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三章 祖巫論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三章 祖巫論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微微一愣,嘴裡說道:「還請前輩賜教。」

海神凝立海水之中,隨著海水輕輕漂浮,臉上卻也浮現出絲絲疑惑和不解的表情,甚至是略有一些震驚。

大道領悟,各有機緣。

到了大乘時期,如若不是嫡系傳人,修士很少會給其說起大道的領悟之法,很少會主動給弟子講解大道之道。

祖巫居然在此時站出來,給眼前的葯小子講解霸道之道,那麼他的態度就很值得玩味了。

身為海神,立於大海之上,她本身是不懼怕任何人的,哪怕是祖巫降臨,海神也不覺得他能把自己怎麼樣。

畢竟大家都已經是大乘大能了,戰鬥力相差無幾,或許祖巫等幾個老骨頭的實力會略強一些,但估計也強不到什麼地方去,自己還真不怕他。

只不過,看著跟葯小子侃侃而談的祖巫,海神心中就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自己真要跟眼前這個葯小子沒完沒了的話,搞不好就不是跟一個大乘為敵,而是跟兩個甚至是三個大乘為敵了。

如若她沒有看錯,葯小子的真身應該就是人族那位享譽中虛,被譽為中虛第一人,大乘之下無敵手的孫豪孫沉香。

化身葯神,只不過可能是他選擇了庇佑葯族而已,也就是說,這小子的背後還站了一位人皇郝安逸,那又是一個手段卑劣,辦事肆無忌憚的主!

自己一戰得罪三尊大乘,那還真的需要考慮考慮了。

凝立空中,海神不動聲色,看著祖巫和葯神論霸,心中也在盤算自己接下來的應變之法。

孫豪跟祖巫三言兩語地交談之後,心中對於霸道又有了全新的理解。

祖巫的核心意思有兩個:「其一,霸道之霸,其實是一種講理的霸,尤其重因果;其二,霸道之霸,其實還是一種不滿有缺但不全缺的殘缺之霸……」

乍一聽,孫豪感覺這兩個霸跟自己理解的霸道有著巨大的偏差。

自己體悟到的霸,那就是一種肆無忌憚的,毫不講理的,蠻橫凶狂的霸,以絕對的力量壓制對手,不服就干,這就是孫豪領悟的霸道。

孫豪的領悟之中,霸道的根源其實還在於力量。

只有當自己的力量達到了一定高度,達到了一氖焙潁自己才有足夠的資格宣言自己的霸道。

可是現在,祖巫跟他說,霸道也要講覽其實也是可以不全的。

這需要怎麼理解呢?

講道理了,自己還能隨心所欲嗎?將道理了,自己還能肆無忌憚地宣言自己的霸道之力嗎?

祖巫給自己說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理解?霸道需要講道理?如若真的需要講理,那麼毫無疑問,自己這次對待海神的做法就有點欠妥了,可是為何自己的感覺卻是自己不如此修行,一定會影響到自己對霸道的理解呢?

還有就是第二種說法,說霸道是不滿有缺的一種道,對於這一點,孫豪倒是很快地就有了領悟和理解。

原因則在於孫豪其實對霸字的出現和淵源有所了解,並且也想起了當年有熊老祖的圓缺之道。

記得當年,有熊老祖傳給自己的修行之術,就是霸道傳承之術,從傲宇神罡霸法煉體鳥龍象般若功開始,到後面的麒麟閣內傳承《傲宇霸法》,實際上來說,本質就是修行的一種霸道之力。

有熊老祖不愧是天才,還在分神級別的時候,其實就已經開始在參悟霸道之力,也難怪他決死一戰的過程之中能夠越級而戰,取得那樣輝煌的戰績,最終位列麒麟閣,留下了方尖碑。

有熊老祖的霸道修行之術,孫豪其實早就涉獵過,而且,這還是孫豪煉體的最為原始的奠基功法。

前面,孫豪對此的領悟並不是很深刻,如今祖巫這麼一點撥,孫豪突然明白過來,自己能夠在和海神的對抗之中,參悟霸道之力,將自己身軀之中的力量融合進去霸道之中,將自己的霸道生生推入大成,其實並不是偶然。

