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五九九章 一筆糊塗賬(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五九九章 一筆糊塗賬(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微月透簾櫳,熒光度碧空。遙天初縹渺,低樹漸蔥蘢。龍吹過庭竹,鸞歌拂井桐。

碧玉破瓜時,郎為情顛倒。芙蓉陵霜榮,秋容故尚好。

碧玉破瓜時,相為情顛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

孫豪的身軀和刑天巫魄的意志,逐漸重合,主體意志逐漸開始接受並開始感悟刑天巫魄經歷的那一段往事。

時到如今,孫豪豁然有點明白過來,自己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之內,都會主動迴避無頭凶蠻的那一段歷史,都不願去多想自己在那一段時間之內經歷的一些荒唐事。

不去想蠻王禮,不去想花狗節!

可是真正來說,這卻是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就如同自己在葯族經歷的,那一段刻骨銘心的小葯的經歷一般,都是自己生命過程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自己選擇性遺忘那段經歷,其實就是對自身的不負責,就是對經歷的那一段的人和事的不公平。

許多人,許多事,都在虛界真實存在過。

有血有肉,有哭有笑,有情有義地存在過,很多人很多事或許只是自己生命之中的過客,但真實存在過。

現在想來,其實那未嘗不是一種珍貴至極的記憶,未嘗不是自己需要認真品嘗的生活。

霸道之道,其實就貫穿了自己整個無頭凶蠻的生涯。

相比無頭凶蠻時期,自己現在所謂的霸道,還真只是小兒科,無頭凶蠻的霸道,才是真正的,雄霸天下,威震四方,讓萬里蠻部為之膽戰心驚的霸道。

現在的自己,多了許多理智,多了許多壓抑,根本就很難做到無頭凶蠻那樣肆無忌憚,一言不和就開殺。

認真領悟無頭凶蠻的往事,孫豪再度對祖巫所說的,霸道兩大根本屬性有了全新的理解。

祖巫說過,霸道也需要講道理。

自己對此感覺有點矛盾,感覺其中的分寸很難把握,可是無頭凶蠻時期的經歷給了孫豪十分合理的解釋。

起初的無頭凶蠻完全沒有什麼道理可講,在邊牧個賤狗的指導下,打到哪兒算哪兒,渾身氣血衝天,恐怖而猙獰,成為了蠻部無盡的噩夢。

而就在自己遇見了禾,得到了一絲溫柔的啟迪之後,自己的霸道開始遵循了一定的規則。

那個時期,自己依然霸道無比,依然霸氣衝天,蠻王禮,花狗節就是自己霸道的具體體現,可那個時候,自己是講理的,講的是什麼理呢?講的就是自己定下的理。

簡單點說,那個時候,跟自己講理的人,都能在自己的霸道之下依然活得很滋潤,而不跟自己講理的人,都成了死人,自己講理,講的是自己定下的道理,也或者是禾給自己定下的一些注意事項。

孫豪逐漸明白過來,霸氣的確是需要講理,而且這其中很有一些學問可以遵循。

孫豪還感受到了霸道的殘缺之意,別的不說,自己當時雄霸蠻族的時候,乃是無頭凶蠻的狀態,腦袋都沒有了,東西都記不住,這不是殘缺是什麼?

要不是自己沒腦袋,能夠做到如此霸氣十足,毫無拘束嗎?殘缺的霸,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阿碧身上縱橫馳騁,將少女變成少婦,當阿碧在自己懷裡沉沉睡去之後,孫豪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笑容。

