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零零章 一筆糊塗賬(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零零章 一筆糊塗賬(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神識稍稍在周圍一掃,孫豪馬上有了發現。

只是這樣的發現,頓時讓孫豪徹底蒙圈,話說,孫豪基本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只不過,打死孫豪也不會想到,這世界上居然會出現如此稀奇古怪的事!

這完全顛覆了孫豪的認真。

讓孫豪錯愕不已。

孫豪一路走來,修成大乘,歷經千辛萬苦,對大乘的厲害,對大乘的高度,自覺理解是相當的深刻。

修行到現在,孫豪甚至是自我感覺,整個虛界能夠讓自己吃癟的,能夠在自己眼皮底子下面搞鬼的人,幾乎是沒有了,自我感覺,自己差不多已經能清晰地感知到任何和自己有關的人和事。

好傢夥,現在看到的,卻完全讓孫豪意想不到。

如若孫豪沒有看錯的話,包包的女人,居然會是堂堂大乘修士,海神尊下。

如若孫豪沒有猜錯的話,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狀況,發展還很不正常,海神很有可能是中了某種暗算,這才陷入了情和欲之中,不顧包包的小身板,索求無度。

而能夠做到這一點,不是別人,準確點說,不是別狗,而正是自己身邊,那條賤格到了驚天地泣鬼神地步的賤狗邊牧,此時此刻,邊牧正一臉好奇,屏住呼吸,趴在大海深處,津津有味地看著包包和海神糾纏在了一起。

這個,還真是個意外狀況也!

看到是邊牧,孫豪倒是明白了包包是怎麼跑出來的,肯定是邊牧搞鬼,要不然,包包出來須彌凝空塔一定會驚動自己才是。

無語搖頭,孫豪神識聯繫上包包,淡淡地問了一句:「怎麼回事,你如今的神魂很不穩定,發生了什麼?需要我來幫忙嗎?」

包包氣喘吁吁外加有點興奮還不好意思的神魂傳了過來:「老大,這個,那個,不是,很適合……」

孫豪也知道不適合!旁觀人辦事,孫豪還真沒有先例,再說了,海神要是知道自己旁觀,搞不好又會暴怒而起,跟自己再來大戰幾百年!

十分無語的,孫豪淡淡的恩了一聲,把陰陽化合大法還有大法的領悟法門傳了過去,淡淡地表示:「我感覺你現在五行不協調,陰陽失去平衡,有點腎虧的感覺,這東西傳給你,好好練,說不定能夠緩解你的困境。」

包包打了一個冷戰,有種舒爽至極的感覺,但還是說了聲:「謝謝老大,放心吧,老大,我會好好練的。」

就在此時,海水之中,邊牧兩隻狗爪子托住了自己的腦袋,在那兒嘀咕起來:「我靠,孫老大還沒察覺異常?慘了慘了,包包搞不好要被活活吸成皮包骨了,干,老大要是問起來,我該怎麼解釋呢?」

孫豪……果然是這賤狗在搞鬼。

接下來,邊牧的一句話,讓孫豪突然一個踉蹌,半響無語:「特奶奶的,我就給老大說,包包膽大包天,****了海神,結果被吸成了章皮。」

****!是不是?包包也太猛了吧。

邊牧又繼續嘀咕:「特奶奶的,我雖然是幫了一點小忙,只不過,普天之下,估計也只有包包這傢伙會如此勇猛,居然連大乘大修士也不放過,服了,到底是邊牧太奸詐呢?還是包包太神勇呢?我也是服了。」

這事,怎麼說呢!孫豪心中一個神龕,被邊牧給打破了,大乘修士無敵,大乘修士無所不知的神龕,讓邊牧破壞得體無全膚,還有什麼事,是邊牧不敢幹的呢?

這賤狗,孫豪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孫豪現在,突然開始替包包擔心起來,大乘大修士的便宜豈是那麼容易占的?也不知道海神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的狀況,會不會直接一掌把包包給拍成麵餅?

