的身上好似出現龐大無比的霸氣,震懾得大家動彈不得,呼吸困難。

一個時辰之後,天邊飛過來一道流光,還在老遠的地方,這道流光就大聲吼道:「哪兒來的不長眼的小子,居然敢來我海葯族鬧事,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狠話還沒放完,高空之上盤膝而坐的少年猛然睜眼,嘴裡一聲暴喝:「聒噪……」

天空之中,猛地出現一個大巴掌,飛空一扇。

那道帶給很多人希望的流光如同蒼蠅被拍子拍中一般,啪地一聲,直直地從空中給拍了下來,直直地也插在了祭壇的一根長矛之上,不停地彈腿掙扎。

動了幾下,腦袋一垂,四肢無力地掛在了空中,隨風擺動。

好傢夥,又給扇了!

神志還算清醒的幾位,尤其是鎮守的海楠弧看清被掛的修士之後,心頭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完蛋,海無量大人也給直接扇在當場了。

據說,無量大人的戰鬥力在海圖騰足以排序前十,靠,那個少年究竟會是何方神聖,又是哪一尊大能吃飽了飯沒事幹,居然跑到福爾那這個小旮旯裡邊耀武揚威。

又等了半個時辰,天空之上,一尊巨大的戰舟破空而來,戰舟之上,一位修士大聲問道:「怎麼回事?前方是哪一位道友,有什麼糾紛……」

看到戰舟,海楠弧心中稍安,這可是海圖騰大名鼎鼎的戰鬥機器,能夠下海,能夠飛空,戰力卓絕,這次應該能夠趕跑這個少年了吧?

心中正這麼想呢,雙眼不由又是一眯,靠,那少年居然還是動手了。

孫豪雙眼一睜,嘴裡朗聲說道:「本座不是來跟你講理的,記住,下此遇見本座,不要飛那麼高。」

呼啦一聲,又是一巴掌扇了下去。

戰舟之上,五色光芒閃爍,大陣全開,試圖抵擋這一巴掌,海楠弧覺得完全能夠擋得祝

畢竟來說,戰舟的防禦力超級強大,不到合體級別,修士無論如何不會是戰舟的對手的。

遺憾的是,現實依然是無比地殘酷。

沒有任何懸念的,巨大的戰舟給一巴掌壓中,啪地一聲,戰舟被擊中,天空好似猛地一震。

巨大的衝擊波,颳起了強烈的風暴。

戰舟晃動了幾下,承受不住巨大的鎮壓力量,轟隆聲中,被直接給拍落空中,咚地一聲,龐然大物的戰舟被直接拍落在了海港之外的大海之中,巨浪衝天而起。

海楠弧傻眼了!

每一個福爾那的葯修也傻眼了。

青衫少年究竟是什麼修為?戰舟都不是一合之敵!鼎鼎大名的海中巨無霸,被人輕輕鬆鬆拍落大海,這好似還是聞所未聞的大事件。

阿碧仰望高空,看著孫豪,眼中露出了無限崇拜,小豪哥好厲害的啊!

原來小豪哥是個隱居的絕世大能來著,難怪小豪哥敢於在雷雨天氣的時候下海,難怪每次下海都能帶來許多特殊的海產品。

還有,難怪自己覺得幾個對手不堪一擊,原來小豪哥教導給自己的一些東西,才是真正的大能傳承,嘻嘻,自己果然是得到了葯神的祝福,身邊的小豪哥會是如此的威武!

廣場發生天大的變化,福爾那小鎮徹底亂套,外邊防禦的修士已經人心渙散,很多人都在悄然離去,當然,一些小漁村不怕死的傢伙,或者是有親人在裡邊的修士,卻乘機向裡邊跑了進來。

海葵兄弟進來之後,看到的,恰好是孫豪出手拍落戰舟的一幕。

嘴巴張大得能夠塞進去一顆大大的鴨蛋,兩兄弟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撼。

靠,小豪兄弟,哦不,是小豪前輩居然會兇猛如斯,霸氣如斯!這也太離譜了吧,好似無敵了呢。

過了足足一刻鐘,戰舟這才從海中緩緩升起,戰舟之上,四五個修士一臉鐵青,外加一臉驚駭地,漂浮在了海面之上。

上來一檢查,對手下手毫不留情,戰舟被一巴掌拍毀掉了三成左右的防禦力,幾乎是全線奔潰,不少地方居然都已經在漏水了。

敵勢太強,趕緊上報,該死,天青海域怎麼會出現如此強大的修士?