接受,融合了無頭凶蠻的意志和霸道氣息之後,自己的霸道不經意間,又向前邁出了一大步。

孫豪感覺得到,或許,當自己完全融合了刑天巫魄的所有意志和體悟,並將其霸道行徑化為自身的行動之後,自己的霸道之力,或許真的可以達到大圓滿的程度。

這可真正就是意外之喜了。

孫豪摟著不堪征伐,沉沉睡去的阿碧,心中充滿了淡淡的喜悅,肉身,刑天巫魄的神魂之中,有著一種禾兒回來了喜悅,本體意志則是找到霸道進階之路的喜悅。

受到孫豪喜悅心情的感染,千里息壤之上,鮮花盛開,萬物蓬勃生長。

福爾那海城之中,此時則又是另外一種忙忙碌碌的景象。

孫豪強勢頒布的十條鐵律嚇呆了不少人,再加上孫豪和海神大戰結束,大海平靜了下來,已經沒有了參悟的可能,許多修士萌生退意,不告而別。

整個福爾那海城之中,出現許多空無一人的莊園。

偏偏此時孫豪帶著福爾那海城的城主阿碧姑娘跑得不見了蹤影,大總管海牙子也就只有組織海圖騰還有附近的葯修們開始接管整個福爾那海城。

一下走掉的人口,達到了福爾那海城的四成多,而且這四成多本身在福爾那佔據的城區面積就比較大,他們一走,好傢夥,整個福爾那海城居然空出了六成區域。

一時之間,福爾那海城出現了地廣人稀,略顯蕭條的局面,好在有孫豪的十條律令壓制住,而且孫豪的千海堤,也就是息壤還聳立在福爾那海城的海岸線上,儘管此時海城比較混亂,但每一個修士都還是表現出來相當的自律。

在海牙子的主持之下,海圖騰忙著清理回收空閑的莊園洞府,開始重新規劃海城的發展方案,同時,也開始嘗試開發福爾那海域的一些資源。

這些事,孫豪也只是默默關注,並沒有插手。

倒是阿碧,初為人婦,纏了孫豪幾個月之後,想起自己管理的福爾那海城,忙不迭地開始參與管理和重建。

修士建城本就不難,再加上福爾那本身已經比較成型,大家只需要重新劃分區域,重新劃分城市功能即可,忙忙碌碌搞了幾個月之後,事情基本就塵埃落定了。

福爾那海城重建,再加上自己需要在這繼續悟道霸道之力,孫豪也就並沒有就此離去,依然留在了海城之中,暗中幫忙解決一些阿碧搞不定的小問題。

只是讓孫豪感覺無語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邊牧這賤狗從須彌凝空塔跑了出來,見到自己的時候,這賤狗還振振有詞地說道:「孫老大,看你的狀態,你現在正在逐步復甦聖王的記憶,這可是真正的大好事。」

孫豪看到邊牧出現就感覺有點頭痛,這賤狗是什麼德行,孫豪心中門清,此時此刻,賤狗跑出來耍寶,絕對會有一些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

孫豪感覺,邊牧這賤狗搞不好就是不安好心。

賤狗出現的地方,往往就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變故。

不過,短時間內,孫豪並沒有看到或者是聽到什麼,特別大的情況。邊牧好似出來就是搗亂和插科打諢的一般,並沒採取什麼特殊手段,也沒幹什麼讓自己哭笑不得的事。

嚴密地盯了邊牧幾天,發現賤狗轉性了一般,平靜異常,也好似是邊牧根本就是下來玩耍的,壓根就沒想搞什麼破壞。

可是沒到一年的時候,有一日,孫豪正在隨波逐流,欣賞大海美景的時候,自己的識海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悸動。

怎麼回事?孫豪身軀猛地一股真元蓬勃而出,雙眼之中露出疑惑無比的表情,包包出問題了?

神識循著包包的氣息,孫豪馬上找到了包包的所在,只是,讓孫豪意外的是,包包如今居然並不在須彌凝空塔內,而是正在大海之上,出現在了一個巨大的海漩渦之中。

感悟一下包包的狀態,孫豪心中頓時湧起哭笑不得的表情,包包現在,準確點說,正是那種嘿咻狀態之中,只不過比較凄慘的是,貌似他的實力不如他的小對象,如若沒人幫忙的話,損失到根本還是輕的,搞不好就會精盡章亡。

好傢夥,包包找了一個什麼樣的女票?怎麼會生猛如斯?還有,包包又是什麼時候出來的呢?

按道理,他出來的話,自己一定能感知得到才是?這事怎麼看怎麼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