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八章 一筆糊塗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八章 一筆糊塗賬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個小女孩十分好奇地拿起了粉紅小章魚,嘴裡低聲說道:「小傢伙,你還真是個十分稀少的品種啊,怎麼不小心給跑到了海堤上來玩耍了礙…」

粉紅小章魚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萌萌噠地看著小女孩。

孫豪並不知道身後發生的這些故事,本來說,以孫豪的修為,以孫豪的警覺,這樣的事,不用特意感應,就能清晰地感知得到。

可是恰恰邊牧就是一個例外,而且,小女孩也頗為神奇,居然也有效地規避了孫豪的感知。

孫豪此時,帶著阿碧,在息壤形成的海堤之上,越走越遠,遠遠地把福爾那海城拋在了身後。

當海城完全成為一個小黑點,周圍完全人跡罕至之後,孫豪站在了海堤之上,面向大海,遙遙凝望。

阿碧緊緊挽住孫豪的胳膊,小腦袋靠在了孫豪的胳膊上,小鳥依人地,也目不轉睛地看著前方。

大海一片蔚藍,海天一色,一望無際,開闊無比。微微的海風吹來,淡淡的涼意讓人心中湧起無比愜意的感覺。

良久之後,孫豪用手摸摸阿碧的小腦袋,嘴裡朗聲說道:「阿碧,有件事,我要告訴你。」

阿碧嗯了一聲,心中略顯忐忑,小聲問道:「啥事?好事還是壞事?」

孫豪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腦海之中,想起了無頭凶蠻的往事,嘴裡說道:「對你來說,可能是夢寐以求的好事,只不過嘛,剛剛開始的時候,可能比較難受,搞不好還會流血。」

阿碧啊了一聲,嘴裡說道:「不是吧,還會流血?不是有你在我身邊嗎?你不是葯神嗎?什麼事能夠難到你?」

孫豪哈哈大笑起來:「記得我跟你說的故事不?想當年,無頭聖王看到女的時候,第一次,女可就出了不少血,哈哈哈,今日,你也跑不掉。」

阿碧身軀微微一僵,小臉微紅,輕輕地扭了一下孫豪的胳膊,嘴裡說道:「虧你還是葯神,沒羞沒臊。」

孫豪哈哈大笑:「既然阿碧要跟著我,那就必須學會伺候本大人,哈哈哈,走了,幕天席地,**一刻值千金,我保證你,一生難忘。」

大笑聲中,孫豪霸氣十足的,一把把阿碧提了起來,扛在了自己的身上,大步橫空,向前方而去。

阿碧在孫豪的肩膀上掙扎了幾下,小手捶了幾下孫豪厚實的肩膀,小臉通紅,軟綿綿地趴在那兒不動了,心中如同小鹿一般咚咚亂撞。

息壤在福爾那海域之外幾百年,已經成長為一座雄偉連綿的山脈,其中有不少大樹掩映的高山。

孫豪神識一動,已經找到了一個大好的去處,身軀一晃,大步橫空,已經來到了一棵大樹之下,落在了一塊光滑如鏡的石塊之上。

隨手一揮,一塊巨大的獸皮平鋪在了石塊之上,孫豪哈哈大笑:「娘子,我來也,哈哈哈……」

孫豪的個性,原本不是如此肆無忌憚,按他的本性,是不會如此做的,可是此時此刻,情況有點特殊。

主要原因,則在於孫豪此時的修行,正是悟道霸道期間,行事之時多了許多肆無忌憚,多了許多隨心所欲。

恰恰,當年禾和孫豪的緣分之中,更多的是本能的渴求,異性的吸引產生的那種最為原始最為單純的感情。

話說,無頭凶蠻最終對禾的情感更多的,其實還是一種懵懵懂懂對柔情的需求,一種對自身的約束。

剛剛一路上走來,孫豪給阿碧講述當年的往事,不知不覺之間,發現隨著自己融合無頭凶蠻的記憶,隨著自己回想起那段往事的時候,自己的霸道悟道,又有了許多的進步。

直到孫豪站在大海邊上,扛起阿碧的這一刻,孫豪豁然明白過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自己修行霸道之力其實從無頭凶蠻時期就已經開始。

