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八四章 道法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八四章 道法之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的心中稍稍有點詫異,沒想到對方如此厲害,一眼就看出了自己三道同修,同時,孫豪心中也馬上明白過來,自己的時空大道,還有自己的四極大道應該都有了一些道的雛形,這卻是一個意外之喜。

要不是海神的感知,孫豪自己都還在迷迷糊糊之中的呢。

手中斗天棍直指海神,身軀氣勢毫不鬆懈,神識卻是一動,沉香劍破空而出,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空中一閃而逝,再度出現,已經降臨在了有鱗哲羅的面門之前。

有了海神撐腰,有鱗哲羅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萬萬沒有想到孫豪在海神面前也敢對自己動手,稍微大意了一點,沉香劍已經破空而來。

巨大的崩壞之力,瞬間讓虛空都有點承受不住的樣子,有鱗哲羅身軀前匆忙布設的海水防禦層根本就抵擋不住沉香劍的突進,層層崩散。

噗的一聲,沉香劍正中了有鱗哲羅的右肩,他高大的半邊身軀瞬間在空中被崩掉了大半邊,血肉橫飛,嘴裡更是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

沉香劍悠忽一閃,回到了孫豪的手上,孫豪嘴裡一聲冷哼。

海神微微搖頭,手中向前輕輕一揮,澎湃的生命力涌了過去,罩在有鱗哲羅的肩部,頓時,他那被毀掉的身軀,馬上復原過來。

有鱗哲羅躬身對海神說了一聲「謝謝大人」,又轉向了孫豪,臉色一變,準備開罵。

海神嘴裡一聲輕哼:「哲羅,葯神現在的地位層級依然跟本座不相上下,卻不是爾等能夠隨意辱罵的,你真要鐵了心往死道上走,我也攔不住你。」

有鱗哲羅嚇了一大跳,雙眼驚駭地看了孫豪一眼,情不自禁地又向後退出了老遠。

海神背後,大頭訶的臉上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過去,葯族所謂的葯神在他們的眼中,只不過是葯老兒而已,在虛界的排序,還在他們之下。

海神卻是高高在上的,高不可攀,海族真正的神靈一般,手段通天的存在。

在他們心目之中,海神就是真正的大海的保護神,是海中不可侵犯的神聖,是虛界實力最強的修士之一。

正因為有了海神的存在,虛界萬族之中,海族的實力發展得相當好,整個海族的實力足以排序到前五之列。

可是現在,海神警告他們,葯神已經成了她同等級的存在,而不僅僅是普通的超越了合體大圓滿的階位而已。

頓時,兩人心中湧起了不可思議的感覺,同時,心中也知道,今日之仇不僅僅是報不了,日後自己還得擔心藥神什麼時候不高興了,跑來問候自己。

合體大圓滿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中虛萬族之中,擁有合體大圓滿的鎮族大能修士的種族不少,至少,排序前百的種族都是必然會有鎮族大能的。

超越合體大圓滿這個階位的,有兩種存在,一種,叫做半步大乘,就是那種實力抵達了大乘階位,具備了一些大乘的基礎戰鬥能力的強悍合體大圓滿修士。

有可能是進階大乘失敗的修士,也有可能是進階成功但完成得並不好,沒有繼續發展空間的修士。

這一類修士的實力超越普通的鎮族大能,但距離真正虛界的頂點,大乘修士的差距依然十分遙遠,簡直是不可以道里來計算。

按照葯神的修為境界去看,葯神在壽元不多的情況下,強行進入這個境界的可能性相當大,這也是兩位鎮族大能前面膽敢跟孫豪過招的原因。

他們一直以為葯神只不過是半步大乘的境界,一直以為只是葯神孤注一擲之後的結果。

好傢夥,現在海神告訴他們,葯神的實力,已然是真正的大乘大能,已然是真正站立在了食物鏈頂端的,在虛界少有敵手的幾個大修士之一。

被海神呵斥之後的有鱗哲羅,心中更是充滿了后怕和懊惱,靠了,自己怎麼就得罪了跟海神一般的存在?

