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七零章 霸道絕倫(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七零章 霸道絕倫(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大海之上,居然遏制了海騎士衝鋒,這個少年到底是誰?怎麼這麼厲害?

他又是何等的修為?

有鱗族修士首領心中有數,哪怕是自己這樣出生在大海的,天然具有水屬性優勢的修士都做不到這一點。

隨手一揮,巨浪倒卷,擊潰海騎士!

至少也得是掌握了海之真諦,海之大勢的修士才能做到,但是僅僅只是這樣,也萬萬做不到如此輕描淡寫。

眼前的修士,該不會是那種鎮族大能,合體大圓滿的真正老怪物吧?事情有點大條了。

世間的事,往往都很荒謬,很多事件的發展過程,能夠看到開始,卻不能猜到結局。

強大的海騎士衝鋒的這一刻,福爾那小鎮之內的修士一片慌張,末日即將來臨,小鎮即將被毀。

就在每一個修士慌慌張張的時候,高空那個青衫少年修士隨手一揮,氣勢洶洶的海騎士頓時被自己的巨浪倒卷了回去,潰不成軍!

小鎮之內的修士們竟然齊齊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不少人熱烈地歡呼起來,為那青衫少年而歡呼。

可曾幾何時,青衫少年剛剛出現的時候,大家還認為他是外來者,是侵略者,是破壞福爾那小鎮安寧的罪魁禍首。

沒過多久,青衫少年居然搖身一變,成為了小鎮的守護神,這還真是讓人有點難以想象。

此一時彼一時也。

一招,海騎士的進攻被生生打斷。

有鱗族首領修士一聲長嘯,氣急敗壞地發出號令,讓手下這些丟人現眼的傢伙趕緊整隊。

與此同時,這傢伙嘴裡大聲吼道:「邪眼兄,那小子能夠控制海之大勢,海騎士威能大降,還請空中打擊。」

三眼修士的三隻眼睛十分奇特,左右兩隻眼睛看向的方向斜向發展,只有正中間的眼睛看向前方,給人一種十分怪異的感覺。

上來之後,三眼修士正中間的眼睛就一直盯住孫豪猛看,試圖發現一些什麼東西,遺憾的是,一直到現在為止,他看到的依然是好似大海一般的深不可測。

依然是看不懂看不透眼前的少年會是什麼修為。

以邪眼一族的天賦異能都看不透,那麼眼前的修士怕是相當可怕。

邪眼首領稍稍猶豫了一下,對自己這一邊的鼎盛軍力看了一下,嘴裡發出一聲清嘯,朗聲說道:「前輩,你現在離去還來得及,有鱗魚族、邪眼一族還有葯族海圖騰可以放任前輩離去。」

聽到邪眼稱呼孫豪為前輩,有鱗族首領的囂張氣焰頓時弱了許多,邪眼神通最是能夠辨認修士修為,那麼眼前這個青衫少年很有可能真是自己猜測之中的,鎮族老怪物級別的合體大圓滿。

這樣的修士,還真是不易得罪得太狠。

這次出任務,虧大了。

孫豪背負雙手,面朝大海,嘴裡冷冷說道:「有鱗一族敢對本座出手,今日殺無赦,你,邪眼一族現在退去,可以饒你不死,一旦向本座遞爪子,一樣叫你們血染大海,至於海牙子,海圖騰,那是本座家務事,本座自然會清理門戶,還我葯族朗朗乾坤。」

孫豪這段話說完,海牙子猛地一呆,瞬間知道了孫豪可能是來自葯族的大能修士。

那麼此戰就至關重要了,如若不能留下眼前這位,只要眼前這位走脫,海圖騰就將會遭受到葯族強大的進攻。

心頭髮狠,海牙子大聲吼道:「兩位道友還猶豫什麼,請全力助我,只要能滅掉這大言不慚的傢伙,海牙子我必有重謝,在原來的基礎上,我再追加兩成。」

酒可壯人膽,財帛動人心。

海牙子許下的重禮,頓時讓兩個領頭修士眼前一亮,猶豫不決的邪眼也終於下定了決心,一挺身軀,嘴裡大聲說道:「前輩既然痴迷不悟,那就休怪我海族修士無禮了,邪眼魔軍團,出擊,給我把眼前這個小鎮夷為平地」

