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五章 塵埃落定(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五章 塵埃落定(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海牙子低聲說道:「大人明鑒,海牙一時糊塗,再加上不滿前面的一些葯族做法,這才有了如此企圖,還請大人看在我為海葯族貢獻多年的份上,從輕發落。」

孫豪冷哼一聲,嘴裡說道:「海葯海葯,可海可葯,既能入葯族,也能入海族,你倒是打的好算盤,看到海族勢力大,看到海神威能蓋世,便以億萬海葯族修士為自己晉陞的籌碼,試圖投入海族的懷抱,是不是?」

海牙子低垂著頭,嘴裡說道:「海牙不知道葯神大人你的威能會如此驚天動地,是故才有那等心思,如今卻是萬萬不敢了。」

本來,以孫豪的性格,以孫豪修行的霸道之術要義,此時此刻,孫豪早就手起掌落,把這海牙子擊殺當場了。

可是就在此刻,孫豪看到了福爾那海城之中,十分關注著自己的阿碧,看懂了阿碧對海牙子的擔心,心中一動,孫豪不由想到了祖巫說過的霸道的真諦第一點。

霸道也需要講道理,此時此刻,自己的霸道,怕是就必須得講一點道理了,要不是就太不近人情了,嘴裡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孫豪緩緩說道:「按我本意,早就一掌滅了你,不過,看在你這些年來表現不錯的份上,死罪可免。」

海牙子,還有下邊許許多多的葯修,包括阿碧,聽到孫豪的這句話之後,不由齊齊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這些年,海牙子真是把自己的姿態放得極低極低,身為一位合體大能,他情願呆在了福爾那,以一個老奴老管家的身份,協助阿碧管理福爾那,把個福爾那打點得井井有條。

不僅如此,這麼多年來,他都用心教導阿碧修行,給阿碧傳下了許多海葯族的不傳秘術,讓阿碧的修為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海牙子已經成為了阿碧的授業恩師,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孫豪要施展霸道可以,要滅掉海牙子也沒人攔得住,但是孫豪若是真正這麼做了,怕是也就會傷透阿碧等海葯族修士的心。

就在放過海牙子的這一刻,孫豪突然有點感覺,霸道或許還真的需要講理,不為其他,霸道講究一個隨心所欲,講究一個心安理得,而隨心所欲幾個字其實是有條件的。

是受到客觀條件,周邊的人情世故所影響的,如若是不講理的隨心所欲,搞不好最後就是自己不舒服,他人也不舒服了也。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並沒有一下完全悟通其中關鍵,嘴裡緩緩說道:「當然,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樣吧,大海之中,有大頭魚和有鱗魚兩個在鎮守了,我就罰你在福爾那海城之中,也一樣鎮守千年,你可有異議?」

能夠僥倖不死,已經是天大的幸運,已經是自己拍對了馬屁,找准了路子,怎麼還敢有異議?海牙子跪倒在空中三扣九拜,大聲說道:「謹遵大人喻令,海牙子願意鎮守福爾那海城千年。」

孫豪說道:「嗯,那就這樣子,我封你為福爾那總管,繼續在此鎮守,另外,我剛才跟祖巫和海神的處理決定你也聽到了,在此,我特別頒布十條鐵律,你,還有在座的每一個修士都給我認真聽清楚了。」

海牙子高聲說道:「還請大人示下。」

福爾那海城之中,大量的修士單膝跪於空中,高聲說道:「還請大人示下。」

孫豪緩緩說道:「第一,任何試圖拿我葯族修士入丹煉藥者,誅,夷其三代;其二,殺人者,不論身份地位,誅;其三,欺凌弱小至其自殺者,誅;其四,擅自販賣葯修者,誅;其五……」

