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七章 進擊的邊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七章 進擊的邊牧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如果說孫豪身邊有什麼人是他完全不能掌控的話,那麼一定就是邊牧,哦不,準確點來說,是一隻孫豪從來就沒有看透過的一隻奇奇怪怪的土狗。

當年在蠻族部族之中,自封聖狗的賤狗。

當孫豪和阿碧說起當年的往事,說起當年的蠻族部族之中的故事之時。

須彌凝空塔之內,賤狗悠然睜開了雙眼,向天空掃了幾下之後,嘴裡嘀咕起來:「不是吧,這天道也真是奇怪,居然又把女給輪迴到了沉香身邊,有意思,這麼好玩的事,必須出去瞧一瞧。」

要說,孫豪現在相當於須彌凝空塔裡邊的創世神,裡邊的任何人進出須彌凝空塔都瞞不過孫豪。

可土狗就是一個例外。

身軀一晃,土狗邊牧已經出現在了海堤之上,賊頭賊腦地,遠遠地看了看孫豪和阿碧,嘴裡嘀咕了一句:「女干夫淫那個婦,不久應該就會**了吧,我要不要跑去偷窺呢?這傢伙的,要是被孫老大給逮住了,可就沒好日子過了,咦?那是誰?居然也敢偷窺孫老大?有意思……」

貓著小步子,賤狗幾乎是趴在了地上,悄無聲息地向前跑了幾步,抬頭,賊頭賊腦地張望了幾下之後,眼珠子一轉,身軀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再度出現之後,邊牧已經回到了須彌凝空塔之中,進塔就跑,來到了塔中一處巨大的天湖之上,嘴裡大聲汪汪叫道:「包包,包包,出任務了,孫老大有事讓你辦了也1

天湖純凈的湖水飄起一陣粉紅色,一個巨大的八足章魚,從海水之中緩緩地漂浮起來,十分詫異地,睜大了一雙眼睛看向了邊牧,清楚如同孩童般的聲音問道:「不是吧,邊牧,你是不是又在搞鬼了?老大現在已經功高參化,成就絕世大乘大修士,怎麼可能還會要我出任務?」

邊牧眼珠子亂轉,心中就埋汰了,特奶奶的,孫老大身邊的這些傢伙各個變成了老怪物,一個都不好騙不好欺負了,照此下去,我邊牧還混個鎚子!

嘴裡,邊牧不屑地說道:「大乘就不需要幫忙了?大乘就能天下無敵,萬事皆休了?跟你說吧,哪怕是真正的神仙,那可都不敢說自己就是萬能的,出不出任務隨你,反正這事,你如若不願意,我猜朱龐那小子應該樂見其成,或者,燈火那斯也是不錯的選擇,邊牧想一想,看看誰更加合適呢……」

八足變形霸王章的臉上露出了絲絲懷疑的表情,正待心中問問孫豪是什麼任務的時候。

邊牧嘴裡又說道:「這事呢,其實是幫孫老大去辦一件他自己不好出面處理的事,你如果告訴了孫老大,那就沒意思了,你來看看就明白了……」

說完,邊牧狗爪子隨便一扒拉,天湖之中好似出現了一面鏡子,裡邊,阿碧正挽著孫豪緩步前行,而他們身後的不遠處,邊牧特別點出之後,包克圖還真看到了一個若有若無的影子,在遠遠地跟著,好似在偷窺一般。

就在邊牧露出鏡子的這一刻,孫豪心中隱約升騰而起一種被人偷窺的感覺,不動聲色的,停住了腳步,向後張望了一眼,神識如同潮水一般地掃了過去。

不過讓孫豪比較疑惑的是,以自己現在的修為,以自己現在的這種神魂強度,居然還是沒有什麼太多的發現,難道是錯覺不成?