海圖騰跟海域各族一直交好,怎麼會有大能修士如此出手不留情?

五個修士對望了一眼,齊齊飄飛而起,這次學聰明了許多,不敢飛得太高,遠遠地,就停在了空中。

當中一個修士遙遙拱手說道:「前輩,我代表本圖騰海牙子大人,向大人問安。」

孫豪哼了一聲:「海牙子是誰?」

那修士馬上回答到:「海牙子是我海圖騰大祭,也跟大人一般是合體大修士,大人如若對我海圖騰有何不滿,還請看在海牙子大人的面子上,先行息怒,有事……」

孫豪冷冷說道:「區區一個海牙子,也敢派人跟本座談條件,本座現在很不爽,今日,無論是誰來,是龍得給我盤著,是虎得給我著,你們五個,也不例外,給我乖乖掛著等人來救你們吧……」

說完,空中,孫豪大手向前一伸,毫不講攔去。

五個修士齊齊飛起,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逃,都逃不脫那隻手掌,孫豪一手把五個修士給捏在了掌心,嘴裡一哼,隨手一甩,五個修士齊刷刷地落在了祭壇之上,也給掛在了當常

這也太狠了吧?

太不講理了吧,海楠弧突然感到無比地后怕,還好自己沒有選擇對抗,要不然此時一定也已經快要徹底玩完了。

他已經感知得到,兩個最先被除的,只剩下腦袋掛在長矛上的修士,在經歷了無邊痛楚和巨大的震驚折磨之後,已經完全絕望,而且也到了隕落的邊緣。

福爾那小鎮怎麼運氣這麼差,怎麼會招惹到這樣的大能,自己是不是什麼地方做錯了?

又一個時辰過去。

始作俑者,兩個試圖給自己的晚輩開路,用盡手段打壓阿碧,曾經能夠在福爾那小港呼風喚雨的修士,徹底閉上了雙眼。

到死,他們都沒能看到任何大仇得報的可能。

到死,他們看到的都是對手蠻不講理地,霸氣十足地,震懾天下,讓他們無比絕望的一幕。

而那幾個弟子,海參家,海帶家的兩個小輩,此時已經痛哭流涕地趴在了地上。

老祖被滅殺,他們的前景一片黯淡,隨時有可能被上空那個蠻不講理的傢伙一巴掌給滅掉了,此時,他們早已經沒有了趾高氣揚的傲氣,就連哭泣,也不敢太大聲,生怕招惹到那位殺神,隨手把自己給抹去了。

孫豪盤膝坐在了高空,身前的祭壇之上,已經掛起了十多號人。

這些修士修為都不低,但是被孫豪隨手封住修為之後,只能徒勞地掙扎。

三個時辰過去,兩個老祖隕落的時候,情況發生了十分詭異的變化。

兩個老祖的頭顱,在他們完全斷氣的時候,豁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人頭居然變成了耗子腦袋。

有修士發現了這種變化,驚訝無比地,大聲喊道:「海耗子,他們居然是海耗子……」

阿碧心中一驚,不由想起了小漁村裡邊的慘劇,雙眼一眯,看向兩個耗子頭,心說,這就是讓爸媽喪生的,臭名昭著的海耗子嗎?

只是,他們怎麼會化身成了葯修,居然還堂而皇之地藏在了海港之中呢?

心中正這麼想呢,空中孫豪嘴裡一聲冷哼:「哼,在本座面前,還想逃走1

大手往前一抓,不下五十個修士落入掌中,隨手一捏,如同捏氣球一般,空中響起一陣啪啪捏爆的聲音,五十個修士被一一捏成了肉渣,隨手扔下一顆顆耗子頭,滾落在了祭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