只不過,那個時候的修行,全憑本能。

修行體悟的來源,則在於自己修鍊的傲宇神罡霸法煉體,蠻荒刑天勁。

當時,自己的行為完全就是本能行事,根本就沒有多少的顧忌,也根本沒有多少約束,其實那個時候,自己可真就是霸道十足。

世上的事情,就是這麼奇特,當你用心的,千方百計修行的時候,效果還真不一定很好。

但當你機緣巧合,恰如其分地進入一種修行狀態中時,往往就會取得許多事半功倍的修行效果。

孫豪感應之中,自己無頭凶蠻的狀態持續了幾千年,這其中,修行蠻荒刑天勁的過程之中,走的都是霸道至極的路子,這些修行體悟藏在了自己的肉身之中,成為了自己的肉身本能。

大戰海神的時候,自己之所以能夠突破到霸道大成,領悟了霸道的根源在於力量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則是自己開啟了肉身,也就是刑天巫魄對於霸道的體悟,開始了修行的融合,要不然,進步也絕對不會那麼快。

現在,抱起阿碧的時候,孫豪清晰地感知到了肉身的那種**和衝動,感知到了霸道之力在體內的流轉。

心中一動,孫豪這才肆無忌憚,幕天席地地,成就最原始的好事。

孫豪能夠好似是回到了下虛的蠻族聖山,好似回到了第一次看到禾的時候,是那樣的激動和無禮,是那樣的霸道而蠻橫。

「」的一聲,阿碧身軀之上的衣衫被孫豪生生震碎,露出了白晃晃的凹凸有致的嬌軀。

阿碧嘴裡一聲驚呼,雙手趕緊捂住自己的緊要部位,可是這種狀況,全身上下到處露點,還真不知道應該捂住什麼地方更好。

嬌羞的臉上,浮現出朵朵紅雲,潔白的肌膚之上,也出現粉嫩的紅潤之色。

心中羞澀,心中難為情,但並不抗拒,甚至是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阿碧還真怕小豪哥只把自己帶回葯神山,當成弟子和福星培養呢,如今雖然有點害羞,但心中大定。

嬌軀一縮,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胸前兩隻白兔,雙腿捲起,阿碧背對孫豪,躺在了溫軟的獸皮之上,露出了優美的如同一把海港歌手樂器「赫提吉他」的驚人弧線曲線。

孫豪心中湧起一陣興奮和激動,好似是在聖山之中,第一次看到了禾一般,記憶和身軀重合起來。

如同昔日的莽漢,孫豪哈哈大笑,身軀空中一旋,飛身而上,霸道無比的,君臨天下般,壓在了女人的身上。

修行幾百年了,可依然還是處子的女人嘴裡發出一聲哀怨的呻吟,嘴裡一聲低呼:「痛,輕點,哎,哎……你怎麼這麼粗魯……」

孫豪無比暢快的哈哈大笑聲,穿透了樹林,遠遠地傳了出來,淡淡的血腥氣還有一種十分奇異的香味瀰漫開去。

息壤大樹之下,唱響了生命的樂章。

理論上,以孫豪的修為,以孫豪現在的五感,叢然是幕天席地,其實也是安全無比的,虛界之中,能偷窺自己辦事的,少之又少。

在孫豪想來,能夠偷窺自己辦事的修士,不會那麼無聊。

可孫豪千算萬算,算漏了自家狗狗,以及自家狗狗那種無與倫比的賤格。

不遠處,一隻土狗就聳著鼻子,狗臉上露出了無比蕩漾的笑容。嘴裡嘖嘖有聲,貌似是津津有味之中。

而就在土狗不遠處,一個渾身水藍色,偷偷趴在海水之中的小姑娘,此時也抓住了一隻粉紅小章魚,看得津津有味,十分之好奇。

小粉紅章魚拿兩隻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雙眼,心中不斷地祈禱:「老大,這可不能怪我,不是我要偷窺,要怪就怪邊牧,就怪這個稀奇古怪的小丫頭……」

小姑娘看了半響之後,嘴裡猶自嘀咕:「咦,人族的方式,跟海族有些不同,也是哦,他們沒有海水,浮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