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六零九章 霸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六零九章 霸道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說話之間,孫豪飄立半空之上,身上依然浮現出凜然氣勢,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降臨在整個葯神山上。

億萬葯修瞬間從心底深處湧起無邊驚恐的感覺,好似是凡人被一頭猛虎給盯上了,全身汗毛瞬間豎起,渾身大汗淋漓,手足無措。

背負雙手,孫豪清冷而冷酷的聲音,傳遍天宇:「所有葯修,全體都有,凡是圈養了葯彘的,自己站出來,自絕葯神山下,否則,修怪本座讓爾等承受葯彘之苦。」

葯族修士跟普通人族修士有著巨大的不同,自絕葯神山下,只不過是相當於被打回原形,等待自己重新生成靈智,重新做人。

當然,能不能找回以前的意志,能不能回憶起往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孫豪的話說完。

整個葯神山頓時鴉雀無聲。

半響之後,一位修鍊到分神級別的大能修士喟然長嘆,面對孫豪長跪半空,恭恭敬敬三叩九拜之後,飛身而起,一頭砸落在葯神山下的一塊巨石之上。

血花四濺,腦漿迸裂,這位分神大能活生生把自己撞死當場,化為一株靈藥,落在了葯神山下,開始了自我的修復,期待著重新踏上修行之路。

有人帶頭,不少葯修也如同這位分神大能一般,自己站了出來,叩首之後,自絕在了葯神山下。

孫豪面無任何錶情,背負雙手,聳立空中。

哪怕是孫豪的鐵律再嚴,鋌而走險的修士還真是不少,不到片刻,葯神山下,已經栽倒成千上萬的修士,淡淡的血腥氣,開始在葯神山周圍緩緩流轉。

半個時辰過去,葯神山上,這才沒有修士繼續撞倒山下,看樣子,是所有圈養葯彘的修士都已經站了出來。

孫豪飄立空中,嘴裡緩緩說道:「任何人,都不要有僥倖心裡,再給你們一炷香時間,本座親自出手之後,葯神山上,馬上就會血流成河。」

葯神山上,又開始騷動起來,更多的修士嘆息之中站了出來,飛空而起,跪拜孫豪之後,衝下去撞了。

隨著出來的修士數量的增多,葯神山上,一片死寂,沒存想。自己的身邊會有那麼多的修士明知故犯,圈養葯彘,想一想都十分恐怖,這是多麼殘酷的事實!

億萬修士的葯神山,圈養葯彘的修士,目測之下,超過了百萬。沒想到繁華莊嚴的葯神山之中,居然會有這麼多修士藏污納垢,簡直讓人不寒而慄。

南極老人星臉色陰沉,垂首站在了孫豪的身邊。

北斗七星之首,北斗星嘴裡輕聲說道:「大人,所謂法不責重,過去葯族的規矩不是那麼嚴格,所以養得多了一些,大人已經處理了一批,是不是就到此為止?我們後面加強監督,逐步治理就好。」

孫豪淡淡地掃了他一眼,嘴裡輕輕一哼。

北斗星渾身一震,如同遭遇重擊,豆大的汗珠子從額頭滾滾掉落下來,身軀在空中不停地發抖,如同打擺子一般。

南極老人星好似沒有看到一般,其他幾個星使相互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駭然。

北斗老大修為高深,關鍵七星,平素為他們所仰望,可是現在,他居然連葯神的輕輕一哼都承受不住,葯神的威能,還真是如同傳說之中那般高明。

每一個星使的心中,同時也產生了深深的憂慮,葯神會不會真的一查到底?

