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二章 福爾那海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二章 福爾那海城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普通葯修的壽元,不過百年光景,百年過去如若不能成年,那麼就必須重新進入葯谷,化為本體靈藥,也不知還有沒有醒來的機會。

很多葯修都已經重新進入了葯的輪迴,而他們從小看到的,據說是葯神和海神的大戰場景,依然在繼續。

當時間過去得飛快的時候,很多故事就已經成為了神話和傳說,孩子們從先輩的嘴裡聽到的故事,那就是烏雲滾滾,電閃雷鳴的大海之上,那是兩尊大神在戰鬥。

小鎮里修為最高的阿碧姐姐,據說就是葯神曾經的侍女,如今代替葯神在看守小鎮。

小鎮之前,那一堵高達百丈,已經長滿了青苔的,長長而厚實的,牢牢地擋住了海水的海堤,據說乃是葯神吐出的息壤。

這些都是傳說!

福爾那小鎮的規模已經擴大了無數倍,小鎮已經變成了海濱城市,許許多多的修士,奇形怪狀的修士出現在福爾那,在這兒平靜地生活,平靜地交友,接受著阿碧姐姐的管理。

每一年,還有不同的修士,不遠萬里地跑來在福爾那城住下,笑笑嘻嘻,不知是來幹嘛的。

不能下海,沒有資源的福爾那,奇般地建成了葯族一個巨大的海邊貿易城市,據說那個對人笑容可掬的,阿碧姐姐的老管家,就是海圖騰的大祭司,海牙子……

這一切的一切,對新生代的葯修來說,都是那麼的神奇。

這一切的一切,相傳都是因為大海之上,烏雲深處,電閃雷鳴的地方,危險至極的海域,其實就是葯神和海神大戰的戰常

只是,這可能嗎?很多長輩不都說了嗎?福爾那海域在他們還沒懂事的時候,就已經是這種電閃雷鳴,轟隆聲不絕的場景了嗎?

什麼樣的戰鬥能一打百多年?這也太離譜了。小輩修士,無不認為那是在說笑。

一些外來的修士,笑眯眯地表示,其實吧,福爾那海域之外的雷霆暴風蘊含了天地之間的道理,對修士修行有著莫大的幫助,大家過來是觀看雷霆風暴,海嘯巨浪的,這是一種虛界少有的,美景。

好吧,這種窮凶極惡的惡劣環境,居然是一種美!

福爾那城內的那些新生代葯修表示完全看不懂外界修士的審美觀。

不過貌似,阿碧姐姐也每天都在欣賞「美景」,每一天朝陽升起的時候,每一天日落的時候,阿碧姐姐都會雷打不動的,痴痴地站在海堤之上,痴痴地遙望著大海,無論是颳風下雨,電閃雷鳴,從不間斷。

老一輩的葯修曾經說過,阿碧姐姐是葯神的侍女,會不會真的是呢?

福爾那海域之中,雷霆風暴已經成了古不變的景色,不知道這樣的景色會持續多久。

滄海桑田,不知多少年,阿碧已經從小姑娘徹底長成了大美女,海葵兄弟無聲無息地重歸大海,化為了海中靈藥。

海牙子已經徹底成為了福爾那的管家,海圖騰的大本營已經轉移到了福爾那城。

海神和葯神的大戰、惡戰依然沒有停息。

很多修士來了,驚喜若狂地又走了,很多修士來了,搖頭嘆息著又走了,也有修士不甘地沖入大海,在雷霆風暴之中被碾壓成了齏粉。

也有很多修士如同阿碧一般在大海之上久久觀望,從不間斷,也有很多修士每日在海堤之上飲酒而笑,仗劍高歌,豪情萬丈。

這就是福爾那海城,幾百年,一成不變的福爾那海城。

直到這一天,天空之上,好似突然安靜了一下,然後有個粗獷的聲音無奈地響徹天宇:「我說小海啊,小葯啊,你們這沒完沒了的,要打到什麼時候?你們打得不累,我老人家看都看累了也……」