葯神的修為,怎麼可能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邊,離譜到了如此地步的突飛猛進呢?想不明白!

臉上一陣青紅,有鱗哲羅相當光棍地,在海水之中對著孫豪緩緩地彎下了高大的身軀,低下了高昂的頭顱,嘴裡朗聲說道:「葯神大人,有鱗哲羅不知者不罪,還請大人網開一面,不予追究有鱗一族的冒犯之罪。」

有鱗哲羅以為自己足夠卑鄙,足夠不要臉,但是馬上,有鱗哲羅無語地發現,自己比起怕死出名的大頭訶簡直就是差得太多了。

大頭訶這傢伙居然二話不說,匍匐在了空中,漂浮在了海面上,不停地叩首:「大人,邪眼大頭一族不知道大人已經成就無限,冒犯了大人虎鬚,如今,只要大人能夠放我一馬,我大頭一族願意承擔此戰之中藥族的任何損失,認打認罰,還請大人憐憫。」

海神的臉上浮現出絲絲柔和的笑容,面對孫豪笑著說道:「道友,如今他們已經知道錯了,所謂得饒人處且饒人,還請道友高抬貴手,此次事件,到此結束如何?」

幾乎是所有葯修,無論是海東青騎士還是福爾那小鎮之內的葯修,也還是大頭訶和有鱗哲羅,甚至是海牙子的臉上都在海神說出這番話之後,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

有了海神出面,有了海神把這個擔子給接了下來,那麼今日之事終於可以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了。

在大海之上,大海之濱,聽海神的話,幾乎是已經成為了海族修士,甚至是海葯族修士心中必須遵守的鐵律。

而且,海神的話語之中,也有著無窮的魔力,每一個聽到這句話的修士,都感覺應該如此,都覺得只有這樣才是理所當然。

只不過,大修士始終是大修士,任何人的觀點都左右不了孫豪的想法。

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孫豪此時,並沒有就坡下驢,雙眼之中堅定無比,嘴裡緩緩說道:「本座今日既然出手,那就斷然沒有罷手的可能。」

海神微微一愣,在她悠久的生命之中,尤其是在得道大乘之後,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在她的面前說出一個不字。

這時間的久遠,都讓她以為世上已經沒有了拒絕的存在,可這次完全不同了,孫豪完全不給面子。

有那麼一刻,海神心中也逐漸滋生了淡淡的怒氣。

這個葯神未免太沒有大局觀了吧?

不知好歹,居然在自己面前也要得寸進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以為自己的柔道就是不發火嗎,泥菩薩也有三分火性,海神的臉上露出絲絲慍怒,嘴裡輕斥一聲:「葯神,本座的意見,到此為止。」

孫豪站立大鵬金翅鳥之上,嘴裡哈哈大笑:「前輩的意思,那是接下了今日的因果?好,既然如此,那就領教前輩高招。」

說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手中斗天棍盤旋在自己的頭頂之上,化為一道金色的圓盤,大鵬金翅鳥仰天一聲長鳴,輕輕一抖雙翅,孫豪身軀一抖而出,手持斗天棍,哈哈大笑聲中,雙手持棍,從天而降,猛地一棍,向海神當頭砸落下去。

大鵬金翅鳥雙翅一收,龐大的身軀如同炸彈,向下邊猛地扎了下去,巨大的鳥喙啄向了有鱗哲羅。

葯神居然蠻橫霸道到了如此地步,居然剛強到了如此地步,他居然先動手開打了。每一個修士心中都感到了不可思議,而且也能感知到一種衝天的豪情,一種一往無前的霸道氣勢。

面對海神,葯神毫不畏懼,鬥志衝天,發出了強悍的霸道一擊。

海神臉上的神色更加不渝,嘴裡柔聲說道:「來得好,葯小子,這一招,對我無用,水之柔,可承載萬物,水之柔,可包容天下……」

隨著她柔和的聲音,大海的海水泛起陣陣微微的波浪,一層層地上漲起來,應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