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六章 本能意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六章 本能意志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良久之後,阿碧在孫豪的身邊,嘴裡輕聲說道:「是的啊,在福爾那這麼多年,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叫我阿碧姐姐,可是我親眼看到一代又一代的孩子最終又逐漸老去,老態龍鍾,最終化為了黃土……」

孫豪的臉上『露』出淡淡笑容,雙手背負,看向大海,嘴裡悠悠說道:「這就是了,修士一生,看似風光無限,背後,卻又有許多鮮為人知的心酸故事,阿碧你的功底打得不錯,用心修行,將來,或許能夠走得更遠。,:。.」

阿碧低聲說道:「小豪哥,以後我跟著你好不?」

孫豪身軀微微一僵,馬上笑著說道:「好啊,以後你就跟著我吧,我把你帶回『葯』神山,悉心培養,將來或許你會成為新的福星……」

說到福星,孫豪的心中不由微微一痛,轉瞬,臉上帶了絲絲笑容,孫豪嘴裡說道:「大戰幾百年,我也累得夠嗆,阿碧,走吧,陪我在這海堤上走走吧。」

阿碧的雙眼之中閃過絲絲黯然,嘴裡柔聲說道:「好的,小豪哥,走吧,記得在小漁村中的時候,要你追我,你總是追不上,這一次,我就勉為其難地,挽著你走了也。」

說完,十分勇敢地,阿碧伸出雙手,抱住了孫豪的右臂,孫豪身軀微微一僵,啞然失笑地說道:「走吧,此時的大海風平『浪』靜,氣象萬千,卻是景『色』最好的時候。」

阿碧的小腦袋靠在了孫豪的胳膊上,緩緩點頭。

兩人肩並肩,順著海堤向前走去,走了不到幾步,孫豪的『肉』身感受著阿碧的身軀溫度,感受著阿碧的氣息,竟然產生了孫豪自己也沒有想到的變化。

神魂之中,高懸的刑天巫魄突然睜大了自己的一**眼,『露』出了兩道『精』光,大嘴也張開了來,喃喃自語地低聲說道:「禾兒,禾兒……」

刑天巫魄本身就是孫豪身軀誕生的短暫記憶,因為沒有腦袋,所以,刑天巫魄的記憶根本就留存不了多久。

很多很重要的事情,刑天巫魄都給忘了,哪怕是銘刻在骨子裡邊的事情,照樣不可避免。

當然,很多時候,特定的條件下,特定的刺『激』之下,刑天巫魄還是能夠記起一些至關重要的信息。

比如說,孫豪遇見格爾蘭的時候,就曾經本能地想到了那位神秘至極的大能修士給自己『交』待的一句話,善待接引你進入中虛的人。

而現在,孫豪再度有了完全不一樣的感知。

以往,在小漁村的時候,孫豪只是覺得自己和阿碧很是投緣,這姑娘對自己完全沒有陌生感,自己也樂意把她當朋友,正是這樣,自己也才會放下霸道的感悟,親自送她前來參加『葯』族成年禮。

那個時候,孫豪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和阿碧會有什麼關係,從心底深處,孫豪也只是把阿碧當成了自己的小妹妹來看待,也正是如此,剛剛阿碧說要跟著自己的時候,孫豪揣著明白裝糊塗,顧左右而言他去了。

可是當阿碧挽起自己的手臂的這一刻,孫豪的身軀本能突然有了十分清晰的感知,湧上了屬於刑天巫魄的,隱藏的極深極深的記憶,阿碧的身上,刑天巫魄感知到了屬於禾一般的氣息。

也就是說,阿碧居然會是禾轉世。

一**的往事,屬於刑天巫魄的記憶湧上孫豪的心頭,孫豪好似出現在了那個狂野的蠻族部落,好似成為了至高無上的蠻族聖王,肆無忌憚,狂霸天下的蠻族聖王。

任何人,都勸阻不了自己,唯獨禾。

孫豪好似聽到禾柔聲對自己說道:「夫君啊,你現在體內陽氣過旺,不知道積累了許許多多的暴戾之氣,禾兒也泄不幹凈,你那土狗雖然不靠譜,但是它有一點是對的,你需要出去打獵,不過,夫君能不能記住兩點。」