孫豪十條鐵律,每一條都是一個殺氣騰騰的誅字。福爾那海城之中,超過百萬修士齊齊鴉雀無聲,感知到了深入骨髓的寒意,也不知道自己繼續呆在這兒是不是好事。

畢竟來說,大量的修士前來福爾那海城是奔著海神和葯神大戰的道意,來提升自己,或者是來破除自身瓶頸的,還真不一定非得在這種高壓的態勢之下來討生活。

葯神凶神惡煞頒布的這些誅殺令,在很多地方都違背了大家的習慣,尤其是一些生性凶蠻的戰鬥種族,要讓他們在城市裡邊老老實實做良民,還真是有點勉為其難。

好似知道這些人在想什麼,頒發了十條殺氣騰騰的誅殺令之後,孫豪繼續說道:「另外,福爾那設立生死擂,雙方有不可調和的矛盾而又都願意上擂台者,簽訂生死狀,擂台分生死,各安天命,不要想著鑽我福爾那的擂台漏洞,生死擂台,限制修為在同等階位之中,不準欺凌弱校」

福爾那海城之中,大量的修士都還是希望平靜和安寧,孫豪話音剛落,海城之中就傳來了陣陣歡呼聲:「大人英明,大人萬歲……」

孫豪的目光,最終投到了福爾那海城之外的息壤之上,嘴裡朗聲說道:「此息壤乃本座之物,不可能永久鎮守海城,海牙,限你百年之內,在息壤之外,再修千海堤,屆時,不論你修得怎麼樣,我都會收回息壤,過時不候。」

海牙子躬身大聲說道:「好的,大人,海牙一定不會讓大人失望。」

祖巫離去之後,孫豪就已經化身成了本尊,定下了福爾那的大方向之後,孫豪不再多說,嘴裡淡淡說道:「好了,那就這樣了,大家都散了,該幹嘛幹嘛,不要忘了本座的十條鐵律……」

說話聲中,孫豪空中大步一跨,青衫飄飄,似慢實快,一步踏出,已經飄然落在了息壤之上,站立在了阿碧的跟前,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嘴裡說道:「許久不見,阿碧你的修為提升倒是挺快的啊1

阿碧張張小嘴,半天之後,輕輕叫了一聲:「小豪哥。」

孫豪站在她的面前,聳聳肩說道:「我也是看他們太過分,一點也不在乎我的葯神祝福,一氣之下,就跟他們大動干戈,要給你討個說法,一不小心,給打了起來,哈哈,沒存想,越打規模越大,越打時間越長,結果就給鬧成了這樣。」

這個理由還真是足夠強大,阿碧怎麼也沒有想到,為了給自己一個說法,小豪哥居然打到了如此地步,這可真是天翻地覆。

這說法討的,還真是驚天地泣鬼神。

阿碧的臉上,浮現出怪異無比的表情,嘴裡說了聲:「謝謝你,小豪哥。」

孫豪笑了笑,嘴裡說道:「不用,漁村不是跟你說了嗎,為朋友,就要該出手時就出手。」

說起小漁村,阿碧雙眼不由一亮,嘴裡說道:「小豪哥,我早就猜到你很厲害,只是沒想到你會這麼厲害,那時,我就想,小豪哥能夠在風暴之中行走,一定是個絕世英雄,一定神勇萬分,嘻嘻,沒想到小豪哥你居然會是葯神,難怪我的風箏放得那麼高,豎蛋也是一豎就成功,原來真有葯神祝福的啊1

孫豪哈哈笑了起來:「你以為呢?我不過是沒想到這些傢伙居然看到三蛋修士都敢欺負,就上火了也。」

阿碧跟著咯咯笑了幾聲之後,神色黯淡地說道:「不過小豪哥,你這一仗打得實在太久了,海葵兄弟他們已經重新回歸了大海,而……」

孫豪知道她想說什麼,神態自然地一擺手,打斷她的話,嘴裡說道:「身為一個修士,當你走得更高的時候,你就會發現,能夠陪著你走下去的同伴會越來越少,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我大戰幾百年,雖然失去了跟他們道別的機會,不過也未嘗不是好事,畢竟來說,離去的時候,才是最為悲傷的時候,阿碧,日後,你自己見多了,也就會明白的。」

阿碧微微點頭,站在了孫豪的身邊,如同孫豪一般,雙眼望向了藍藍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