如若真會,那麼毫無疑問葯神山就會徹底亂套,徹底變天了。

半個時辰飛快過去,濃濃的血腥味已經開始瀰漫,葯神山周圍,新增了不知道多少葯修化成的靈藥,葯香加上血腥,葯神山給了眾多葯修不同一般的感受。

每一個葯修,此時也不由心驚膽戰。

沒想到葯神回山之後的第一件事,會是清理種族內患,而且會是如此地出手不留情。

當然,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最終的結果。

飄然而立,雙手背負在身後,孫豪平靜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怒:「我葯族要立世,最大的一個敵人,就是有眾多的種族在捉拿我們的族人,把他們當成了靈藥煉丹,我在福爾那頒布的十大鐵律之中第一條,就是拿我葯修鍊丹者,誅,並夷其三族,可是你們現在看看,啊,看看我們自己都幹了些什麼……」

整個葯神山,所有葯修都垂下了頭顱。

呼呼的風聲在葯神山上響起,好似是許許多多的女人在輕輕地嗚咽。

孫豪痛心疾首地說道:「你們自己感知不到,我卻能清晰地聽到,清晰地觸摸得到,我們這看似光鮮,看似高大,看似光明的葯神山,其實已經充滿了漆黑的煞氣,不甘的怨氣在深深地浸入我葯族的氣運之中。」

孫豪的聲音,在連綿的葯神山上空久久回蕩,如同重鎚,一錘錘敲擊在每一個葯修的心田。

葯神山上,又有不少修士自己站了出來,自慚地對孫豪叩首之後,撞死在葯神山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最後緩緩說道:「在這兒,我表明一個態度,葯彘之術,在我葯族是真正的禁忌之術,我,對葯彘的態度是零容忍,任何修士,任何時候,一經發現,斬立決,那麼現在,還有人要自己站出來嗎?」

葯神山上,又有不少修士站了出來。

孫豪稍稍等了等,直到沒有繼續自首之後,身軀微微一轉,向下方,正對了八大星使,嘴裡輕輕地說道:「你們是自己站出來,還是要我親自動手。」

葯神山所有修士頓時一驚,不少議論聲傳了出來。沒想到,八大星使之中,也有人明知故犯。

而下方,不少修士的臉上,頓時升騰起很不好的感覺,他們都是星使身邊的修士,自認為任何事情都能渡過難關,可是現在,怕是問題大了。

北斗星一聲長嘆,身軀面對孫豪,深深地鞠躬下去,嘴裡說道:「大人,他們如此去做,卻也是不得已而為之,葯修立世不易,必須要有強大的武力來保證整個葯修的安寧,他們這也是為了葯族的大局著想,還請大人網開一面,追查到星使以下可好?」

孫豪臉色一沉,嘴裡冷冷說道:「荒謬,我葯族如今可不缺一兩個合體修士撐場面,有本座在,誰敢拿我葯族怎麼樣?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自己出來了斷,不要逼本座動手。」

孫豪的話剛剛說完,北斗第三星猛地挺身而出,在孫豪下面,挺直了自己的身軀,嘴裡大聲說道:「大哥,別跟他廢話,他現在不過是在清除異己而已,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這是要徹底清算,而且……」

孫豪冷冷地看著他,如同看一個跳樑小丑,並沒有出手阻止他說話,而是真想看看他能鬧出什麼樣的花樣來。

北斗第三星手指孫豪,清朗的聲音響徹大地:「而且,這傢伙根本就不是葯神,我們的葯神已經被他滅殺在了葯神山上,他只不過是冒名頂替,各位葯族修士,我們誓死也不要讓這個得逞,誓死保衛葯神山……」

葯神不是葯神?

葯神山上下頓時一片嘩然,是不是啊?北斗第三星說話也太離譜了吧?

孫豪也沒有任何辯解,嘴裡冷冷說道:「說完了嗎?」

北斗第三星嘴裡大聲叫道:「大哥,南極,我們葯族所有精銳都在這兒,完全可以拼力一戰,千萬不要被這小子得逞,各個擊破……」

孫豪冷冷說道:「糾正你兩點錯誤,其一,我根本不怕你們人來得多,來多少,都是一個菜字;其二,本座的確不是上代葯神,但本座是不是葯神,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本座自己認定的。

北斗第三星呆了一呆,正準備說話,孫豪單手伸出,一手把北斗第三星抓在了手中,霸道地催動體內真元,嘴裡一聲大喝:「化丹,凝……」