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七八章 奪路而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七八章 奪路而逃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虛界之中,大能修士達到一定階段之後,壽元悠久,尤其是一些特別的種族,動輒幾十萬年而不朽。

尤其是,修行到合體境界之後,修士的手段層出不窮,逃命手段更是千奇百怪。

哪怕是發生驚天大戰,只要是合體大能參與的,通常都很難分出真正的勝負,所以上,但凡是合體大能相互之間打起來了,正常的戰鬥局勢就是打上幾年幾十年了,大家打成朋友了,好說好散。

對於一個壽元悠久的大能修士來說,很多義氣之爭,真是完全沒有必要。

真的,可以想象一下,一個合體期的老怪,如若自己願意,就憑自己的嫡系子孫,也能建起一個國度,任何事情,只要是跟大道機緣關係不大的事,最終其實都不是個事。

而達到了鎮族大能的級別之後,往往就是一種威懾力。

基本上,虛界常規,兩族相爭的時候,鎮族大能一出,兩方就會悠著點了,最好是相互禮讓一些,因為誰都奈何誰不得,最後不要把兩祖搞成了世仇才好。

海葯族相當特殊,是海族之中不少種族的一個十分重要的修行資源交易種族,是故,海葯族出事,一呼百應地招來了有鱗與邪眼的合體帶領精銳來助陣。

原本以為如此陣容,已經足以拿下或者是震懾對手了。

結果卻事與願違,強大的對手,絲毫沒有什麼道理可講,根本就不是普通合體大能那樣,順著潛規則走,蠻橫地,強大地,讓戰鬥不斷地升級。

兩族鎮族大能降臨之後,豁然發現對手貌似超越了鎮族的範疇。

此時此刻,兩族鎮族大能其實依然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依然按照常規的固有思維來判斷事物,依然想讓對手遵守約定俗成的潛規則。

大家好說好散,畢竟來說,一族鎮族大能都來了,面子給足了,只要你放手了,大家以後見面也就有些交情了,這樣你好我好大家好。

遺憾的是,對手實在是太霸道了!

當著他們的面,毫不留情地滅掉了他們的小弟。

兩條大魚,有鱗金鮭和大頭鱈,被對手生吞了去,太恐怖了也,這可是兩位合體大能,居然沒有太多反抗能力地被生吞了。

尤其是大頭鱈,最後甚至是用出了化身千億的逃命之術,依然是沒能逃脫。

雖然說兩位合體大能都在本族留下了一些備用的保命手段,但是如今他們的本體被滅,命可能會保住,修為卻必然會一落千丈,而且將來基本上也就沒有了進階的可能。

搞不好,不需要多久,就會面臨真正的壽元危機了。

眼前的修士怎麼會如此厲害?

兩族鎮族大能陷入戰鬥之中后,發現自己真的錯了,完全誤解了一位強大的,超越了合體境界的修士的強悍。

直到這一刻,他們這才意識到,虛界的頂端,虛界的最高處,並不是他們,而是站在億萬兆修士頂端的,極少數的一撮人,大乘大修士。

傳說之中的大乘大修士。

從來沒聽說出過手,不知道威力會怎麼樣的大乘大修士!

真正對抗起來之後,他們才發現,自己得需要多麼痛的領悟,才能體悟到大乘的威能。

兩位合體小弟為何被生生地吞掉?為何會沒有還手之力?其實其根本原因,則在於大乘大修士的奇特戰鬥方式,那是一種完全無視防禦力,完全無視戰鬥力的一種強大至極的法則類約束力量。

詭異的魚鉤!兇悍的大鵬金翅鳥!都有著法則約束的力量,魚鉤鉤住了,就封住了海族的修為,把海族真正當成了小魚兒。大鵬金翅鳥叼住了,也是一樣的效果。

兩位鎮族大能甚至知道,自己如果一不小心也被這兩樣東西纏上,結果可能也不會強多少。

大海之中,有鱗哲羅御水而戰,更多的時候是騰起了滔天巨浪,在躲避大鵬金翅鳥的強大進攻。

就在孫豪一棍破去空中邪眼的千眼神通,差點捅瞎了邪眼那隻詭異的大眼的時候,有鱗哲羅真正害怕了。

邪眼的詭異能力,堪稱無孔不入的負面削弱能力,居然對葯神無效。

這仗還怎麼打?