天湖之中,隨著孫豪回頭相望的這一眼,邊牧的鏡子被瞬間擊碎。

狗爪子拍了幾下,邊牧汪汪叫到:「孫老大果然是厲害,本狗剛剛偷窺,他就發現了,不過包包你也看到了,剛剛那個詭異的小女孩居然吊在了孫老大的屁股後面,讓孫老大完全沒有感知到呢,你想啊,這對孫老大該是多麼危險的事。」

包克圖心中一震,巨大的身軀空中一躍,瞬間化為一個粉嫩的小童子,臉上露出慎重的表情,嘴裡說道:「如若邊牧你真能發現這小女孩的蹤跡,並且有辦法搞定這小女孩的話,那麼這個任務,我接了。」

邊牧兩條後腿站立起來,一雙前爪拍了幾下,嘴裡汪汪大叫:「好,包包,這可是你說的,放心,本狗是誰?絕對有辦法搞定這小丫頭,包包,頭伸過來,聽我給你面授機宜。」

包克圖腦袋伸了過去。

邊牧在他耳邊低聲嘀咕了幾句。

包克圖粉嫩的小臉上,瞬間有點通紅,浮現出他本體的那種粉紅色,嘴裡輕聲說道:「這個,怕是有點不大好吧?」

邊牧汪汪叫道:「聽我的,沒有錯,我跟你說,我這辦法,那才是化敵為友,一勞永逸的最好辦法,而且還對你有著巨大的幫助作用,要不然,以你的資質底氣,能夠進入合體,已經到頭,要是你按照我說的做了,再讓老大給你傳授一個修為**,到時候,你說不定還能有更進一步的可能。」

是人都有弱點,都有追求。

邊牧這傢伙恰到好處地撈到了包克圖最關心的地方,八足變形霸王章畢生最大的追求,就是生命的躍遷,為了修為,讓他付出再多,也是可以的。

再說了,邊牧說得不錯,有這麼一個小姑娘偷窺老大,自己不出手,還真是說不過去。

至於自己需不需要按照邊牧設計的那樣去做,到時候看情況再說了。

心中稍稍斟酌了一下,包克圖點頭說道:「行,那我就聽你的意見,做了這個任務,不過邊牧,我只要一出須彌凝空塔,老大就能感應到的。」

邊牧的狗爪子拍著自己的胸,大大咧咧地說道:「這個不是問題,交給我了,我輕鬆搞定。」

說完,提著包克圖,悠忽一閃,消失在了天湖上空。再度出現,已經站在了海堤之上。

就在包克圖出來的這一刻,孫豪心中略微有了一些感知,好似就是須彌凝空塔之內稍稍地震了震,心中一動,孫豪神識收了回去,一掃須彌凝空塔,沒有發現太多的變故。

沒有多想,孫豪擺擺腦袋,繼續輕聲給阿碧訴說蠻族禾部的往事,說起自己昔日無頭凶蠻時期的那些荒唐舉動。

這些黑歷史,鮮為人知。

過去,孫豪自己都不願提及,可是如今回首,這些黑歷史,也變成了自己的一份珍貴記憶。

有的時候,給特定的人說說,也算是分享了一段不同的人生經歷。

想起黑歷史,孫豪不由也想到了邊牧,也不知道這土狗如今怎麼樣了,有沒有繼續在須彌凝空塔之內干出一些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來。

須彌凝空塔有這賤狗的地方,應該並不會太安寧吧。

心中這麼想,孫豪倒是沒有回去尋找土狗,這傢伙是個大賴皮,自己要是找到它了,它非要跑出來玩耍,那就得給自己添上不少麻煩。

天不怕地不怕的土狗,絕對能夠干出自己意想不到的事來,想起土狗,想起土狗教唆自己無頭之軀的那些往事,孫豪不由就啞然失笑。

心中,孫豪也在想,也不知道這傢伙會不會在須彌凝空塔之內,繼續教壞小盆友。

就在孫豪心中這麼想的時候,息壤海堤之上,一隻土不拉幾的賤狗,凶神惡煞地沖了出來,汪汪叫著撲向了一隻粉嘟嘟的,巴掌大小的,精靈可愛的小章魚。

面對大了自己身軀幾倍的大狗,不知因為何種原因被衝到海堤之上的小章魚,張大了一雙萌萌噠的大眼睛,驚慌失措地,用小小地腕足點在海堤上,不停地後退。

只是,他後退的速度怎麼也跟不上土狗的撲擊。

眼看土狗就要一嘴叼中粉紅可愛的小章魚的時候,一隻小手伸了過來,一手把小章魚提了起來,一隻小腿飛起一腳啊,踹中了土狗。

土狗幾個翻滾,汪汪叫了幾聲,受了驚嚇,夾著尾巴,飛快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