天空之上,響起了嗡嗡的轟鳴聲,大片大片的戰舟開始飛起,戰舟的頭部開始匯聚真元,開始蓄勢。

潔白的光華開始在戰舟舟頭流轉,可以現象得到,或許就在下一刻,戰舟即將萬箭齊發,向福爾那小鎮傾倒下來無數的真元炮擊。

小鎮修士再次面無人色。

這樣的炮擊,哪怕是合體大能都不敢輕接,他們可萬萬不是對手,也不知道那個可能是葯族本族大能的青衫少年,能不能抵抗得祝

天,葯族真是多苦多難,怎麼會遭遇到這樣的強大攻擊,福爾那,或許今日之後,成為了永久的歷史。

看得出來,聽得出來,體會得到,海牙子大人已經大動肝火,已經決定放棄福爾那,只為滅掉眼前的葯族大能了。

怎麼會這樣?海牙子大人不應該聽從本族號令嗎?怎麼會悍然動手,海圖騰今後,將要何去何從?

孫豪的雙眼之中露出絲絲憤怒眼神,嘴裡一聲爆喝:「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既然如此,那你們就給本座去死吧,哼,本座面前,也敢耀武揚威,給我下來」

面對前方,孫豪平伸雙手,一聲大喝「給我下來」的同時,雙手猛地往下一壓。

這一招,看似是沒有任何威能,甚至是沒有看到前方有任何無形波紋,也沒能看到前方有任何能量漣漪。

說實話,邪眼都以為孫豪這一招只是個虛招,只是一個玩笑,可是馬上,邪眼的雙眼還有中間的第三隻眼睛之中,就閃過了一道驚駭莫名的表情。

孫豪雙手下壓的這一刻,天空之上,又好似突然安靜了一下,緊接著,邪眼魔軍團所有戰舟之上凝聚的真元魔能炮瞬間被強行打斷。

與此同時,大地上好似產生了巨大無朋的吸引之力,拉扯著一艘艘戰舟,瘋狂地向大海之中掉落了下去。

一大片一大片的飛舟,如同一隻只巨大的大鳥,騰飛空中的時候,黑壓壓一片,給人無比的壓力和震懾力。

現在,這些飛鳥如同下餃子一般,從高空之中飛速地墜落海面,咚咚咚到處都是戰舟落海的聲音,一道道巨大的浪花,濺起老高老高。

海水之中,那些抬頭仰望的海騎士豁然發現上空墜落了一個個大傢伙!

要人命的大傢伙,要是被砸個正中,那還了得?

忙不迭的,海騎士們飛快地鑽入海底,向海水深處逃遁而去,海水之中的巨大爆炸聲,巨物落海衝擊的強大海流,頓時再次讓海騎士們人仰馬翻。

整個大海之上亂成一團。

不少來不及逃避的海騎士被生生砸得鮮血飛濺,大海之上,冒起了陣陣殷紅的血水。

邪眼呆了。

有鱗族修士首領也完全呆了,這也太離譜了吧,強大無比的邪眼魔軍團,就這樣被打成了落湯雞?

海騎士軍團沖不起來。

邪眼魔軍團飛不起來。

兩大強大的戰鬥兵種,居然在對手面前完全失去了威懾力,怎麼可能出現如此奇葩的事件?

這仗還怎麼打?對手又是誰?資料之中,葯族可是沒有這麼一位如此強悍的主。

好霸道的傢伙!好蠻不講理的戰鬥方式。怎麼會遇見如此強大的對手?

高空之上,三位合體大能都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邪眼有點受不住了,最先打退堂鼓:「前輩,既然這是你的家務事,那我就不打擾你了,你請自便,我這就帶人離開,邪眼魔軍團,歸位,我們走」

他是叫了歸位,可是邪眼魔軍團的那些戰舟此時卻怎麼也歸不了位,巨大的拉扯力量還在戰舟之上,哪怕是在大海之中,他們依然在不停地向海水深處砸落下去。

根本就回不來,不僅僅是飛不起,也游不動。

怎麼歸位?

孫豪的聲音冷冷地傳了出來:「你當我葯族是菜市場,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敢對本座遞爪子,殺無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