就在福爾那小鎮之內傳出驚天歡呼聲的時候,有鱗哲羅心中萌生了退意,敵勢太強太霸道,打不過,就只能跑了。

身為鎮族大能,許多年沒有奪路而逃了,如今居然得重操舊業,真是有點不習慣啊!

天藍色的海矛大海之中一擺,有鱗哲羅遙遙地直指孫豪大聲吼道:「葯神,從今日起,我有鱗一族跟你葯族沒完沒了,哼,大海我為家,看你怎麼追得上,我去也……」

吼完,大海之上,一個大浪湧來,有鱗哲羅的身軀突然化為一朵浪花,瞬間消失在了大海的海面之上。

福爾那小鎮的修士,海東青騎士們的視線之中,感知之中,已經瞬間失去了有鱗哲羅的蹤跡。

孫豪的神識之中,則發現了一團虛幻的影子,正在大海的海水之中,快速地遠遁。

水遁之術!有水的地方,就能飛遁,速度奇快無比,堪稱是大海之中最為強大的逃命之術,通常來說,很難有修士追得上大海之中使用水遁而逃的修士的。

遁術,本身就是一種不講道理,涉及到絲絲法則的法術。

孫豪手持斗天棍,遙遙地對準大海,嘴裡朗聲說道:「有鱗一族在對我葯族宣戰嗎?好,那就如你所願,大鵬,追殺此僚,沿途,遇見有鱗,准你裂而吞之。」

大鵬金翅鳥仰天一聲長鳴,臉上露出了絲絲猙獰的表情,金色的翅膀輕輕一閃,空中化為一道閃電,從海面上一掠而過,巨大的爪子向遠方猛地一爪攻了過去。

海水轟地一聲炸起,有鱗哲羅虛幻的身軀被炸出水面,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身軀一晃,又消失在大海之中,水遁而去。

大鵬金翅鳥雙翅一扇,空中一聲長鳴,又追了出去。

水遁之術,瞬息千里。

可水遁之術再快,那也只是在大海之中是最快的。

論及空中速度,普天之下,大鵬金翅鳥要說第二,怕是沒有第一的了。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那可不是說得玩的。

要不是有鱗哲羅的水遁之術有深深的海水為保護層,他早就被大鵬金翅鳥逮住大快朵頤了。

茫茫的大海之上,巨大的金色翅膀,扇動陣陣風雷,不時地出現在一個地方,向下方攻出一爪。

有鱗哲羅豁然發現,哪怕自己施展了逃命絕技,卻依然沒能成功逃脫。

哪怕是躲在大海的深處,那該死的大鵬金翅鳥依然能夠準確地感知到自己的存在,自己只要在一個地方停留一息時間以上,巨大的爪子就會從天而降!

有鱗哲羅唯一能做的,就是亡命奔逃,在大鵬金翅鳥的圍追堵截之下,玩命。

大頭訶此時也沒好多少,有鱗哲羅開始逃命的時候,大頭訶也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對手,也知道自己完全看錯了一位超越了合體存在的恐怖威能,心膽俱寒之下,也在開始逃命。

比有鱗哲羅聰明一點的是,逃命之前,邪眼大頭訶可沒打算得罪孫豪,身軀微微一晃,空中懸挂起來許許多多的大眼睛,大頭訶面對提著斗天棍的孫豪大聲說道:「大人,過去的事,都是過去的規矩造成的,既然大人要重新立規矩,我大頭魚邪眼一族願意遵從,還請大人此次網開一面。」

斗天棍直指大頭訶,孫豪說出了讓下面葯修和海東青修士們心中恍然大悟的一段話,也明白了大人為何會死斗兩位鎮族大能的原因:「邪眼大頭一族,你的身上,我感知到了海耗子一脈的氣息,這麼多年以來,我葯族有多少修士,喪生在海耗子的劫殺之下,無論你說得天花亂墜,本座都不會善罷甘休……吃我一棍……」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