那其實是一種必然,畢竟自己最初修行的時候,修鍊的就是霸道之術,就是有熊老祖傳下的霸道修行之法。

圓缺之道,可能只是有熊老祖領悟的霸道的一個方面,正如現在祖巫所說的一般,霸道其實就是一種不全的殘缺之道。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而且,霸之一字,在人族典籍之中,就是殘缺的意思,霸,月始生魄然也。魄也。前月大則月二日生魄。前月小則三日始生魄。

人族遠古時期,有春秋五霸之說,這五霸的意思,就是五個實力冠絕其他諸侯,壓制其他諸侯的強大諸侯國,一方面是實力的象徵;但同時,五霸畢竟只是諸侯,他比之王國,又弱了一籌,並不能全滿。

還有,人族遠古典籍記載之中,歷史最為強大最為出名的「霸王」,就留下了「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1的千古名言,其中含義,居然也是悲嗆和無奈,殘缺和悲壯。

霸是不全之道也,不王之道。

就在祖巫說完之後,孫豪瞬間有所領悟,身上升騰而起一種晦澀莫名的氣勢,渾身霸氣突然內斂了許多,給人一種高山聳立的感覺。

祖巫粗獷的臉上浮現出絲絲詫異表情,看著孫豪,久久之後,嘴裡深深地感嘆:「厲害,小葯你真是太厲害了,我就這麼一說,只希望你能囫圇吞棗地得到一些皮毛,你居然是瞬間就有了領悟,你真是一個天大的怪胎。」

的確,在祖巫的心中,孫豪還真是太神奇了。

他親眼目睹了孫豪進階大乘,並且在孫豪進階之後,發出了邀請,這才多久前的事情?滿打滿算,也不過幾百年,這點時間對一個大乘修士來說,往往就是修個秘術,或者是打個盹的事,沒想到,一不留神,孫豪居然就已經領悟到了一個大道,並且將這個大道推到了大成境界。

剛剛進階沒有多久,就已經能夠跟海神打了個難分難解,幾百年不分勝負!

這小子太讓人意外了。更加沒想到的是,自己隨口點撥幾句,以為能夠對其今後有著一些幫助的感悟,居然讓他瞬間就有了感覺,當場悟道,估計是受益匪淺了。

從孫豪的身上,祖巫已經感知得到,孫豪居然對霸的圓缺之道,對霸的殘缺有了感悟。

而恰恰,這也是霸最難感悟的一個方面。

霸道絕倫,誰又能想得到,霸道的背負,往往就是一些無奈和滄桑,霸道任性的背後,可能最終的結局就是殘缺不全,這個霸道的理解,普通修士是一輩子也難以相通的。

這小子這麼快就得到了領悟,真是一個奇。

片刻之後,孫豪微微躬身,對空中的祖巫說道:「多謝前輩賜教,前輩之道果然是博大精深,佩服佩服。」

祖巫微微一笑,嘴裡說道:「嗯,沒想到你這麼快領悟了霸道的殘缺之意,那麼現在,我跟你這麼說吧,你的霸道因為海丫頭而得以大成,這個因果你得認,這個道理你得講,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你們打了這麼久,也是時候消停消停了,再打沒有必要,再打就會真正影響到許多許多了。」

自己的霸道因海神而大成?自己需要講道理?孫豪心中對此還只是若有所思,並不是特別理解。

不過這不妨礙孫豪表態,空中微微拱手,孫豪朗聲說道:「既然前輩說應該如此,那就這樣子了吧,只要海丫頭不鬧,我也可打可不打的1

海神嘴裡不由地輕輕一哼,嘴裡不滿地說道:「葯小子,你也忒可惡了,居然學祖巫的口氣叫我海丫頭,這三字是你這小子能叫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