那時自己對這些話,聽得並不是很明白,茫然點頭說道:「你說吧,禾兒,我會盡量記祝」

禾兒輕聲說道:「夫君,除了月一族的戰士,你盡量不要殺人,最後的那一吸,你也可以用我教你的辦法,只傷而不動他們的根本,你記住了嗎?」

自己的肚臍眼嗡嗡說道:「不爽。」

禾兒白眼睛珠子翻了翻:「聽話啊,夫君。」

肚臍眼嘴又嗡嗡說道:「好吧,我試試。」

禾兒又輕聲說道:「第二點,那就是夫君要記得回來,禾兒會想你的。」

這回,自己爽快同意了:「好的,一定。」

那好似是自己化身刑天巫魄之後,第一次有了一些自主意識,第一次產生了一些判斷力,而不是完全聽邊牧那個賤狗的意見了。

孫豪默默地前行,好似在看著遠方的風景,阿碧小心翼翼地問道:「小豪哥,有心思嗎?」

孫豪悠悠說道:「不是,我只是想起了一個故人,你知道的,我的悠久的生命之中,有過許多許多的過客,有些人,有些事,如若不是機緣巧合,我說不定要想起來都很困難了。」

阿碧低聲說道:「這故人是『女』『性』嗎?」

孫豪點頭,感慨地說道:「嗯,是我萬年之前,曾經的妃子,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差不多都已經徹底地忘記了她的存在,只是剛剛突然心有所感,想起了她而已。」

阿碧呆了呆說道:「能說說她的故事嗎?」

孫豪的眼前,好似又看到了禾離去的,刑天巫魄記憶萬分深刻,一直不想忘記但最終還是忘記了的那一幕。

那一日,『女』深深地撫『摸』著自己的身軀:「夫君,禾兒不行了,我要走了……」

自己懵懵懂懂:「哦,走了,你去哪兒,什麼時候回來?」

『女』悠悠說道:「回不來了,跟月一樣,回不來了。」

自己那時已經忘了月是誰,嗡嗡問道:「禾兒,月是誰,我怎麼覺得有點熟悉。」

『女』雙眼留下了眼淚:「月也好,禾兒也好,都只是夫君生命中的過客,過上一段時間,你就會像忘掉月一般,忘掉禾兒的……」

孫豪識海上空,刑天巫魄突然猛地一震,如同昔日一般,喃喃自語:「我怎麼會忘掉禾兒呢?我怎麼會忘掉禾兒呢?」

『女』的手越來越無力,慢慢地,向邊上垂去,嘴裡喃喃說道:「能夠遇見夫君,是我一輩子最幸福的事,好希望你能記住,我……」

雙眼之中『露』出深邃的目光,孫豪看向遠方蔚藍的大海,嘴裡輕聲說道:「那時我還在下虛,修為剛入分神,遭遇到合體大能追殺,不得不斷頭而逃……」

阿碧嚇了一大跳,雙臂不由緊緊抱住了孫豪的胳膊,嘴裡說道:「不是吧,小豪哥,你斷掉了腦袋,也能活嗎?」

孫豪輕聲說道:「你也看到了,我前面大戰海神的時候,有一尊無頭凶蠻的化身,不瞞你說,那就是我斷頭而逃之後的形態,記得那時,我的無頭之軀最終在一處蠻族部落周圍蘇醒過來,那蠻族部落,名曰禾部,首領是聖潔的聖『女』,禾……」

海堤之上,兩人攜手前行,越走越遠,身軀卻是靠得越來越近。

聲音也透過了大海遙遙地傳了出來。

孫豪的聲音,厚重而低沉,阿碧的聲音,清脆而婉轉。

類似琴瑟和鳴,在海堤之上,輕飄飄地遠遠傳遞開去。

隱約能夠聽到,孫豪好似低聲問道:「阿碧,你猜,『女』當時是怎麼說的,怎麼做的?」

又片刻之後,孫豪的聲音傳了過來:「阿碧,你真聰明,一猜一個準。」

最後,阿碧輕柔的聲音傳了出來:「禾兒最後怎麼了?」

孫豪沉默了許久,緩緩說道:「她最後倒在了無頭聖王的懷中,知道她最後的一句遺言是什麼嗎?」

阿碧偏著腦袋,想了半天,腦海之中靈光一閃,嘴裡說道:「我知道了,我猜,她一定是很幸福遇見你,而且,而且,她一定希望你能記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