大地在這聲音響起的時候,好似突然安靜了下來,每一個修士,不論是幹什麼的修士,突然感到渾身一驚,一股莫名的威壓降臨在了身上,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可抵擋的感覺,整個熱鬧喧嘩的福爾那海城頓時鴉雀無聲。

福爾那海域之外,那些狂霸的雷霆風雨瞬間好似凍僵了一般,凝固在了空中,半天不見風起雲湧。

一個清脆而柔和,但明顯能夠聽得到絲絲不忿的聲音傳了出來:「祖巫,這小子太可惡了,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我誓不罷休1

福爾那海城之中,那些修為較弱,直接被強大氣勢壓制在地上動彈不得的修士此時不由心想:「天,傳說居然是真的,福爾那海域之中真有大能修士在干仗!!靠,打了好幾百年,這還是不是人礙…」

不過馬上他們又想到,對了,他們不是人,而是神!是不能用自己的水平去理解的神一般的存在。

海神剛剛說完,孫豪馬上哈哈大笑,霸氣十足地說道:「小丫頭片子,怕你不成,哈哈,有本事我們再來大戰三百回合。」

大海之上,瞬間風起雲湧,電閃雷鳴,海神又發怒了!

轟隆隆的爆炸聲,一**響徹天宇。

孫豪也哈哈大笑:「小丫頭片子,這點小伎倆,能奈我何?吃我一棍……」

天空之上,一道金光,劃破天宇,轟的一聲,大海之上應聲而起,衝起濤濤巨浪,海神也脆聲說道:「你這棍子不也是小兒科,可是傷不到我一根汗毛。」

祖巫在空中無奈地說道:「行了吧,你們兩個,以你們現在這種勢均力敵的態勢,就算是再打千年,也就那個樣子,有沒有必要浪費時間?」

大海的海浪稍稍平息,海神的身軀從海水之中緩緩升起,雙眼看向高空,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太好,嘴裡冷冷說道:「這小子口無遮攔,出言無狀,得了便宜還賣乖,以為我好欺負,我可是沒打算跟他讓步,要打便打,我奉陪到底。」

話是這麼說,打了幾百年,海神其實也挺煩的,有人出來勸架,也算是個下台的機會,要不是,她才不會停止大海之怒,從海中現身。

孫豪哈哈大笑,無頭凶蠻之軀飛空而起,遙遙地跟海神站了一個面對面,嘴裡大聲說道:「對我們這個層級來說,大道修行卻是最重要的,海丫頭,你居然想壓服我,這不就是想壓制我的霸道修行嗎?我怎麼能讓你稱心如意,要打是吧,我一定要教會你知道什麼才是婦道的三從四德1

海神一聲怒叱:「胡言亂語,吃我一波1

轟的一聲,一道巨浪湧來,向孫豪劈頭蓋臉地罩落下來。

孫豪不躲不閃,斗天棍在手中微微一震,巨大的力量奔涌而出,巨浪化為了星星點點的海水,四散而落,嘴裡哈哈大笑:「吃你一波又如何,你來再多的波,我也一樣滅了。」

兩人打了這麼多年,還真是很難分得出勝負來!知根知底,誰也奈何不得誰。

天空之上,出現一尊巨大膀大腰圓,肩上扛著板斧,好似是盤膝坐於虛空的粗壯修士,此時,這修士的臉上露出絲絲苦笑:「行了,我明白了,小葯你要參悟霸道,絕對不能被海神壓了,千方百計要壓制海神;而小海你呢,身為老牌大修士,自然也不能弱了氣勢,這樣一來,你們豈不是就成了一個永遠沒有盡頭的惡性循環和死局?」

海神輕輕哼了一聲。

孫豪哈哈大笑。

祖巫沉吟了一下,嘴裡說道:「其實吧,小葯你知道不?要論及對霸道的理解,虛界之中,我說第二嗎,沒人敢說第一,我最初悟道的時候,也正是跟你一般,從霸道入手的。」

孫豪微微一愣,拱手說道:「既然如此,祖巫前輩應該就能知道,此時此刻,我卻是不得不戰,不得不打。」

祖巫微微一笑,手中板斧輕輕一擺,嘴裡說道:「那可不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