自己需要隨時關注著包包的動靜,對他施以援手嗎?

想了一會,孫豪的神識潮水一般地退了回去,這件事,孫豪覺得自己最好是不要參與。

無論海神怎麼處置包包,孫豪都不會去干涉了。

這是包包自己的選擇,也是包包自己的決定,他必須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海神要是滅了包包,孫豪也只會當成不知道。

大乘修士,乃是此界真正處於食物鏈頂端的修士,大乘修士的尊嚴,不容侵犯。

邊牧個賤狗不知道輕重,什麼事都敢做,包包卻是必須承擔其中風險,必須承擔其中因果。

這是孫豪對海神的基本尊重。

當然,如若海神最終選擇了原諒包包,接受包包的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孫豪倒是樂見其成,並且還可以解去包包的契約,讓他真正成為海神的道侶,從此遨遊虛界大海。

現在吧,孫豪就當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得了。

陰陽化合大法已經教給了包包,能否自救,就看他自己的了。

孫豪其實也明白,這件事如若自己不插手,兩種結果各佔五成,海神應該能夠想明白自己被暗算了。

應該會很憤怒,但不一定會直接撕了包包。

但如若是自己出面,自己插手,結果絕對只有一個,海神惱羞成怒當場爆發,包包絕對會被五馬分屍,估計就是自己也很難攔得祝

現在,就看包包自己的造化了。

你說吧,這是個什麼事!朱雀的這條狗,實在是,哎,怎麼說呢,無語至極。

孫豪把這件事放到了一邊,但始終是認真地關注著福爾那海域之中的天氣,同時,也用心體會著包包的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

無論如何,孫豪都得知道一下包包的最終結局不是?

大海風平浪靜,藍藍的天空,白雲朵朵,晴空萬里。

孫豪的感應之中,大海卻蘊含了一股十分詭異晦澀,而且神秘的氣息,這種氣息久久纏繞,久久不去。

讓孫豪感到最為驚訝的,卻是事態的發展,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預計之外。

包包和海神進入了一種十分奇怪的修行狀態,自己因為怕引起海神的不滿沒有去干擾他們,也不知道他們需要多久,讓孫豪略微安心的,卻是包包修行了陰陽化合大法之後,應該穩住了陣腳,要不是這麼長的時間下來,絕對早就一敗塗地了。

更讓孫豪啼笑皆非的是,福爾那海域因此也產生了一些詭異而奇妙的變化。

原本,孫豪頒布了十條鐵律之後,福爾那海城之內,出現了修士大遷徙,很多修士出走,造成了蕭條蕭瑟之感,可是不到十年時間,福爾那海城的人口不僅僅是恢復到了最初的水準,而且有了超越的趨勢。

究其原因,竟然是福爾那海域之中,出現了許許多多富饒特殊的優質資源。

福爾那萬海域,成了一片富饒的聚寶盆。

福爾那特殊的開放政策,恰好又能支持多種族修士過來開發,兩下一結合,短時間內,福爾那海城快速發展,人口飛速膨脹,成為了虛界不少種族進行貿易的巨大港口。

不僅僅是建設起了巨大的海港,而且,還建設起來空港,成為葯族最為重要的一處基地之一。

孫豪和海神在福爾那海域之中鬥法幾百年,強大的道意,還有強大的戰鬥法術,對福爾那海域產生了十分微妙的影響,如今再加上海神和包包的糾纏,又生成了不同一般的大海資源,可以想象得到,今後若干年裡,福爾那必將會持續繁榮。

福爾那特殊的管理體制,也可能會讓其成為虛界一個十分繁華的開放港口。

這還真是一個讓孫豪萬萬沒有想到的意外結果。

包包和海神足足糾纏了二十多年,邊牧都看得沒什麼意思了,開始尋找其他的樂子去了,賤狗看包包居然挺住了,猜測孫老大已經插手,乾脆躲得遠遠的,表示,這是包包自己乾的好事,跟自己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孫豪打定注意裝糊塗,也不戳穿他的把戲,隨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